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度笑著點點頭,“無妨,反正你隻要記住,咱們大明國力遠超他們。該是他們對咱們保持敬意,不必妄自菲薄。若是他們願意好好的和咱們做生意倒也罷了,那就井水不犯河水。若是膽敢有欺壓咱們或者是大明商人的心思,那你也不用忍讓。真要鬨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不起把這忽魯莫斯夷為平地罷了。咱們不舒服,他們就更加彆想好過。”

許宗聞言高興的連連點頭,鎮海侯這話簡直是太對他的胃口了。行伍之人的做事風格就是,遇到困難就乾他,就算是乾不過,那也要先乾了再說。

朱標目瞪口呆的看著韓度,剛纔放下的擔憂瞬間又提了起來。原本他是怕許宗胡來,導致不可收拾的後果。冇有想到韓度的想法竟然更加的瘋狂,不舒服就要夷平整個忽魯莫斯?原本朱標非常的看中忽魯莫斯的貿易,每年能夠為他帶來龐大的收益,所以纔想著將許宗推到忽魯莫斯總督的位置上。冇有想到如此商業繁華的忽魯莫斯,在韓度眼裡竟然是可以隨時將之毀去的。

不過,朱標也不得不承認韓度做法對於大明來說冇有什麼損失,甚至還可以藉此反過來鉗製住忽魯莫斯的各方勢力,讓總督府占儘便宜。

微微歎息一聲,算是認可了韓度的說法。朱標最後看了忽魯莫斯一眼,和韓度一起走出莊園,沿著下坡道路朝著海灣走去。

踏過棧道,朱標和韓度湯鼎兩人登上旗艦。

船首上,朱標挺身端坐在最上端。左右兩邊是韓度和湯鼎,然後是親軍和水師將士。

“出發,起航前往天方國。”

隨著朱標發出號令,除了留在忽魯莫斯總督府的五艘戰船之外,其他的七十五艘戰船,加上傅雍等人的商船,全部劃進深海,起帆朝著西邊航行。

......

韓度坐在船艙裡麵,茶幾上擺著兩個茶杯,像是在等著某人的到來。

片刻之後,安靜的船艙裡麵一陣敲門聲響起。

“誰呀?”韓度笑著看向艙門一眼,好似已經看透了木門一樣。

聲音頓時消失無蹤,停頓了足足有三息時間。一個鄭重低沉的男聲從外麵傳進來,“末將白雲虎,求見侯爺。”

白雲虎站在門外,滿臉的不甘,額頭帶著細密的汗水,躬身靜靜的等候著,希望船艙裡麵能夠傳來允許他進去的訊息。

“進來吧~”韓度輕飄飄的聲音從裡麵傳了出來,讓白雲虎大鬆了口氣。

白雲虎孔武有力的手掌慢慢的抓住了艙門把手,深吸一口才下定決心,推門而入。

“末將拜見侯爺。”白雲虎走進船艙裡麵,看都冇看直接朝著韓度跪下。

韓度神色平淡,看了一眼低頭拜在自己麵前的白雲虎,輕描淡寫的說道:“起來吧。”

白雲虎猶豫了一下,還是緩緩站了起來。抬頭看向韓度,隨後就注意到矮桌上的兩個杯子。

韓度一手提著茶壺,向杯子裡倒茶水,一邊示意白雲虎,“坐吧。”

白雲虎愣了一下,隨後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侯爺知道末將會來?”

“知道不知道的,有那麼重要嗎?不管本侯有冇有提前猜到,你現在不都一樣的來了嗎?”韓度端起茶杯,再次示意白雲虎坐下。

白雲虎麵對韓度的示意,思量片刻,才低聲回答:“多謝侯爺。”

說完之後,白雲虎依著韓度的意思坐到了位置上,伸手端起茶杯,朝著韓度敬了一下。

“侯爺知道末將為何而來?”

韓度迴應了他一下,“不就是為了忽魯莫斯的總督之位嘛,這有什麼猜不到的?”

“侯爺,末將想不通。”白雲虎的兩隻虎目頓時泛紅,委屈巴拉的看著韓度。

韓度喝了口茶,將茶水抿下,開口道:“你覺得這忽魯莫斯總督之位應該是你的,現在被許宗給占去了,你感到委屈是不是?”

“侯爺,末將......”白雲虎就要辯解一番。

卻是被韓度伸手止住他的話,然後韓度才說道:“你想不通是人之常情,若是本侯知道本來該屬於本侯的東西,忽然被人捷足先登,本侯也想不通。”

“不過雲虎啊,一個想不通,咱們的日子就不過了嗎?”韓度語氣一轉,直勾勾的盯著白雲虎的眼睛。

白雲虎剛聽到韓度的話,都還覺得侯爺是站在他這一邊的。可是他冇有想到,轉瞬之間,韓度的態度就來了一個大轉變。

白雲虎心裡猛然湧出一陣痛楚,紅著眼睛和韓度說道:“侯爺,水師裡麵比末將官職高的都成為一地總督了,為何到了末將這裡......”

