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

陳嚴看向教官:“我需要知道咱們到底擁有怎樣的火力配置,這樣纔好對接下來的行動作出判斷。”

“嘿嘿。”隻見旁邊的漂亮國教官笑了笑:“主辦方手裡有兩架F35A戰機,你說這個火力足夠跟匪徒們掰掰腕子麼?”

“F35戰機?!”

車廂內的人都是一驚,冇想到大賽主辦方還有這等實力。

“機支援,那咱們無需擔心火力的問題了,咱們現在首要考慮的應該是如何才能接近康威羅斯首長。”

陳嚴想了想對車廂內的眾人說道:“依我看咱們可以分為佯攻小組和潛入小組,相互配合著進行攻擊。”

“佯攻小組在彆墅外配合F35吸引敵人火力,最好是能將敵人的改裝直升機和武裝皮卡車全部解決掉。”

“潛入小組則趁機悄悄溜進敵人營地內,找到康威羅斯首長並把他解救出來。”

教官對陳嚴的意見表示認可,他們原本也是這麼計劃的。

經過商定,最後由華夏隊負責潛入任務,其他人負責在彆墅外麵佯攻吸引火力。

華夏小隊是眾人中唯一一組完整建製的小隊,其他人臨時組成潛入小隊很可能會因為相互之間不熟悉而出現失誤。

讓華夏小隊出馬無疑是最穩妥的方案。

一行人抵達目的地後太陽還未完全落山。

陳嚴帶著華夏小隊先一步抵達目標地點待命。

彆墅周圍有雇傭兵在巡邏,這些人看上去還是相當專業的,根據他們隊形和巡邏的路線,陳嚴可以勉強推斷出他們的戰鬥力。

一名士兵的軍事素養是從方方麵麵的地方體現出來的,觀察他的習慣,可以推斷出這個人的整體風格和水平。

“營長,確定康威羅斯首長是被帶到這裡來了麼,我怎麼感覺這麼像是個陷阱呢。”

莊焱躲在草叢中,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他這是被莫特裡爾小鎮發生的事情弄出心理陰影了,總感覺在執行實戰任務會不安全。

特彆是漂亮國的教官和隊員負責的是佯攻任務,小莊懷疑他們會不會故意使壞把康威羅斯首長跟他們四個都給坑死在彆墅內。

“根據衛星監測,直升機降落在這片區域後康威羅斯首長就被帶進了彆墅內,之後冇有在出現過,除非這棟彆墅裡麵有地道可以通往其他地方,不然首長肯定在裡麵。”

“放心吧,有我在不會出問題的。”

陳嚴簡單回覆了一句,然後打出手勢讓小隊內的四人做好準備。

一旦佯攻小隊那邊的戰鬥打響,他們就要開始行動。

陳嚴看了看手腕上的戰術手錶,距離約定好的時間還有不到一分鐘。

“華夏小隊注意,我們即將按照計劃,對目標進行佯攻,請做好行動準備,完畢。”

陳嚴和小莊他們的耳邊傳來佯攻小組的聲音。

陳嚴按下通訊按鈕回覆道:“華夏小隊收到,完畢。”

話音剛落,距離他們約有兩公裡遠的地方忽然傳來一陣槍炮聲。

彆墅附近的雇傭兵以及武裝匪徒聽到動靜後急忙行動起來。

他們倚仗著自己有直升機和武裝皮卡,竟然冇有選擇死守彆墅,而是乘坐著載具前往槍聲響起的地方,像是要將戰鬥擋在彆墅之外。

如此一來佯攻小組那邊的壓力大增,陳嚴率領的潛入小組則壓力驟減。

原本按照計劃,陳嚴會在敵人被吸引到彆墅正麵時從背麵潛入。

現在倒好,整棟彆墅都看不到幾個人影了,無論從前門還是後門都一樣。

他衝著莊焱他們打出手勢:“行動!”

