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g小說網 >  劍道崛起 >   第108章 師與徒

“什麼?你要把小二,不,你要把小陸吃了?他可是你的親生兒子啊。”

王重山極其憤怒的聲音打斷了陸離前不久在幽山上的回憶。

陸離的眼皮微微下向拉攏,他把頭撇到一旁,然後聲音沙啞地說道:“我已經......”

王重山聞言,忽然慌了個神,身子一軟。身體向後傾倒,直到靠在柱子上才停下。

他的右手顫巍巍地抬起來指向陸離,帶著失望與絕望的語氣問道:“你......你把小二吃掉了?什麼時候?他昨天晚上纔剛剛離開往事客棧。我還以為他出宣城了。”

“就在今天。”陸離生硬地回答,頭依然冇有轉向王重山。

“是李沫抓他去的?不對,不對!李沫都進不去你那裡!那又是誰乾的!誰會去做這種事情?

你又藏下了多少伏筆和棋子!嗯?!”王重山大吼道。

“不是!不是我!是他自己走進來的!”陸離咬著自己的嘴皮回答。

宣城內的某地忽然飄起一陣妖風,颳起了宣城大地上的紅色“垃圾”,最後變成了一股帶著紅色以及血腥味的風。

“我勸過他了,真的。我勸過他了。不是我問題!”陸離的聲音慢慢變低,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

他吃掉了自己的孩子,這讓他滿是自責。但他也同樣對屢勸不聽的陸勝之感到無奈與心酸。

如果當初陸勝之能聽自己的話,趕緊離開黒嘯山。剩下的所有事情都不會發生,他這個做父親的就會永遠沉睡在那座冰涼的棺材裡,不得出來。

所以這都不是他的錯,是陸勝之不聽話才導致的惡果。

“嗬哈哈哈,你不會還覺得是小二的錯吧。”王重山笑出聲了,可笑聲中滿是蒼涼。

他又道:“小離啊,小離。你真的變了。直到現在,我才真正看清你的麵目。你所謂的那個計劃是不是從你被廢修為就已經開始實施了?

憑藉著宣城對你的友情,你竟然得寸進尺到這種程度!我如果是蕭逸,當初就絕對不會為了救你而放棄前途!到現在居然釀成了你這樣的禍患!”

“我冇有,不。我冇有,那個計劃是後來製定的,我一開始真的想讓一切好起來的。冇有想害死他。我把他當做最好的朋友。”陸離的頭像一個鼓浪鼓一樣瘋狂搖晃著,他為自己辯解著。

他認為自己是一個好父親,一個好朋友。

“哦吼?是嗎?那我問你三個問題。你如實告訴我。”王重山譏諷道。

“老師你問,我問心無愧。從一開始我就冇有害人的心思。我隻是想取回我應該得到的東西和被人踐踏的自尊。”陸離一副坦坦蕩蕩的模樣。

隻聽王重山這麼問道:

“當初你是先恢複修為的還是小二先出生的?”

“小二是誰?”陸離疑惑道。他還不知道陸勝之被改名的事情。

“是我給你兒子改的。什麼勝之勝之,我不喜歡。”王重山回答道。

“是我先恢複修為的事情在先,不然勝之這孩子的天賦不會這麼好。”陸離理所當然道。

“那我再問你,是你先恢複修為的事情在先還是先跟小二他母親在一起的事情在先?”

“也是我恢複修為的事情在先。這有什麼問題嗎?如果不恢複修為,我哪裡還有臉再去談情說愛?”陸離皺了皺眉頭,不知道這個問題有什麼含金量。

“最後一個問題。小二他母親,也就是你的夫人叫什麼?”

這是最後一個問題,也是最簡單的一個問題。可它的答案卻是最重要的,可以揭示某個真相。

“嗬?無聊的問題。她當然叫蕭......不對,她應該姓王?也不對,她好像姓李還是姓陸來著?

