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後風寒,一陣風吹過鬥篷,吹的坐在馬上的人打了個噴嚏,李玄竟翻身下馬,走入府中。

正赤拳以“切磋武藝”之名動手的李大將軍和李玄容不約而同的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向他看來。

李玄容眼裡是嫉妒和濃濃的不甘:手掌隴西軍又如何?隴西軍如今烏煙瘴氣的,哪及這帶著爹的私兵偷偷跑路,立了功的二弟強?新皇登基,二弟被重用,是當之無愧的陛下近臣。他呢?他算什麼?

李大將軍則是滿臉的複雜:兒子比老子還厲害,他還要不要麵子了?

李玄竟抬手向麵色各異的李玄容同李大將軍抄手施了一禮,道:“父親、兄長,此一行玄竟帶回的禮物都在外頭的馬車裡。陛下那裡有召,我待趕往宮中,便不多留了。”

李大將軍道:“那你便去吧!”

李玄容冷哼了一聲:什麼禮物不禮物的,當他聽不出來這是二弟在炫耀自己為陛下辦差?

對上父兄的態度,李玄竟也不以為意,輕哂了一聲,出了府,再次翻身上馬,向皇城而去。

待到下馬走入皇城時,鼻尖一涼,李玄竟抬頭,卻見紛紛揚揚的雪片自空中飄落了下來。

下雪了。

李玄竟定了定神,大步向金鑾殿的方向行去。

這個時辰,陛下當在上朝。

王散一派的一個武官出列,正在上奏匈奴近些時日數次出兵來犯之事。

“入了冬,那匈奴的不毛之地存糧告急,近些時日數次擾我大周邊境。”武官說道,“幸而晉王戍守邊境,”當年的趙小將軍被誤認死,曾被先陛下追封為晉王,如今人回來了,自然還是晉王,那武官說道,“冇有讓其攻破漠北城。臣以為晉王驍勇,不若由其率兵直入漠北,長驅直入,直搗匈奴王庭,一舉解決此事……”

話未說完,便有武官出列,開口便是一句臟話:“解決你娘個頭!”

被打斷的武官氣的麵紅耳赤,直跳腳:“殿前罵人,你好大的膽子!”

武官道:“還不是你這廝胡說八道?”雖是語氣依舊強硬,可眼角餘光卻忍不住向上方的陛下看了過去。

垂簾連晃都冇晃一下,恍若冇有聽到一般。

當然,冇聽到是不可能的,隻是陛下這不動聲色的功底修的越發深厚了,讓人分不清喜怒。

眼看陛下冇有反應,武官遲疑了一刻,大著膽子挺胸說道:“匈奴入了冬,我邊境將士就不入冬了?你是整日在軍中操練,操練的忘了真正打起仗來是怎麼回事了吧!”

“這大冬天的,那匈奴人皮糙肉厚的,倒是早已習慣了那等氣候和地勢,我等邊境將士卻不是匈奴人,是漢人,不習慣氣候、地勢便不說了,這一入匈奴地界,風沙萬裡的,萬一迷了路,莫說打匈奴人了,就連回來都是大問題!”

這倒不是胡說八道!此前,確實有記錄記載,前朝有一隊兵馬氣勢洶洶的出去打匈奴,結果在匈奴地界上迷了路,轉了三天纔回來。人一個冇打著便算了,還折了十來個自己人,一時被傳為笑柄。

“彆打了,守住漠北城,莫讓匈奴人打進來就是了!”武官說道。

先前被打斷的武官聞言,頓時冷笑了起來:“所以,你是要做那縮頭烏龜,隻被匈奴打,卻不主動出擊?”

另一個武官毫不示弱的回懟:“那你呢?豈不懂窮寇莫追之理?白白折損了兵馬算誰的?”

“我大周兵將如狼似虎,豈會懼怕那宵小?”

……

還未走進殿中,便聽到了殿內傳來的爭執之聲,李玄竟忍不住搖了搖頭,待要進去稟報,有人卻自一旁的側殿裡出來,喚住了他。

“李將軍!”

整個皇城後宮的主人隻有一位,能出現在這裡的除了她還有什麼人?

李玄竟連忙對走出來的女子施禮:“臣見過娘娘!”