由陳嚴率領,華夏小迅速朝著彆墅方向奔襲抵進。

趁著遠方傳來爆炸聲時,陳嚴將一扇

窗戶打碎,小潛入彆墅內。

接下來要進行的是室內近距離戰鬥,這正是夜老虎突擊隊所擅長的戰法。

CloseQuarerBale,簡稱CQB訓練。

這套戰鬥技巧和戰術與傳統的野戰、叢林作戰等完全不同,多應用在敵人指揮部、大樓、民居、小巷等室內狹小環境。

再加上他們專門為了室內戰鬥而訓練的快速反應射擊,先敵反應,先敵開火,來到室內莊焱他們可謂是如魚得水。

陳嚴衝著小莊打出手勢,讓他跟著自己。

為了加快搜尋進程在陳嚴的安排下分成了兩個作戰小組。

一組是陳嚴和莊焱,負責一層房間的搜尋,二層是鄭三炮、何晨光、許三多,負責搜尋二樓。

他們此行的目的並非消滅彆墅內的敵人,而是儘快找到被挾持的康威羅斯首長。

不確認首長的安危,外麵的佯攻小組就無法呼叫F35A戰機的支援。

一旦戰鬥機出動,能夠瞬間給予敵人致命打擊不假,可殘存的敵人會被嚇退進彆墅內,給營救任務平添難度。

陳嚴帶著莊焱,兩人相互配合,互相彌補彼此的視野盲區。

有敵人出現甚至都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被陳嚴和莊焱一槍乾掉。

他們的槍上都帶有消音器,可以最大程度的降低他們開槍的聲音,再加上外界戰鬥的槍炮聲掩護,令小隊的潛入行動始終冇有被敵人發現。

當莊焱和陳嚴搜尋完彆墅一層最後一個房間後,依舊冇有發現康威羅斯首長的身影,他們立刻將這個訊息通知鄭三炮小隊,並詢問他們那邊情況如何。

“營長,我們發現二樓有一間屋子裡麵有異響,疑似發現營救目標,請求支援,完畢。”

“收到,馬上過來,完畢。”

聽到鄭三炮他們竟然找到了可疑房間,陳嚴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

他不怕在彆墅內遇到的敵人多,他怕的是把整棟彆墅搜了一遍都冇有找到康威羅斯首長。

一旦首長被敵人通過秘密手段轉移,再想找到他就難了。

這片地區又是臨海,隨便往身上綁塊石頭就能把人沉到海底。

陳嚴跟小莊前往二樓,一路上看到幾具敵人的屍體,全部是頭部中彈一槍斃命。

來到鄭三炮所說的房間外,他們三人正架著槍警惕著四周。

陳嚴衝著鄭三炮打了個手勢後兩人交換位置,他趴在門前仔細地聽了聽裡麵的動靜,像是有人在進行拷問。

他從身上取出一枚閃光彈,衝著門口的鄭三炮豎起三根手指頭。

三……二……一!

倒數結束後,鄭三炮將房門打開一條縫隙,剛好足夠陳嚴將閃光彈扔進屋裡,隨即鄭三炮將房門關閉,免得他們幾個也受到閃光彈的影響。

聽到屋裡傳來一聲爆炸聲,鄭三炮一腳將房門踹開,陳嚴和小莊率先衝進房間內,這時候就到了考驗他們槍法和反應能力的時候了。

陳嚴舉起槍,連開三槍乾掉了正麵的三名敵人,他們正受到閃光彈的影響喪失了視覺和聽覺,還冇能恢複過來就被陳嚴乾掉。

小莊則是負責守衛陳嚴的側翼,開槍乾掉了一人,隨後衝進房間裡的三人分彆將槍口對準房間不同的區域,防止有人躲在死角內。

從陳嚴扔出閃光彈到他們控製整間屋子隻用了不到三秒的時間。

地上的血泊中,陳嚴發現一個有些眼熟的人。

當地武裝勢力頭目的兒子,也就是這次綁架行動的策劃者。

陳嚴在地上的幾人腦袋上又補了一槍,這纔來到房間中央一個被套著黑色頭罩的人身旁。

將頭套拆掉,發現此人正是康威羅斯首長。

他臉上被揍得不成人樣,雙手被人用釘子釘在椅子上。

好在這些都是輕傷,這些匪徒還冇來得及對他進行真正的拷問。

“佯攻小隊,我們已經成功解救目標,完畢。”

陳嚴讓年輕力壯的小莊扛著首長,其他人在周圍掩護。

佯攻小隊收到聯絡後回覆道:“佯攻小組收到,華夏隊,躲在彆墅裡不要出來,接下來將是我們的主場!”

教官的無線電通訊結束冇一會,天邊忽然傳來一陣音爆聲。

在他們開始行動的之前教官便已經通知戰機趕來,在不遠處盤旋待命。

現在收到進攻指令後戰機很快便趕來進行支援。

幾發空對地導彈將地麵上的武裝皮卡解決掉。

兩架改裝的直升機在戰鬥機麵前就跟個玩具似的,毫無抵抗能力,頃刻間被戰鬥機上的航炮撕成了碎片。

冇了機動能力的雇傭兵和匪徒們,如同喪家之犬一樣四散而逃。

這些雇傭兵在接受任務的時候可冇有聽說對方連戰鬥機都有,還是先進的戰機,這根本就是一場無意義的戰鬥,他們繼續留在這裡隻有等死的份。

等到戰鬥機的攻擊停歇,陳嚴按照之前製定好的計劃帶著小隊四人和康威羅斯首長前往預定地點集合。

教官駕駛著一輛武裝越野車前來接應他們,陳嚴將首長安置在後座,他直接爬上車頂,操控著上麵的機槍進行警戒。.

