她不會是個海後吧?

這種段位極高的話能如此情深意切的說出口,要麼是發自肺腑,要麼段位超高,已經高到爆表了好不啦。

梁緋掐滅煙,默默起身,看向施詩:“我讓你變弱了?”

“嗯。”

“因為我對你有求必應是吧?”梁緋點點頭,恍然大悟,“明白了,互刪吧,以後讓你找不到我。”

梁緋走上前,拍了拍施詩的肩膀:“崽,凡事靠自己是中華兒女的優良品德,我不能毀了你啊。”.CoM

嘴上說得好聽,眼睛就不停使喚,往施詩白襯領口裡麵看。

耶,黑色蕾絲邊的花紋真好看。

甩甩頭,梁緋伸手把施詩襯衫扣到最上麵一顆。

施詩不可思議看著梁緋,有些難以置信:“你,這是你能乾出來的事嗎,我的媽呀,你是不是不行了啊?”

原本施詩以為這話說出口,梁緋鐵定得撒個潑打個滾,然後要求自己穿上絲襪走一圈才能原諒。

冇想到梁緋像是轉了性子似的,輕輕歎口氣,伸手將施詩抱進懷裡。

施詩的身子很柔軟,像是冇有骨頭一般,髮梢的香氣依然濃鬱,脖頸間應該噴過香水,味道適中,令人陶醉。

原本施詩以為梁緋要作什麼妖,可冇想到他就這麼靜靜抱著自己,不說話,耳畔隻有他稍顯沉重的呼吸。

纖細的手臂抬起,又放下,最後還是輕輕環抱住了梁緋的腰際。

施詩貼著梁緋的胸膛,渾身的疲憊越發濃鬱,可這種靜謐溫馨的感覺,又令她欣喜若狂。

“怎麼樣?”梁緋忽然問。

“什麼?”

梁緋低頭凝視懷中的施詩,認真的問:“我是不是很行?”

施詩哎喲了聲,猝不及防的攻擊把她這個黃花大閨女嚇得花枝亂顫,捂著小腹跌坐在地上,震驚看著梁緋。

“你拿什麼撞我??”

“啥玩意??”

麵對施詩的質疑,梁緋驕傲的叉腰,大搖大擺,雄赳赳氣昂昂跨過施詩,走到玄關處纔回頭。

“妖精,若是再敢口出狂言,俺老梁的如意金箍棒可不答應!”

耍完流氓就跑,不用負責的感覺真刺激。

再撞,就不禮貌了。

夜深

等回到明大時,整個學校都已安安靜靜,寢室雖說二十小時不斷電,但這個點學生們幾乎都很識相的熄了燈。

學校信任吾等學子,投桃報李,吾等學生也要識相,關燈拉上窗簾再通宵打遊戲。

梁緋應該是整個明大唯一能享受教職工待遇的學生,隨時隨地能出入學校,他車裡甚至擺了張通行證,通訊工程學院特批,這種小事都不需要俞校長作指示,下麵的人就給辦了。

難得小小懲戒了番施詩,梁緋心情不錯,哼著歌路過光年科技工作室,發現裡麵還有人。

隔著玻璃門,梁緋張望了下。

嘿,黎醬!

這麼晚還不回寢室乾嘛,又在偷偷乾壞事?

梁緋掏出鑰匙走進去,黎星若正雙手捧著臉,盯著電腦螢幕作沉思狀,可能對於自己寫的代碼不太滿意,但至於怎麼改,還冇想好。

手不自覺就挪到了鼠標上,點開快播,梁緋站在黎星若身後瞥了眼,好傢夥,列表一整排都是自己熟悉又看不懂的日文,其中還摻雜著英文。

黎星若控製鼠標不停下滑,滑了好久列表都冇見底。

“死性不改。”梁緋輕笑道。

身後驟然有人說話,黎星若被花容失色,捂著胸口跳起來,錯愕回頭,見是梁緋後,雙腿發軟,無力的坐到了地上。

“我,我...”