女子朝他笑了笑,說道:“殿中正在爭執。”

王散那派的人執意要追入匈奴王庭聽起來冇什麼問題,可這等氣候之下,再加上完整的匈奴地圖並未繪製完成,確實不適合追擊。

可若是不追,躲起來,被王散那派的人罵作“縮頭烏龜”確實麵上有些過不去。

更何況,不管是先陛下還是如今的陛下,都是作風強硬的帝王,王散那派的人便是瞅準這一點,纔會拿此事大作文章。

真縮著不行,而若是直接下令讓邊境將士貿然入王庭,到時候折損的兵馬必會怪到陛下的“冒進”之上。

怎麼把人架在火上烤這件事於慣會玩弄權術的王散而言再熟悉不過了。

“如何了?”女子問他。

對她開口問及朝事,李玄竟也不在意。畢竟陛下還是世子時,便從未過對她有所隱瞞,登基之後更是如此。

《日月風華》

此前有人蔘了皇後一本“乾擾國事”,被陛下以“朝臣莫乾擾朕後宮之事”駁了回去。自此,那些人精便不再盯著這塊鐵板踢了,除了被罵多管閒事之外,難道還能於他們有什麼好處不成?這後宮又冇有旁人!

李玄竟道:“那忽利耶過兩日便能到長安了。”

半個月前,晉王夜帶一襲輕兵出城,偶遇一小隊匈奴兵馬,將他們擒獲之後,竟在裡頭髮現了匈奴王同其閼氏之子忽利耶。此事那群在爭執的朝臣還不知道。

女子聞言,笑著對李玄竟道:“我有一計,你進去之後如此說來!”

……

朝堂之中的爭執直至隨著李玄竟的歸來而打破。

聽聞晉王擒獲忽利耶後,朝堂之上陷入了短暫的安靜之中。

便在這時,上首的陛下開口了:“忽利耶押來長安之後,送入國子監,同我大周子弟一道讀書。”

這話一出,朝堂之上便是一派嘩然。

官員接二連三的出列對此表示質疑。

“不可!那忽利耶是匈奴王之子,心性凶殘,手上未嘗冇有沾過我漢人的血,豈能就這麼放過他?”

“不錯!他是被俘來長安的,怎的還要教他讀書?陛下是準備教他讀書明事理,好感化他不成?”這一句話有些尖銳,來自於一個文官,此時那文官正氣的滿臉通紅,不敢置信的看向上首的季崇言。

季崇言還未開口,下首的李玄竟便開口了:“我想,諸位是誤會陛下的意思了!”他道,“陛下未說俘虜忽利耶,當是還要將人放回去的。”

什麼?要將人放回去?朝堂之上更是恍若炸開了鍋一般,反對聲連連。

便在此時,季崇言開口了:“朕確實準備將人放回去,至於什麼時候……”他頓了一頓,眯眼看向下首的朝臣,“待到匈奴王同他那先頭閼氏之子被教導好了,立為左賢王,要繼承匈奴大統之後,再將我等教導好的忽利耶放回去!”

正紅著脖子準備據理力爭的朝臣聽到這句話,頓時啞火了。

那……那時候放回去?

忽利耶是匈奴王如今閼氏之子,如今這閼氏不僅得寵,其身份亦是不凡,是出自吐蕃的公主,匈奴人蠻狠,吐蕃人亦不是善類。

雖說素日裡因著大周的存在,還算“和諧”,可這“和諧”是因為共同的強敵,且冇有撕破臉的利益同理由而存在。

忽利耶被擒,想來匈奴王也知曉兒子回不來了,轉而會教導其先頭閼氏之子,立其為左賢王繼承王位也是人之常情。

可若是先閼氏之子被立為左賢王,氣候已成,他們這裡又突然將教導好的忽利耶放回去,想也知曉屆時背後有吐蕃人撐腰的忽利耶不會乖乖認下。到時,吐蕃同匈奴必有一番爭鬥。

“屆時,匈奴地圖也當繪製的差不多了,到其爭鬥之後再打,如何?”季崇言看向底下爭執的朝臣,問道。

還能如何?王散的臉色怔了一怔,不過旋即同百官出列,齊齊道。

“陛下英明!”

季崇言起身,一旁的宮人見狀,連忙一甩拂塵,高呼:“退朝!”

在山呼的萬歲聲中,季崇言走入側殿,殿中女子正抬頭,凝視著天空飄下的雪片出神。

“做什麼?”他走過去問道。

“看雪!”女子朝他笑了笑,複又看向飄下的雪花,道,“瑞雪兆豐年!”

明年,會是個好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