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墨色的黑瀰漫在天地之間。

林府一大桌子菜都是出自鳳無心之手,但某人全程陰沉著臉。

“兒媳婦兒的手藝真是太讚了,你爹我也算是吃遍了大江南北的山珍海味,但冇有一個廚子的手藝能與你匹敵。”

林富貴笑的合不攏嘴,吃一口讚美著鳳無心一句,並且是發自內心的讚美著。

“爹,你是我爹,你是我爹親,她不是還冇嫁到咱家麼。”

林夜擰著眉頭,自從鳳無心來之後,無論是自家親爹還是府上的下人,就連府裡養的那條狗都對鳳無心好,反倒是自己成了外人。

“冇嫁到咱家咋了?冇嫁到咱家也是咱們林家的兒媳婦兒。”

林富貴的所作所為闡述了一個觀點。

鳳無心必須留在這個家,林夜可以不要。

“哼!”

扭過頭,撇著嘴的林夜看到了同樣臉色不善的希羅。

“你看啥。”

“看你不爽。”

希羅惡狠狠地咬了一口雞腿。

真的!

要不是看鳳無心辛辛苦苦的收集了五年的靈魂,他現在真想一雞腿捅死林夜。

鳳無心那麼好的一個女人不珍惜,你特孃的遲早被天打雷劈。

“小爺還看你不爽呢,整天賴在彆人家裡混吃混喝,臉皮夠厚的。”

“嗬,老子是跟鳳無心混的,與你有個毛關係,你也就是占了北辰……占了光了,要不然老子早就把你五馬分屍喂狗了。”

林夜和希羅吵個不停,林富貴完全不在意希羅會不會真的把他兒子剁碎了喂狗喂貓。

——

眼看著婚期越來越近,還有三日便是鳳無心和林夜的大婚之日。

坐在院子裡的林夜看著忙來忙去的下人,心中煩悶的很。

而且越來越煩,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束縛著,想掙脫卻掙脫不開一樣。

“在想什麼?”

鳳無心坐在林夜身邊。

“鳳無心,你為什麼要嫁給我?”

林夜轉過頭,看著麵前幾乎是無可挑剔的女人,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

就好像一切本該如此,卻又不是如此。

林夜自己都矛盾了。

在大婚典禮上當眾羞辱鳳無心的事情暫且擱置,他現在隻想問明白鳳無心為什麼選擇他。

理由是什麼。

“我從前也問過你同樣的問題,這一次請你認真的回到我,為什麼是我而不是彆人。”

“因為是你。”

每一次鳳無心的回到都是同樣的文字,這次仍舊。

“鳳無心,你到底想在我身上得到什麼?”

林夜篤定,鳳無心嫁給他一定是有原因的,可這原因是因為什麼,他想了許久也不曾想到。

“我想得到什麼?”

重複著林夜的問題,此時,鳳無心站起身來彎下腰傾身上前,與林夜之間的距離近的都能感受到對方臉頰上的溫度。

啵~

一吻落在林夜的額前,鳳無心眼底的笑容更是溫柔。

“我想得到你的一切,你的人,你的心和你的靈魂。”

“臭,臭牛盲!!”

被親了一口的林夜撲哧紅了臉,罵了鳳無心一句臭牛盲後,掩麵轉身離開。

“……鳳無心,你就瞅瞅他二了吧唧的樣子,哪裡有北辰夜的影子。”

希羅端著肩膀現身,臉上止不住的嫌棄。

是。

就算林夜的靈魂真的是北辰夜的,可把一切都忘記了,還有個蛋用?

這樣的北辰夜還是北辰夜麼?

“要我說,你就把一切都告訴他,讓他自己做選擇,到底是做北辰夜還是做林夜,總好過你們兩個互相折磨的好。”

希羅是真的心疼鳳無心。

明明那麼愛慘了一個人,卻偏偏被遺忘。

這是一種比死彆還要痛的痛楚。

站在你麵前的,是你曾經最愛的我,可現在你又忘卻了我的愛。

希羅走上前,輕輕地拍著鳳無心的肩膀。

“給他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少夫人,外麵有人找您。”

侍女來報,門口有人來找。

等來到林府門前,看到眼前的男人之時,鳳無心淺笑出聲。

“你怎麼來了。”

“當然是來幫你的。。”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江彆離。

他在附近的城市行商,聽到洛河城林家的婚信,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名字。

這時,一封飛鴿傳書從幸福村落入手中。

信是李落霞所寫,讓他來洛河城林家助鳳無心一臂之力。

“老李又占卜到了什麼?”

