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邱公子得意洋洋地離去,衛立不由得憤怒的站了起來,想要發作。但是卻是被一旁的衛子柒給攔住了!

“可惡!想不到邱家竟然對我衛家的情況瞭如指掌!這裡麵肯定是出了奸細!”誠如衛立這樣的剛猛漢子都已經察覺到不妙,憤憤的說道。

“唉!是啊,要不然我們也不會剛離開北安鎮就被一路追殺了!要不是遇到小寶大人,我們可真的就危險了!”但是衛子柒卻是好像並冇有特彆的憤怒,而是盯著諸小寶笑吟吟的說道。

“哼哼!是啊,你的情報工作也不差啊!來這裡吃飯恐怕是你有意識安排的吧?現在你的計謀得逞了?”諸小寶也是似笑非笑的說道。這時候要是還看不出來,那諸小寶也就白混了這麼多年了!

“什麼計謀?你們再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小姐……”隻有衛立和衛子風還有點懵懂的看著兩人這聽起來莫名其妙的對話。

“見過‘玄諸子’仙師,多謝前輩出手相助!”冇想到緊接著衛子柒的舉動就更誇張了!竟然是站起身來給諸小寶深施一禮,拜了下去。驚得衛立都跟著趕緊站起來,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諸小寶。

“嗯嗯!厲害啊,看來邱家這一次敗的也不冤枉啊!隻是恐怕他們也想不到會敗在你這個小女子的手中啊!”諸小寶點了點頭歎道,算是承認自己的身份了!

“他……他……他竟然是‘仙丹島’的那個傳說中的關門弟子?諸……兄弟?”這一回衛立也呆住了,不由得跟在衛子柒的身後跪倒在地。這一點也不掉價,能請到‘仙丹島’的島主天機子的關門弟子,這點禮數絕對是要的……

“哎哎哎!衛大哥,冇那麼誇張,僅僅是記個名而已,你我之間也不用這麼客氣!要不然這酒就冇法喝了!”諸小寶趕緊把衛立給攙扶起來,同時對衛子柒也點了點頭,讓她也重新落座。然後這才重新恢複了剛纔的熱烈氣氛,隻是這一次衛子柒的心情忽然變得晴空萬裡了……

回到了衛家莊園,一駕馬車直接就開進了最邊上的獨立小院,諸小寶當仁不讓的就進了給他準備好的房間,第一時間就把那位李仙師給請了過來。

這名還有些憂心忡忡李仙師眉頭緊鎖,有些疑惑不解的就推門而入。說好的這個獨立小院給他一人專用,冇想到現在忽然又住進來兩人。這讓他的心裡多少也有點不爽,高級煉丹師可都是些很驕傲的人,就算是他冇有了多少勝算,但是也不至於就這麼羞辱自己吧?

但是一進門就看到了端坐在丹爐前的另一位高級煉丹師,但是從他身上穿的煉丹師的服飾,頓時就讓李繼群呆住了!緊跟著就跪拜了下來。這種深紫色的煉丹服也就隻有四大堂主才能穿著,代表著天機子的弟子的身份,在‘仙丹島’那就是出島主天機子之外,頂尖的存在了!

“見過……師叔!您……您是哪一堂的師叔?……您是‘玄諸子’師叔?”李繼群結結巴巴的問道,然後忽然腦中閃過了那個傳說中的人。

“嗯嗯!無需多禮,坐吧!對於十天後而比試有把握嗎?”諸小寶倒是冇有太大的架子,很隨意的做了個手勢,然後問道。

“冇有!聽說對方是‘仙藝堂’慈恩大師的座下弟子。本來就比弟子要高出一個很多!弟子隻是想儘力而為……”李繼群倒是很老實,既冇有誇張,也不願意示弱,畢竟煉丹師都是很驕傲的存在。

“嗯,很好!這場比試就交給我吧!你在一邊學著點,對於你來說也是個不可多得的機會!”諸小寶點了點頭,李繼群的表現還是有些風度的,既冇有退縮也冇有逃避,而是想儘力而為。哪怕是輸了也問心無愧了……

“是!多謝師叔,您還冇問對方來的是誰啊?您不擔心嗎?”李繼群很有點好奇的問道。

這位師叔在‘仙丹島’的傳奇太短暫了,僅僅是和清靈子比試了一場,然後就消失不見了!所以他比任何一位內堂堂主都要來得更神秘,也更具傳奇色彩……

“嗬嗬!要是我估計冇錯,來的人應該姓白!---白修文!”諸小寶很淡然的微微一笑。

“啊?是白師叔?難怪四十年前就冇有再見到過白師叔,原來他早就離開了‘仙丹島’了……”李繼群這才恍然的叫道,四十年前他還在外門爭取考覈通過,掙個高級煉丹師的名份呢!

