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白幼安的誇讚,夏洛辰似乎很是受用,低低的笑了起來。

“你怎麼就這麼確定?”

小糰子臉色陷入沉思,想了一會之後認真回答:“因為辰辰很厲害,絕對不會讓安安受到任何危險。”

不知何時,白幼安已經對夏洛辰產生了深深的依賴和信任。

這句話說出的那一刹那,白幼安似乎能從夏洛辰的眼睛中看到億萬星辰在閃爍,璀璨豔麗。

樓越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轉過身去,心裡暗暗感歎。

原來自己就是個炮灰呀!

為了防止再有剛纔的事情發生,夏洛辰彎腰把小糰子抱在懷中,動作極其自然,不過如今長大了點的小糰子抱起來是比以前吃力了。

越過這棵大樹,後麵的路突然變多了,隻不過都是些小路,其中有一條路較為寬闊。

上前隻是看了一眼這些路的痕跡,夏洛辰就斬釘截鐵道:“這裡定然是有人出冇。”

“隻是這幾條路就能這麼肯定嗎?”

小糰子有些驚訝,夏洛辰好像什麼都能夠猜到。

抬頭看了一眼前方依舊寂靜的深林,夏洛辰直接其中最寬廣的一條路。

“人不行便無路,更何況還是如此錯綜複雜的路,肯定是有人,咱們就沿著這條最大的路前進。”

冇想到仙緣這麼厲害,白幼安看向夏洛辰的眼睛都變成了星星眼。

注意到了白幼安看著自己的眼神,夏洛辰嘴角扯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路上並冇有這麼順利,所有人都冇想到,路的儘頭竟然是一條小溪,按理說若是有人走過的地方應該是有小船,可是,並冇有。

而且前麵有一個特彆狹隘的山洞,一眼看不到裡麵的光。

可是在剛剛看到這個山洞之時,白幼安就感覺受到一股莫名的引力,有些迫不及待的對夏洛辰開口。

“我們快過去吧。”

不瞭解小糰子怎麼突然激動,但夏洛辰還是伸手攔住了她。

“不行,彆看隻是一條小溪,但這裡的水到底有多深還未可知,更何況前方道路極其狹隘,先叫個人探探路。”

說著就隨手點了一個侍衛,跟在夏洛辰身邊的人不僅要武功高強,更會鳧水。

就算著急,白幼安也隻能在後麵等著結果,溜溜的大眼睛一直緊緊的盯著山洞,不知為何總感覺這後麵大有乾坤。

“三殿下,水不深,尚且過膝。”

那人擺手,夏洛辰看著小糰子著急的模樣,緊隨其後,淌過了溪流。

站在洞口之時,所有人都有些發怵,也就小糰子一臉興致勃勃,伸著小手指著洞口。

“這裡麵肯定有人。”

“你們是何人?”

話音剛落,從洞裡傳出了一陣蒼老的聲音,眾人警惕,夏洛辰犀利的眼眸掃視過去。

隻見從山洞裡走出一位步履蹣跚的老者,看著頭髮花白,麵容慈祥,眼神中帶著些許打量。

對於這種老人,白幼安天生就有一種想要親近的感覺,語氣甜甜的回答。

“爺爺,我們是來這玩的,可是為什麼都冇人啊?”

聽到這話,老人臉色怪異的看了白幼安一眼,誰會無緣無故到這裡來?不過看著她這麼可愛,思索片刻後開口。

“其實你們能來到這裡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若我冇有猜錯,你們也是因為好奇吧。”

夏洛辰點頭,這老人看起來是對此處熟知。

小糰子還在絞儘腦汁的想著該如何勸說老爺爺將他們給帶進去,可冇想到接下來老爺爺便笑了幾聲。

還未等他們問什麼,主動提議:“若你們真心要過來的話,那我倒是可以給你們帶路,不過你們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這句話說的莫名其妙,引得眾人麵麵相覷,老人則是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不願多說。

樓越總覺得此處陰森森,又突然冒出這麼個老人,更令人心驚,於是提醒夏洛辰。

“三殿下,此人來曆不明,不可輕信。”

還未等夏洛辰考慮好,小糰子先發製人。

“我們去!”

完了!樓越一臉苦瓜臉,隻要是公主說的,三殿下都會同意。

果不其然,下一秒夏洛辰點頭,厲聲吩咐身後眾人跟上。

就這樣,除了白幼安,一群人懷著忐忑的心情跟在老者身後。

這洞口極其狹隘,不過越往裡走才發現越發開闊起來,大概有一刻鐘的時間,終於看到了亮光。

從這裡出去,入目的便是開闊的田地和晴朗的天空,一排排的房屋緊緊相連,樹木錯落有致,家禽的聲音不絕於耳,男耕女作,如此乾淨整潔卻又充滿鄉間氣息的一片天地,就出現在眾人麵前。

好一個世外桃源!

雖然不知這裡究竟是何處,但光是這麼看著就給人一種好印象。

抱了白幼安這麼一路,饒是夏洛辰身體強健,如今也感覺有些撐不住,狀似無意的將她放在地上,不動聲色的活動了一下肩膀。

“哇,好漂亮啊!”

忍不住往前走了幾步,小糰子口中發出驚呼,好奇的上下打量著,似乎有村民發現了這邊的動作,不過大家並冇有熱烈迎接,反倒是麵露驚訝,遠遠的看著交頭接耳。

之前每到一個地方都有人認出兩人,這次這群人顯然是和外界斷了聯絡,對這群人的出現有些好奇和害怕。

“既然如此,老朽就隻把你們迎接到這裡,接下來該做些什麼,就看你們自己了。”

老者伸手捋了捋鬍鬚,拄著柺杖意味深長的說了這句話,便慢慢的離開。

“啊?那我們該去哪兒啊?”小糰子有些不知所措的皺眉,想再問一問,可是老者頭也冇回的離開了。

正在猶豫之時,從人群中緩緩出現一個身穿鵝黃色衣衫的女子,在眾人的推脫下,信步走來。

這女子生的極好,巴掌大的鵝蛋臉上一雙杏眼,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給人溫和可親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