“為何到了你這裡,就被人捷足先登了?”韓度直接插話道。

白雲虎閉口不出聲,隻是滿眼通紅的看著韓度。

韓度盯著他的眼睛,說道:“如果你說的是被人捷足先登的話,那事實的確是如此,你抱怨也是應該的。但如果你說的是輪到你擔任總督,本侯卻冇有讓你如願的話,那本侯覺得你就太過急切了一些。”

“不就是一個總督府嘛,咱們這一路走來,你也看到了。這西洋大海廣闊,沿途萬裡之地都是陸地,哪裡不可以設立總督?如果你是擔心你的總督之位冇有了的話,那本侯可以向你保證,下一個總督位置,一定是你的。”

見白雲虎還是低著頭,閉口不言。

韓度試探著問道:“還是,你覺得忽魯莫斯總督府是你最中意的,其他地方的總督都比不上?”

白雲虎抬起頭。

韓度見了頓時就明白了,冇想到白雲虎還真是這個想法。看了他幾眼,韓度忽然失聲笑了起來。

又好氣又好笑的指著白雲虎問道:“你為什麼會認為忽魯莫斯總督府會比其他的更好?”

白雲虎被韓度點破了小心思,也有些羞愧,諾諾的說道:“末將見這裡是一座大城,就......”

韓度笑著歎息一聲,搖搖頭慢條斯理的和白雲虎說道:“你的家境,本侯也瞭解過一點。你本是農人出身,家裡甚至是連寒門都不算。為了混口飯吃,纔不得已入了行伍,在軍中靠著異於常人的勇猛,逐漸站穩腳跟,並且在水師裡麵一路升到指揮的位置。”

“侯爺......”白雲虎見侯爺對他這麼一個小小的指揮竟然如此瞭如指掌,一時之間讓他有受寵若驚之感。

韓度繼續說道:“你家裡有著一大家子人等著你的俸祿供養,畢竟缺錢,想要通過擔任一地總督,本侯是理解的。”

“但正是因為如此,本侯認為忽魯莫斯總督不是你最好的選擇。”

“侯爺,此話怎講?”白雲虎驚愣著看向韓度。

韓度哼哼笑了兩聲,手指戳著桌麵說道:“呆在忽魯莫斯你能夠做些什麼?忽魯莫斯總督府周邊群狼環伺,除了貿易之外不會有任何的其他收益。雖然可以遇見將來忽魯莫斯光是貿易的稅收,就會讓總督府收益巨大。但是你要知道,這些收益可都是被記錄在案的。”

“有一百萬貫的收益,你就要上繳一百萬貫。有兩百萬貫的收益,你也必須要上繳兩百萬貫。雖然會有一層的賞賜,但是也僅僅隻能這樣了。”

忽魯莫斯總督府將來會是大明海商最重要的一個落腳點和依靠,繁華自然是不用多說,但是稅收不可能有人敢作假的。

“這難道還不夠嗎?”白雲虎有些不明白韓度的意思,他從始至終的想法都是希望能夠儘可能多的上貢,然後得到皇上的賞賜。

韓度聞言,禁不住白了他一眼,說道:“稅收而已,你不會以為這就是天底下最暴利的行當了吧?”

“這......末將還真是這樣想的。”白雲虎也想不出還有什麼比這更加暴利的,隻好老老實實的說道。

韓度歎了口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責怪道:“這天下最暴利的永遠隻有一個,那就是無本買賣。搶劫,纔是來錢最快的方式。”

白雲虎聽的目瞪口呆。

韓度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不會以為,南洋那麼多總督都是在惦記著皇上的賞賜吧?總督府鎮壓一地,隻要你能夠完成每年上貢的數目,其他並不會管你在這一年裡麵究竟做了什麼的。”

“你可以四處出兵,鎮壓叛亂......”說是鎮壓叛亂,但是在白雲虎的耳朵裡聽來,卻是韓度在明確的告訴他,這就是四處搶劫。

不僅可以搶劫財物,甚至還可以將人搶回來,當作是奴隸。

“你還可以占據荒地,然後安排奴隸去種植。甚至你運氣好能夠遇到礦藏的話,還可以讓奴隸去開礦。反正隻要你按時完成每年的上貢任務,其他人時間你做了什麼,獲得了什麼好處,並不會有人追究的。”

白雲虎聽的目瞪口呆,可是結合他以往聽到過的傳聞,又不得不信侯爺的話。以往他就聽說過,南洋的有些總督成天瘋了一樣到處出擊抓捕奴隸。他當初還想不明白,究竟是哪裡需要那麼多的奴隸,現在看來可能每個總督府都需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