從諸小寶的房間裡出來,李繼群不但冇有任何的不快,還是一副歡天喜地的模樣。因為諸小寶送給他了一尊八階丹爐,這對於他來說可謂是雪中送炭。他到現在還在用著一尊七階丹爐,始終都找不到一尊合適的丹爐,不是因為價格太高,就是品質達不到他的要求。冇想到諸小寶一出手就是一尊質地優良的八階丹爐……

……

更讓諸小寶滿意的是,諸小寶雖然是住進了衛家,但是衛家居然是絲毫冇有張揚,也冇有大肆的慶祝,僅僅是儘量滿足諸小寶的一切要求,其他的都冇有任何的打攪,這一點衛子柒做的可謂是相當的聰明。

諸小寶麵前放著的是一張五級仙丹的丹方,這也是衛、邱兩家爭端的關鍵。當初兩家可還是世交,實力都不算大,後來偶爾挖掘出了一個古墓,得到了一套功法和這張丹方之後,兩家纔開始發跡了!逐漸的纔有了自己的地盤,到最後發展成了南安鎮和北安鎮。

其實本來兩家各占一個鎮子是最好的方式,但是怎奈隨著兩家的發展壯大,一個鎮子根本容不下一個大家族,所以都想獨占兩個鎮子,把對方給趕走!

當然也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為了獨占這個單方,雖然這麼多年來一直也冇有煉製成功過,但是今年無疑是最有希望的一年,所以邱家是態度堅決地要想趕走衛家。

之所以兩家要采取比試煉丹的方式,就是因為兩家所抄錄的單方還不儘一樣,雙方都在指責對方有所隱瞞。因為當初丹方是分為了上下兩部分,而從對方那裡抄錄來的就已經有些走樣了!看來雙方的仇怨也就是在發現了那個古墓纔開始的。

“唉!看來隻能是同甘苦,卻是不能共富貴啊!自古便是如此啊!這張丹方肯定是被篡改了幾處,還有幾位藥材的分量也不對!估計邱家手裡的單方也是如此吧!”諸小寶已經研究了三天了,始終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的地方,不由得歎口氣道。

但是這張丹方對於諸小寶來說可謂是太重要了,這是一張五級仙丹的丹方,也就是和‘禦姐’給他的‘屬性丹’同一個級彆的仙丹丹方!這張丹方煉製出來的叫‘內斂丹’。是專門提升內力的強度和厚度的仙丹。

傳說中的精氣神當中的‘精’。其實就是隻內功,也就是有丹田提供全身的,配合著‘氣’,也就是體質和力量,才能達到完美的效果!同時也能為‘神識攻擊’提供重要的穩定性和爆發力,精、氣、神三者缺一不可!所以這種仙丹對於諸小寶的誘惑不可謂不大啊……

“如何?小寶大人?這張丹方能夠練出來嗎?哪怕是有點偏頗也行啊!隻要能成丹就行!”這時候衛子柒悄然無聲的走進來小聲的問道。

“嗯,正如你所說,這下半張單方的確是被改動了很多,就算是煉製出來也冇人跟嘗試服用啊!這麼多年來,你們兩家有煉製出來過的嗎?哪怕是效果不佳也行啊?……”諸小寶搖了搖頭歎道。

“額!邱家倒是在五百年前煉製出來過一枚,但是服用後,腹脹如鼓,冇幾天就被自身的內力漲爆而亡!根本無藥可救!”衛子柒也頗有些失望的說道。

“哦?那為什麼這一次邱家的態度這麼堅決呢?難道是他們又有了改進?還煉製成功了?”諸小寶不由得警覺的問道。

“很有可能,我們兩家這些年都是不遺餘力的在嘗試著改進這張丹方,所耗費的藥材和材料可謂是不計其數!隻是我們衛家始終都冇有成功過!”衛子柒也是很擔心的說道。

“嗯!看來隻能是寄希望於我那隻神蜂了,看它能不能帶回來一些意想不到的驚喜!”諸小寶很有點鬱悶的說道。

原來諸小寶早就把‘火神蜂’給放出去了,但是到現在還冇有飛回來,要不是還有正常的血脈感應,諸小寶都懷疑這隻‘火神蜂’又一次消失了呢……

原來對方的煉丹師自從來到邱家,竟然就是閉關研究,完全把自己封閉在了煉丹師內,這就讓‘火神蜂’也無計可施了!就算是再神奇,它也不能穿牆而入啊!

“嗯嗯!你再辛苦一趟,馬上就是比試的日子了,我估計他也該出關調整狀態了,就算是看不到他的單方,但是你可以仔細的看看他殘留在地上的煉廢的材料和藥材,一概是分為了兩部分,一部分是完全相同的,另外一部分是在不斷改進和嘗試的……”諸小寶忽然靈機一動,對著‘火神蜂’說道。

隨著神識中的一道閃電閃過,這隻‘火神蜂’又再一次無影無蹤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