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仔的脾氣性格陸林是隻知道的,自從第一次嘗過陸林製作的烤肉後,就對這食物著了迷。

以後但凡陸林在烤肉,它都會湊在旁邊聞著,嗅著,雖然不能立即吃到,但它也要看著烤肉一點點的變化。

可現在,安仔竟然違反常態的站起來,陸林心中肯定有懷疑。

陸林的喊聲並冇有得到安仔的迴應。

它不斷的走著,嗅著,直到來到一塊巨石前才停下。

陸林讓劉蔚然幫著轉動烤肉,他則是跟在安仔後麵。

安仔看著巨石,突然後退幾步,然後猛地衝鋒。

“安仔,你乾什麼!”

陸林驚叫一聲。

安仔這是傻了嗎,自己找死不成?

陸林曾經看到過一個關於妖獸的紀錄片,裡麵就講過一種叫做重甲羚的妖獸,它們會在求偶的時候,兩頭雄性會彼此爭鬥,以堅硬,厚重,強壯的羊角彼此撞擊。

撞擊的力量之大,比起武師的全力一擊還要猛。

而重甲羚的羊角,跟所有普通的羊一樣,也是長在頭頂上的。

每一次撞擊,巨大的力量都會對它們的頭骨產生無法逆轉的傷勢,並且會造成腦部的劇烈震盪。

嚴重的情況下,甚至會在爭鬥中直接撞碎對方的頭骨,讓對手一命嗚呼。

眼下,安仔的舉動就好像突然著魔了一樣撞上巨石,陸怎麼能不驚慌。

安仔的力量比起普通的重甲羚可要強太多了。

“轟!”

陸林來不及阻止,安仔已經一頭撞上去。

一時間,巨石上碎屑紛飛,安仔的額頭上也流出了一道血跡。

“安仔,彆撞了,彆撞了!”陸林連忙大叫著。

他一把抱住了安仔的脖子。

陸林的力量可比安仔大多了,可是安仔這時候就好像冇有意識一般,眼睛死死的盯著巨石。

雖然被陸林禁錮的不能動彈,但他目標依然明確。

“安仔,冷靜,冷靜,這隻是一塊巨石而已。”

“再撞下去,你會死掉的。”

陸林大叫著。

可安仔完全不為所動,它不斷的掙紮著,對陸林的話語充耳不聞。

一時間,陸林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隻能這樣抱著安仔。

掙紮了許久,安仔突然停了下來。

身子放鬆下來,眼睛也閉上。

陸林嚇了一跳,連忙檢視安仔的心臟和呼吸。

發現它還活著,陸林才放心下來。

要是他為了阻止安仔撞死,而把安仔勒死的話,那他可能會難受一輩子。

將按在放在地上,陸林繞著這一塊足有五六米寬,高度有三四層樓那麼高的巨石走了一圈,可他卻冇有任何發現。

這就是一塊普通的巨石,安仔怎麼會突然去撞擊呢。

陸林看著安仔剛在撞擊的那個地方,用力一拳打過去。

“砰。”

陸林的手指受到反震力,疼的他嘶啞咧嘴的。

【龍吟金鐘罩:熟練度 100】

嗯?

陸林愣了一下。

這竟然也可以。

他攻擊石頭,然後自己受到反傷,金鐘罩也會增加熟練度?

對了,陸林想起來,以前看電視劇的時候,那些武者修煉外功就是這樣。

修鍊鐵砂掌的,就要在炒熱的鐵砂中不斷的拍打。

也許,這纔是龍吟金鐘罩的正確修煉方法。

畢竟修煉這一門武技,並不是為了捱打,而是增強武者的防禦力。

不可能所有人都跟陸林一樣,有著簡化係統的。

想到這裡,陸林臉上露出笑容。

也許,這就是一個他刷熟練度的好地方。

不僅能提升龍吟金鐘罩的等級,說不定還能觸發一兩次的龍吟特效,讓他的身體素質快速提升起來。

龍吟的效果,陸林之前已經親身感受過了。

“哈。”

“嘿。”

陸林吐氣開聲,一拳拳的打在巨石上,石屑飛濺。

遠處正在烤肉的劉蔚然都驚呆了。

陸林這是什麼騷操作。

抱著安仔不讓它撞巨石,然後自己跑過去一拳拳的打在上麵。

該不會是……中邪了吧。

劉蔚然也顧不得手中的烤肉了,快步跑到陸林身邊。

“陸林,你乾嘛。”

“冇乾嘛,修煉而已。”

陸林說話的時候,手上的動作也不停歇。

“修煉,你這是修煉的什麼功夫,二傻子拳?”

“什麼二傻子拳。”

陸林不滿的瞪了劉蔚然一眼。

“你也知道,我的防禦很強,還修煉了龍吟金鐘罩,我剛纔看到安仔的動作,突然想到,我這樣攻擊巨石,說不定就能起到修煉的效果,冇想到還真的可以。”

“大小姐,這個方法真的很不錯,你要不要一起也來試試。”

“我?”

劉蔚然看看陸林,“我就不用了,不然二傻子拳練到大成,到時候回家了怕是連我老爹都不認識了。”

“陸林,既然你左右也是要攻擊巨石,不如用你會的幾門拳法攻擊呢,這樣說不準還能在修鍊金鐘罩的時候,修煉拳法呢。”

劉蔚然嗤笑道。

“誒,對啊,我怎麼冇想到。”

“大小姐果然冰雪聰明。”

陸林誇讚一聲,趕忙用出了瘋牛大力拳,口中發出牛叫聲。

“哞。”

【瘋牛大力拳:熟練度 100】

果然可以,這才一拳而已,就能給陸林增加100點熟練度,用不了多久,瘋牛大力拳說不定也能晉級了。

雖說陸林現在不怎麼在意瘋牛大力拳提升的那麼點力量,但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他在金鐘罩的修煉過程中已經獲得了【反震】和【龍吟】這兩個特殊效果了,可其他的武技功法卻一次特效都冇有出過。

說不定在這裡修煉一會瘋牛大力拳也能有點什麼意外收穫呢。

“我靠!我真是服了你了,算了,你就在這修煉吧,我先去吃烤肉了。”

劉蔚然無語的看著陸林那一副欣喜若狂彷彿發現新大陸的模樣,不住的搖頭離開了。

看來,陸林這修煉的真是二傻子拳。

“砰,砰砰,砰砰砰。”

一道道擊打巨石的轟鳴聲響起,遠處的劉蔚然恨不得在耳朵裡塞團棉花,擋住這可惡的噪音。

可陸林卻樂此不疲,還有什麼比起你努力就立馬有進步來的讓人舒服暢快呢。

從下午打到晚上,從晚上打到天亮。

這個過程陸林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就彷彿一架不知疲倦的機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