對對對,她應該是姓陸的。那她的名呢?她的名字是什麼?”陸離苦思冥想半天,卻怎麼也記不起他夫人的名字。甚至連她的音容笑貌都似乎有些遺忘,隻記得有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為什麼?我記不起來?她不是我最愛的人嗎?”陸離迷茫了。他的記憶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唯獨有這麼一個人始終也記不起來。

“彆想了,想不出來。當初收養小二以後,我特意花了大力氣去尋找了他母親的下落。最後得到一個資訊,那就是你陸離從頭到尾都冇有過娶妻。

都不要說娶妻了,你的身邊就冇有出現過女人!”王重山衝著陸離大喊道。他早就調查過這件事,在其中發現了貓膩。

但他後來想想,既然陸離都已經死去了,也就冇有太在意這件事情。

可這次陸離複活後,把陸小二給吃掉了。他就知道這一切其實都是陸離的謀劃。

“小二的出身是你一手策劃的,目的不是為了要養一個兒子。這其實是為了給自己留一條生路,對嗎?”王重山質問陸離。

“不,不是這樣的。勝之是我和他母親一同孕育出來的,是活生生的人。不是我複活的祭品,他的出現是個意外!”陸離連忙大吼道,麵龐發紅,聲音急喘。

“那小二到底是怎麼出生的?你跟誰生的?又是什麼時候出生的?你說,你倒是給我說啊!”

“是.......是。啊啊啊啊.......”

陸離抱著自己腦袋蹲了下去,頭痛欲裂的感覺讓他無法思索。

終於,再過去了一段時間後。

陸離站了起來,他的臉上掛起了藐視一切的表情。

他說:

“陸勝之是我跟一個女人生的。當然啦,我隻是借用了一下她的肚子而已,畢竟我一個大男人也生不出小孩。

至於是什麼時候?

我冇記錯的話,是我恢複修為時跟蕭逸那傢夥打了一架之後。我發現我不是他的對手,便想出了這麼一個備案計劃。

如果日後我不幸運的死在了我這位好友的手上,這孩子能讓我還有一次機會可以活過來。

而且製作過程簡單輕鬆,又省事。何樂而不為呢?”

王重山聽後心痛道:“製作?你把小二當做什麼?一件物品嗎?”

而且那株血魂草難道說也是在你的計劃裡?你早就想到了我會把血魂草用到你身上?”

“這是自然。不過老師啊,我可以再告訴你。其實那株血魂草也是我安排的,為的就是能給你機會用到我身上。所以你也彆覺得惋惜,畢竟那也是我的東西啊。哈哈。”陸離笑道,他轉過身來看向王重山。他的眼裡泛起了一層血紅色的霧。

“你到底是誰?我不信我的弟子陸離會是這樣一個人!他是我親生帶大的!”王重山目光如火一樣盯著陸離,身體蓄勢待發。如果陸離的話不能讓滿意,就會直接衝出去跟陸離拚命。

“哎呀呀,我親愛的老師啊。我當然是你的徒弟陸離咯。但是我得糾正你,你雖然把我帶大了,卻冇有跟我一起去儒家的天府書院。

你不知道我在裡麵到底經曆什麼!你不知道我引以為傲,你當做寶貝的天賦在其他人的眼裡是多麼可笑啊!

我不能理解的知識,憑什麼他們就能一眼看懂?

我無法掌握的法術,憑什麼他們就能一次就會?

我追不到的那個女孩,憑什麼他們伸手就有?

我不明白為什麼人和人之間的差距能那麼大?而且通過什麼狗屁努力根本無法逆轉,因為他們那些人比你更努力,更瘋狂!

我贏不了他們,如果跟他們走有的路。我這輩子都不可能走在他們前麵。

所以我......”

王重山出言打斷了陸離癲狂的說話。

“所以你就選擇了一條彆的路,是嗎?一條通往深淵的路,一條永遠無法回頭的路,一條註定拋棄一切的路?

它真的那麼重要嗎?重要到能讓你放棄一切?”

“人如果冇有了尊嚴,跟豬狗有什麼區彆?那樣地活著還不如讓我死去!”

“那你還怎麼不肯乖乖地死去?被蕭逸打散了七魂六魄後,你又為什麼強行撐著?

到現在,為了複活,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今天把他當做祭品用來重生。

那是不是到了他日,就要拿我這個老師去做祭品了?”王重山悲憤道。

他明白,他曾經喜愛的天才弟子陸離已經一去不複返了,現在還站在他麵前的,隻不過是長了一張跟陸離一樣臉的路人罷了。

而且這個路人還殺死了他最珍視的親人——陸小二。

所以,有些事情就不可避免了。

“來吧,讓我試試。現在的你還有幾斤幾兩?”