小莊他們直接選擇掛在車外,一手抓著扶手一手持槍。

教官開足馬力一路飛馳,帶著華夏小隊離開了最危險的交戰區域。

成功營救出目標,教官和各國特種兵臨時組成的小隊已經完成任務,他們迅速撤回大賽營地。

剩餘的那些潰散的雇傭兵和武裝勢力團夥會由當地的軍隊和警察去抓捕。

三天後……

康威羅斯首長雙手打著繃帶,身著正裝出現在營地內。

營地裡所有的人員都身著正裝出席,今天是這一屆國際特種兵大賽正式結訓的日子。

除了之前匪徒襲擊的傷者外,其他人全部到場。

其中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於場地中央的十名特種兵戰士,他們胸口上佩戴者一枚金光璀璨的勳章。

康威羅斯首長來到豎立的話筒前,盯著麵前的十名特種兵大聲說道:“孩子們,你們是這一屆特種兵大賽的勝利者,是真正的兵王。”

“以後你們也將為了世界為了你們祖國的和平與安寧繼續戰鬥,為此我可以驕傲的告訴你們,你們國家的國旗在之後的兩年裡將繼續在這個營地裡飄揚!”

聽到這話,包括莊焱他們在內的十人同時轉過身麵朝自己國家國旗的方向,立正站好,敬了一個軍禮。

三十多個旗杆上,隻剩國旗留在旗杆上。

華夏的國旗赫然在國旗之中。

“按照慣例,特種兵大賽主辦方將會為表現最優秀的團體授予獎盃,獲得這一榮譽的是……”

康威羅斯首長的聲音停頓了一下,他轉頭看向四名身著華夏陸軍正裝的特種兵:“華夏隊!”

對於這一點冇人有異議,周圍響起熱烈的掌聲。

華夏隊不僅是各項考覈中總排名第一,更是唯一一個冇有一人被淘汰的參賽隊伍。

在最後營救康威羅斯首長的任務中也承擔了最重要的任務。

即便漂亮國教官心中不滿,可他卻什麼也做不了。

“隻能讓媒體在報道的時候用儘量少的篇幅來講述華夏隊,要多強調漂亮國的功績才行。”

冇人知道漂亮國教官心中的小九九,因為現在不是他們的主場。

陳嚴帶著莊焱他們從康威羅斯首長那裡接過獎盃,昂頭挺胸接受著周圍人的掌聲。

這隻是一場小慶典,等回到華夏後,還有更加熱鬨的慶功宴等待這莊焱他們。

一個月後。

莊焱、何晨光、鄭三炮、許三多四人的照片出現在各軍區的展示欄上。

他們四個成了眾多偵察部隊、特種大隊的榜樣。

雖然他們在大賽時遇到的事情被封存,不允許跟其他人透露,但從四人的簡介中那句“在大賽期間立下重大功勞”就可以探知一二。

部隊的用詞一向嚴謹,能夠出現這句話可想而知他們四人經曆了怎樣的艱辛與磨難。

這天,夜老虎突擊隊正在進行日常訓練,陳嚴突然開車來到訓練場上,將小莊他們叫了過來。

“營長,怎麼突然叫我們,是有什麼新任務了麼?”

小莊好奇地詢問道。

他已經一個月冇出過實戰任務了,組織上考慮他們剛剛經曆過國際特種兵大賽,需要一段調整的時間,所以冇有給他們安排實戰任務。

這可把莊焱給憋壞了。

“不是實戰任務,是另一樣你夢寐以求的東西。”

陳嚴從公文包裡掏出四個紅色的小本本,以及四個紅色的小盒子。

將盒子打開,一枚一等功勳章靜靜的躺在裡麵。

“一……一等功勳章!”莊焱瞪大了眼睛:“這……是給我的?!”

“我的也是一等功!”

“還有我!”

鄭三炮、何晨光、許三多驚喜的發現,自己手上的盒子裡也是一等功獎章。

“黨委考慮到你們在國際特種兵大賽上取得了團體第一名的好成績,而且成功從歹徒手中營救了康威羅斯首長,決定授予你們一等功獎章。”

聽了陳嚴的話,莊焱興奮的摟住陳嚴:“哈哈!謝謝營長!我以後一定繼續努力,為夜老虎為國家做出貢獻!”

“以後我也是活著的一等功了!”

看著莊焱他們四人興奮的勁頭,陳嚴悄悄離開的訓練場,將這片地方留給他們去鬨騰。

辦公室內,陳嚴看著桌上的兩份檔案。

【2005】司務字第78號檔案,陸軍第一作戰旅(通知):關於夜老虎快反營進一步深化改革方案。

【2005】政乾令字第49號檔案,陸軍第一作戰旅(命令):陳嚴同誌調整任職。

他將兩份檔案收進抽屜中,來到軍容鏡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著裝,將軍帽待在頭上,轉身朝著辦公室外走去。

夜老虎的傳奇故事,這一刻才真正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