“並冇有,李哥說他現在就剩下區區數十載的壽命,他還想養孩子安度晚年。”

江彆離告訴鳳無心,李落霞的意思很簡單,一切的機緣就在吞山河之上。

正當二人說話之際,林夜走上前,看到江彆離的時候,眼神中是藏不住的反感,男人對男人的反感。

“他是誰?”

林夜拎著江彆離。

“咱們倆都快成婚了,你不會揹著我做出什麼不軌的事情吧。”

“……”

江彆離本想開口問候一下,可林夜開口一句話把他給說懵逼了。

什麼不軌的事情,他看起來像不正經的人麼?

而且,鳳無心是他們黃字七班的夫子,作為學生他們從來都是恭恭敬敬從冇有半分越軌之心。

“彆搭理他,他腦子經常犯病。”

“長得很像,就是……”

就是之後的話江彆離冇有說,但一切儘在不言中。

“這是誰?”

希羅也跟著走了出來,看到鳳無心麵前的英俊卻一臉精明算計相的男人不由得皺起眉頭。

“夫子,這又是誰?”

不愧是夫子,走到哪裡都是美男環繞啊。

“希羅,沙國的沙盜。”

“小爺除了是沙國沙盜的身份,也是鳳無心的預備役夫君,啥時候他們兩個鬨掰了,那小爺就是正牌夫君。”

希羅一番話聽的林夜這個彆扭。

“你剛纔說啥,什麼預備役夫君,本少爺不死你永遠都是第三者。”

“哼,懶得理你。”

不想和林夜爭口舌之快,希羅目光再次看向江彆離。

“你不會也是小心心的相好吧,放心~小心心這麼好的一個女人有幾個晴人也是應當的,小爺能接受。”

“這位沙盜先生你想多了,在下江彆離,是夫子的學生,並非是你口中的晴人。”

江彆離介紹著自己的身份,希羅點了點頭一臉原來如此。

“冇想到你還當過夫子。”

“怎麼著,準許你當沙盜,就不準我當教書育人的夫子了?”

三人之間說這話,又把林夜排除在外,想插嘴都插不上。

“你跟我走,不準你和彆的男人說話。”

林夜牽著鳳無心的手離開了林家門前,將希羅和江彆離晾在門外。

“雖然性子天差地彆,但吃醋的勁頭一毛一樣。”

看著二人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身影,江彆離轉過頭,臉上換上一副標準的商人笑。

“沙盜先生,聽聞你們沙國生產寶石,不知可否與江某好好說一說。”

“我叫希羅。”

“好的沙盜先生。”

“……”

江彆離在林府住了下來。

當得知七國第一富江家族長親臨,林富貴彆提多高興了。

——

終於,時間來到了三日之後的婚禮。

林夜穿著新郎服,等待著鳳無心的到來。

來參加婚禮的賓客們也是好奇,想要看看到底是哪個倒黴女子嫁給了林夜這個混世惡魔。

喜樂聲聲不斷的迴盪著。

此時,身穿一襲白色長裙的鳳無心緩步走到眾人麵前。

“新娘子為啥不穿鳳冠霞帔?”

眾人不解,同樣不解的還有林夜。

“鳳無心……你這是做什麼。”

“林夜。”

緩緩撥出一口氣,鳳無心揚起燦爛的笑容,鳳眸半眯著笑看著林夜。

“你不是一直在問我為什麼要嫁給你麼,如今我告訴你,並給你選擇。”

“什麼意思,我不懂。”

不僅林夜不懂,除了希羅和江彆離以及林富貴之外,所有人都不懂鳳無心話中何意。

其實林富貴一開始就生疑,後來三五不時的從希羅口中套話,也就明白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兒了。

自己的兒子一個月前和狐朋狗友去山中玩已經死了,鳳無心當時念重生咒,讓北辰夜的靈魂依附在了身體中成為了他的兒子林夜。

但是林夜忘卻了北辰夜的記憶,依舊認為自己是林府的混世小惡魔,鳳無心便尋著尋魂決找了來,纔有了之後的一幕又一幕。

不過。

無論是北辰夜還是兒子林夜,他都希望能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我不想聽,今天是你我的大婚之日,你作為我林夜的妻子就要有做妻子的樣子。”

林夜本能的拒絕著。

他有一種感覺,一旦自己聽到了鳳無心的話,困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層枷鎖就會消失。

不,他不想!

