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徐光啟的子弟,孫元化對待西學,那是很開明的,甚至還在徐光啟的引薦下,受洗入教。

活躍在明末的一批人才,尤其是精通火器研製,都有一個共同的特性。

那就是對待西學很開明,願意接受大明之外的知識。

甚至不少的人,都受洗入教了。

隻是這樣的一種行為,對待守舊的大明讀書人,乃至是大明官場,是無法能真正接受的。

“見過劉將軍!”

華萊士那字正腔圓的調調,包括作揖行禮的姿勢,叫劉興祚頗有些詫異,冇想到眼前這個西洋蠻子,竟懂得這般多。

“劉帥,本撫來介紹一下。”

孫元化伸手示意道:“華萊士·吉德斯,是葡萄牙國人,其吉德斯家族,在本國是騎士家族。”

聽著那拗口的名字,劉興祚的眉頭微蹙起來,什麼華萊士,什麼吉德斯,這是什麼姓氏和名字。

受大航海時代的影響,彼時的歐羅巴各國,乘船渡海,到一切富庶的地域,開拓海外的殖民地。

隻可惜在跟大明私下的貿易中,茶葉、絲綢、瓷器這三項,就叫他們掠奪的銀子,多數都彙入到大明境內。

真要說起來,大明曾有鄭和七下西洋,最遠乾到了非洲,隻可惜受老舊思想的影響,使得大明冇能掀起大航海的浪潮。

若是大航海的紅利,能分配好的話,說不定此時此刻,在遙遠的歐羅巴各國,都遍佈大明人了。

“劉將軍,我清楚的知道,您此刻的內心,對我所帶領的西洋火槍營,有著種種的質疑和疑慮。”

華萊士微微欠身,開口道:“但是我會向你證明,到了戰場上,西洋火槍營肯定不會辜負,孫巡撫所支付的傭金。

不過此次出戰遼東,對戰你們口中的建虜八旗,我希望能參與到策劃之中,這樣我纔能有把握,叫西洋火槍營發揮最大的作用。”

劉興祚:“……”

看著保持笑意的孫元化,雖說劉興祚的心中,對華萊士所領的西洋火槍營,存在著種種的質疑。

但考慮到之後東江鎮這邊,還需登萊兩地的支援和供應,無論如何,都不能因為這些事情,得罪了孫元化。

“如此,那本帥就拭目以待了。”對孫元化微微點頭示意,劉興祚看向華萊士說道:“劉副將,領著華萊士他們,去總兵府駐守。”

“喏!”

劉興沛聞言,當即應道,隨後便忍著驚疑,向華萊士伸手示意,準備領著他們,前去東江鎮的總兵府。

受崇禎皇帝的影響,孫元化提前赴任登萊巡撫,又因遼東戰略謀劃,孫元化在赴任登萊後,招募的西軍規模增加了不少。

若非是先前的朝堂上,處在暗潮洶湧的境遇下,像孫元化的這種行為,必然會遭受朝中言官禦史的彈劾。

“劉帥,這次東江鎮,謀劃海上破襲,為何選擇金州衛?而非從石城島一帶登陸,對繡岩城一帶展開攻勢?”

見華萊士他們離開,孫元化講出心裡的疑惑,“據本撫所知曉的情況,建虜在金州衛治下,有著一支規模不小的水師。

若是此次海上破襲,叫建虜水師發現異動,那是否會……”

從天啟年間就跟隨孫承宗,出鎮遼前,跟建虜交手,加之在此之前,又隨袁崇煥出鎮遼東,這使得孫元化對整個遼東局勢,還是比較瞭解的。

針對劉興祚的這次海上破襲,孫元化還是有些擔憂的,但考慮到這是東江鎮,首次貫徹天子旨意,所以他並不想乾預太多。

“孫巡撫,恰恰是因為在金州衛的治下,建虜有著一支水師力量,東江鎮纔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直插建虜在遼南的所謂腹心之地。”

劉興祚神情正色道:“去年建虜繞道蒙古,進犯我大明關內,被陛下禦駕親征擊敗,那麾下的八旗勁旅,必然蒙受不小的損失。

建虜八旗雖說在戰場上很強,但是內部之間的掣肘眾多,甚至還潛藏著諸多的矛盾。

依著本帥對皇太極的瞭解,隻怕先前進犯大明,此僚必然會從遼南之地,抽調走不少的兵丁。

算上先前建虜八旗,大費周章的將金州衛、複州衛、蓋州衛三地遼民,悉數遷移到遼陽等地。

其實此刻的遼南,更像是一個空殼子,外強中乾。

若是此役能攻陷金州衛,斬殺駐守在那裡的建虜八旗,並一舉摧毀建虜水師,那圍繞之後的攻略,就對我大明極為有利了。”

相比較於被袁崇煥矯詔,擅自處死的毛文龍。

劉興祚遠比毛文龍更瞭解建虜,畢竟劉興祚反正歸明前,在建虜八旗中的地位,是極高的存在。

隻可惜反正歸明後的劉興祚,並冇有受到重用,反被毛文龍所壓製著,這叫揹負血仇的劉興祚,內心深處是很鬱悶和煩躁的。

直到崇禎皇帝的中旨,千裡迢迢的從京城傳到了皮島,劉興祚被擢為總兵官,總攬東江鎮事,甚至還賦予相應的職責和重擔,這叫劉興祚的內心,再度充滿了鬥誌。

“劉帥,本撫就在你的地盤上,提前祝賀你凱旋!”

見劉興祚眼神這般堅定,且闡述自己為何選擇金州衛的想法,孫元化冇有再說其他,向劉興祚抱拳道。

“借孫巡撫吉言!”

劉興祚抱拳道:“此戰,東江鎮定不會辜負天子厚望,在金州衛一帶,定要給予建虜沉重打擊。

隻要建虜水師,被我大明摧毀,那之後數年間,我大明圍繞整個遼南,所展開的種種海上破襲,都將占據主動優勢。

明日,我東江軍就要出戰!”

看著鬥誌高昂的劉興祚,垂手而立的孫元化,心裡生出唏噓和感慨,天子到底是天子啊。

既然選擇信任劉興祚,那就真的賦予其相應的特權,此次東江軍能順利破襲金州衛,取得預定的戰果,那對整個遼前的局勢,都將起到不小的影響。

孫元化的內心深處,很是期待劉興祚率部攻略遼南一戰,將會取得怎樣的戰果。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