黎星若大口喘著氣,還冇回過魂來。

梁緋笑眯眯蹲下身,歪著頭仔細打量了番許久不見的黎星若,小臉圓潤了些,-->>

【暢讀更新加載慢,有廣告,章節不完整,請退出暢讀後閱讀!】

大眼睛有神了,黑眼圈也消散了,可那股子破碎感卻依然還在。

忍不住就想狠狠的踐踏。

伸手捏了捏黎星若的臉蛋,梁緋笑道:“吃胖了嘛,來,梁總給你檢查一下身體。”

說著,伸手戳了下黎星若的腰。

“呀!”

怕癢的黎星若渾身驟然緊繃,捂著腰際忍不住喊了聲,推開梁緋急匆匆爬起來,背靠牆壁,眨巴著大眼睛看著他。

“你,你來做什麼呀?”

梁緋雙手背在身後隨意晃悠了圈,然後看向黎星若:“老總巡視領地,還需要理由嗎?”

黎星若搖搖頭。

“老總慰問女下屬,需要理由嗎?”

黎星若又搖頭。

“老總想看女下屬今天的內衣樣式,需要理由嗎?”

黎星若冇搖頭,小聲道:“這給了我報警的理由。”

好小子,都學會保護自己了。

見梁緋貌似真的冇啥事,閒的要死,黎星若坐回位置,抬頭問道:“要不要一起看?”

梁緋翻了個白眼,長這麼大,真的從未收到過如此另類的邀約。

這麼個水靈靈嬌滴滴的女孩子,請男生共賞佳片....看著看著豈不是要現場直播了。

那就看看唄。

梁緋美滋滋坐下,黎星若點開一個視頻。

嘖,感覺回到了當年的深夜寢室,自己和騷明,老楊,阿賢圍著一台電腦,欣賞某人意外找到的佳作,對老師的演技進行點評。

“空你幾哇,瓦大喜哇....”

梁緋就聽得懂開頭這兩句,看著螢幕裡身穿職業套,長得也還行的老師站在一塊黑板前侃侃而談,開始幾十秒梁緋還有耐心,等過了會,他就開始不耐煩了。

怎麼還冇有光頭學生入場。

“快進,快進。”

“啊??”

黎星若茫然抬頭。

梁緋看向她,難以置信:“你現在都已經到這種境界了啊,都開始做筆記了?”

“呃...”

黎星若才反應過來,忙解釋道:“不是啊,你,你這個...這是自學日語的教材,你誤會了。”

啊?

梁緋看了眼視頻,有些尷尬的撓頭,難怪呢,我說情節怎麼推進的如此緩慢,誤會了,原來視頻裡麵的是個真老師。

想著,梁緋奇怪問:“你突然學日語做什麼,難道也跟我一樣,時常因為聽不懂劇情而苦惱嗎,哎呀,不要緊的,誰奔著情節去的啊。”

黎星若摁了暫停鍵:“冇有哇,我想去日本留學,去東京大學。”

梁緋一愣:“為什麼?”

“嗯?”

“我說,為什麼突然想去東京大學。”

黎星若看著梁緋,小心翼翼解釋道:“因為東大是亞洲第一。”

梁緋莫名的有些煩躁,聲音也開始變得不耐煩了:“什麼時候去?”

“嗯...先攢學費,等星辰高考結束。”

“你倒是想得挺美。”

梁緋冷哼了聲:“不準去。”

黎星若縮了縮肩膀,有些不明白,迷糊的問:“為什麼?”

“冇有為什麼。”梁緋關掉視頻,合上筆記本,再拔掉電源,“就是不準去。”

“可是....”

黎星若剛想闡述自己的理由,梁緋已經掐住了她的臉頰,小嘴瞬間嘟成了金魚。

歪著頭,梁緋笑眯眯說:“哪兒都不準去,就呆在我身邊,聽明白了冇?”

黎星若怔怔看著梁緋,不知怎麼了,下意識的答應下來。

“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