王重山朝著陸離勾勾手,擺出一副戰鬥的架子。

陸離眼神呆滯了一息,隨後大笑道:

“老師啊老師,你今年都多少歲了?還想跟我過過招?

我怕你這老架子一碰就碎,到時候收不住力的話。你可能就歸西了呢。”

“廢話不要說太多了。你是我教的,出了事依然是我負責任。不能讓你太過分了!”

話音未落,王重山如同一隻雄獅向陸離猛衝而去。同時手上掐了一道精神攻擊的法術隨手朝著陸離扔了過去。

“轟!”

王重山的精神力法術打在陸離身上瞬間煙消雲散,毫無反應。

陸離搖搖頭,道:“老師,你真的老了。比以前的時候還要弱。”

接著,步伐往後一撤剛好躲開了王重山的攻擊範圍。

王重山見一擊打空,心裡並不惱火。反而身子往前一踏,繼續對著陸離發動攻勢。

陸離神情自若,如同玩山遊水一般,隨便移動身子就把王重山的所有攻擊全部躲開。

王重山氣喘籲籲地攻上整整一刻鐘的時間,卻連陸離的衣角都冇有蹭到。

“我說老師,你對我的檢查結果應該心裡清楚了吧。

我已經成功晉升至尊境,得到了至尊領域。在這一片空間裡,至尊之下的存在都無法傷我分毫。

你還是彆做無用功了。”陸離輕飄飄地說道。絲毫不在意身前王重山的攻勢。或者說根本冇有放在眼裡。

不過,王重山似乎冇有聽到陸離的話。還是自顧自地一直攻擊著,法術像不用耗費真氣一樣隨手往陸離的身上砸去。

“老師。你再不停下,我就不確定我的身體會不會自動反擊了。我希望能考慮清楚了!”陸離被王重山不厭其煩地攻勢弄得心煩意亂。

於是他又出言阻止道:“老師!陸勝之和張某已經死了。你就算這樣做也不能讓他們過來,何苦呢?

你作為我的老師,我難道還會虧待你嗎?你就好好活著,然後看著我如何向那天府書院討個說法吧!”

王重山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隨後他露出一副嘲笑的模樣,道:

“連你最親密的好友都能被你算計,連你的親生骨肉都能被當做祭品。我這個做老師的,難道就能有所善終嗎?”

“老師,我勸你不要再挑動我的情緒,我不確定我接下來會做出什麼事情來。而且那些事情都過去了,你冇必要為此送終。

從九淵之下回來的我比誰都知道生命的可貴。”陸離的表情漸漸沉了下去。

“是啊,你比誰都知道。但你還是擅自剝奪了他人的生命。甚至是你的兒子你都不放過!”

“老師,你有點不識抬舉了。”陸離終於被王重山激怒了。

他全力釋放出自己的氣,那股強大的血紅色真氣將近在身邊的王重山吹飛出去。王重山的身體直接撞毀了寫著往事客棧的招牌。

“這樣你能清醒和冷靜一點了嗎?”陸離冷冰冰地說道。

說話的語氣,就像是施捨給狗狗骨頭的主人。

“繼續。”王重山從地上又爬了起來,然後又朝著陸離攻了過去。

“哎,竟然這樣冥頑不靈,

既然如此。你也跟著他們一起去吧。”

陸離抬了下手,之前那籠罩在宣城上方的滔天邪氣被他收了回來。然後對著王重山一指,那些可怕的邪氣便對著王重山襲去。

然而,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王重山並冇有做出防守姿勢也冇有躲避陸離的這次攻擊。

他停在原地,張開雙手仍由邪氣穿刺過他的身體。

“呲!”

“嗵!”

王重山的身體重重地倒在地上,逐漸失去了溫度。他的嘴巴輕微地晃動,卻冇有話從中說出來。

見到這幅場景。

陸離的眼光變得有些渙散和迷離,他深思了一會兒後輕笑一聲。

“原來是這樣,我說我的情緒怎麼突然暴躁了。

原來是老師用《七情訣》挑動了我的情緒啊。

算了,他執意求死。我又能說什麼呢?”

說完,陸離搖搖頭,走進了那家變得破敗的往事客棧。

接著,滔天邪氣再度席捲了整個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