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謝道韞的潛台詞。

謝道韞方纔表達了自己的擔憂,而在場的眾人無不是關中都督府的中堅力量,杜都督的底線在哪裡,大家還不清楚?

所以謝夫人這根本不是在陳述一個缺點,一個大家擔憂的問題,而是要讓在場的諸位儘快拿出來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

閻負深吸一口氣:

“百姓的想法各不相同,且現在都督府鼓勵開辦報紙,一些民間報社也如雨後春筍一樣產生,這無疑有利有弊。

民間報社的想法有時就能夠代表百姓的想法,呼籲減少對外戰事,注重發展民生的也不在少數,這說明現在關中的百姓中,至少也有期望安定的。”

“此言差矣。”林叢站出來說道,“這些報社的背後,多半也都有商賈的身影,甚至還有南方世家派人前來關中開設報刊的,因此報紙也不過是一家之言,都督府現在允許這些報紙發行,是因為如今關中的風氣還算積極向上。

一旦關中的風氣輿論出現問題,那麼這些報紙必須要統一聽從都督府的指揮,都督府冇有時間和精力放任這些報紙在外宣揚任何有違於都督府策略的理論和說法。

因此餘認為這些報紙的想法不足為憑。”

既然都督府能夠把報紙作為進攻手段,讓江左世家等左支右絀,那麼現在江左世家也能夠利用都督府在宣傳口上的開放,反過來噁心都督府。

所以這些報紙反應的口風和所謂的民心,不見得就是關中百姓的民心,而是其背後掌控者的心思。

謝道韞溫聲說道:

“都督之前就曾經說過,想要聽一聽百姓的聲音,就要到街坊裡巷、到田間地頭上去。

現在餘詢問諸位,百姓的心聲如何,諸位竟然直接把報紙作為一種證據,這說明在諸位的心中,田間地頭上的百姓已經不再是百姓的代表,能夠代表百姓的又重新變成了那些編寫報紙的執筆者,那些能夠掌控報紙的人。

這些人,和諸位是站在一個高度上的,甚至站得更高,享受的也更多,所以他們又如何能夠代表廣大的百姓呢?”

說著,謝道韞已經起身,目光在諸多啞然無語的官吏們身上掃過:

“而諸位是官,是高高在上者,又如何能夠代表廣大百姓呢?

百姓們到底在想什麼,又為什麼這樣想,看來諸位已經不甚清楚了。這樣吧,給諸位三天的時間,餘想要看到諸位提交一份關中百姓對於自己所處部門負責事宜的看法。”

官員們都楞然抬頭,現在正是戰事緊張的時候,謝道韞卻讓他們去做這件事?

聽上去就像是直接休沐三天,到田間地頭上逛一圈似的。

怎麼都有些不務正業。

“若是都督府從根上就發生了改變,就要爛了,那麼向上走再遠,又有什麼用?”謝道韞不疾不徐的說道。

這位已經多次代替杜英執掌都督府的女子,說話總是這般平和,但是卻帶著讓官吏們無從抗拒的力量,大概是因為關中真的在她的手中有所改變了吧。

“所以趁著現在,最後的戰事還冇有來臨,諸位還有時間低頭看一看,自己是不是走錯了路,也看一看關中,是否真的如同諸位所預料的那樣。”謝道韞下了結論,“如果冇有其餘的問題,那我們三天後見。

餘很期望諸位能夠給出自己的想法,關於如何解決今天所討論的這幾個問題,無論對錯。

因為這些問題本來就冇有什麼對和錯,我們隻有一次選擇,隻要走上了所選擇的那條路,就隻能一直走向終點,所以餘也期望諸位能夠慎重落筆。”

話音落下,謝道韞也隨之坐下。

閻負和林叢等人自知多說無用,拱手告退。

百官魚貫而出,最後隻剩下郗道茂仍然還陪坐在謝道韞的身側,等最後一個人離開了議事堂,郗道茂方纔擔憂的說道:

“姊姊的初心是好的,但是又如何能夠知道這些人真的去走走看看了,萬一他們所給上來的也隻是敷衍了事的文字呢?”

謝道韞微笑著說道:

“是不是反映的真情實感和真實狀況,還是能夠感受出來的,妹妹一直在負責審查文字工作,又如何不清楚?

而且關中百姓真正需要的是什麼,餘其實也冇有打算真的完全藉助他們的眼睛去看,親眼所見纔是真,所以今天下午餘也到街市和鄉野之間走一走。

這三天,是給這些官吏們一個時間,好生思考一下自己所主張和所擔憂的,到底是不是關中百姓真的欠缺和憂愁的,也算是給餘一個時間,去看一看現在的關中。

否則餘可不敢告訴夫君,現在餘都不知道關中百姓桌案上的一日三餐到底都是什麼。”

郗道茂當即鄭重的說道:

“願與姊姊同往。”

謝道韞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她的手:

“無妨,還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做呢。夫君和景略師兄在巴蜀和河北都冇有收兵的意思,那麼就是說明至少他們在本地還可自持,冇有到了必須需要都督府傾儘所有支援的地步,所以茂兒你先統計一下如今關中的各個州府糧倉之中還能夠拿出來多少糧食。

一旦夫君和師兄亟需糧草,應該也不會使用太多,屆時這些糧食也能夠及時滿足他們的需求。”

——————————

睢陽城。

淮北和河洛南部的王師都彙聚在了睢陽城,隔著濟水和北岸的慕容恪對峙。

荀羨和謝奕是城中地位最高的兩個人。

尤其是前者,在官銜上還要壓過謝奕一頭。

奈何謝奕是杜都督的老丈人,所以實際上王師的將領們反而會更加信服謝奕。

荀羨年輕的時候生性叛逆,現在倒是平和了很多,並冇有和謝奕爭奪指揮權,一直作為謝奕的副手協助指揮軍隊。

大概是因為荀羨也知道,謝奕本身也並不貪戀權力,他更喜歡提著刀上陣殺敵,之所以會選擇坐在睢陽城中,大概是因為偌大的青州南線,恐怕也就隻有謝奕能夠服眾,也能夠讓杜英放心。

自淮北王師收縮到睢陽之後,王師就曾經憑藉優勢的兵力幾次對濟水對岸的鮮卑人發動進攻,但因為慕容恪親自帶領騎兵趕來增援,最終迫使王師不得不撤退。

之後王師也曾嘗試著露出破綻,以求引誘慕容恪南下。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晉末多少事更新,第一六三七章 諸位是高高在上者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