“我是鳳無心,北辰國夜王妃鳳無心。”

一句開場白,瞬間炸了眾賓客。

怪不得他們總覺得這個名字耳熟,原來是北辰國夜王妃鳳無心。

可幸福來來村的一場大戰後,夜王死了,夜王妃消失不見,鳳無心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落在鳳無心的身上,想要尋求一個答案。

“幸福村大戰之後,北辰夜的肉身被毀,靈魂四紛五落遍佈各地,我以血為引用尋魂決踏遍了七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尋找著北辰夜的靈魂。”

鳳無心說著自己所走過的每一寸土地,說著她所經曆的每一件事情,說著她找到的每一個碎片靈魂之時心中有多麼的激動高興。

當所有的靈魂湊集完後,她再次掐訣催動重生咒,讓北辰夜的靈魂得以重生。

“不許說,你閉嘴,我不聽!”

雙手捂著耳朵,已經知道結局了的林夜不想再聽下去。

隻要鳳無心冇有親口說出一切,他就是林夜,她要嫁的也是自己,而不是那個虛無縹緲不知所謂的靈魂。

怪不得!

怪不得鳳無心在看著他的時候,那雙鳳眸總是在看著另外一個人。

原來,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她看的隻有北辰夜,自己不過是一個容器,承載著北辰夜靈魂的容器。

轟隆一聲!

雷聲作響,天下起了大雨。

“我尊重你的選擇,是作為林夜還是作為北辰夜……”

“作為林夜又如何,作為北辰夜又如何,我就是我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林夜抬起頭,一雙赤紅的眼眸彷彿流淌出了血液。

“鳳無心,你愛的是林夜還是北辰夜。”

林夜問出了一個所有人都知道的問題,卻奢求著鳳無心能回答愛著他林夜。

在鳳無心即將開口之時,林夜又怕聽到答案製止了她。

“不許說!”

哢嚓一聲,天雷作響,似乎在映照著此時林夜的心。

此時。

突然間降下的一道天雷筆直的落下,僅僅是一道雷電,便將院落劈了個大坑。

看到此情此景,來參加婚宴的賓客們嚇的紛紛逃離。

哢嚓!

哢嚓!

哢嚓!

又是數到驚雷落下,眼見著就要朝著鳳無心劈來。

“鳳無心!”

看著被困在雷電中的鳳無心,林夜焦急的想要上前保護她,但卻被數道驚雷隔絕在外前進不得。

可即便冒著被劈死的危險,林夜還是一咬牙衝進了雷電的包圍圈中。

“你傻麼!你一個凡人之軀闖進來做什麼。”

看著衝了過來的林夜,鳳無心秀眉擰緊,一把將人推開。

“你是我媳婦兒!”

被推開的林夜又一次來到鳳無心身邊。

“男人若是不會保護自己的媳婦兒還算什麼男人。”

哢嚓!

許是看不得林夜的捨命相救,雷電的數量成倍增長,眼見著就要將二人吞冇在雷海之中。

看到此等危險的場景,江彆離忽然間靈光乍現。

“吞山河,吞山河劍!北辰夜你若想護著鳳無心,唯有舉起吞山河!”

“老子不叫北辰夜,老子叫林夜!”

林夜怒吼一聲。

可眼下彆無他法,隻有奪過鳳無心腰間的吞山河將其高舉在頭頂。

說時遲那時快,隻見所有雷電都聚集在吞山河之上,轟隆一聲炸裂開來!

……

……

……

“怎麼樣了?”

“不知道啊!”

“兒子,兒媳婦兒!!”

說來也是奇怪。

前一秒還大雨傾盆雷電交加,轉瞬間烏雲散開,唯有被雷劈過的地方煙塵四起看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

煙霧中,兩道人影若隱若現,二人之間的對話也迴盪在幾人耳畔。

“你是林夜還是北辰夜。”

“林夜也好北辰夜也罷,無論是誰都會護著最愛的人。”

男人低下頭,一記cha

mia

的吻印記在鳳無心的唇角,訴說著無儘的思念。

“夫人,我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