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將仇報!”

“妥妥的恩將仇報!經書都唸到腿肚子裡去了!”

一休和尚將大雷音寺聯合天下眾多寺廟共同打壓三大隱寺的事情說了一統。

尤其是說到大雷音寺逼迫殺生寺閉寺封山,然後重傷晦濁方丈的時候,離騷便再也忍不住破口大罵。

“原來是一窩子的白眼狼!”

“師兄,辯經的時候你不用給我留麵子,狠狠的調教他們即可。”

不等離塵迴應,一休和尚卻長歎一口氣:“離騷法師斷不可以輕視了他們。”

“大雷音寺在西域經營多年,又有大周朝廷為靠山。”

“莫說是三大隱寺了,便是再加上大慈恩寺和大光明寺,也未必能夠與之抗衡。”

《我的治癒係遊戲》

“而且,大雷音寺中也的確才人輩出,世代相繼,卻是越來越興盛了。”

“尤其是當代的雷音佛子,傳說更為三百年一遇的佛陀轉世,天生他心神通,擁有過目不忘,心演萬法之能。”

“論聲望,還在離塵法師之上。”

離騷聞言一愣:“啥?啥?啥?”

“比我師兄還厲害?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離騷瞥了眼身旁,雙手合十,正襟危坐的師兄,心中默默的補了一句:這個世界不可能有人比我師兄還變態。

離塵卻是點了點頭,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心中對這位雷音佛子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三人邊說邊走很快就進了碎葉城,不多時來到一座客棧前停下。

離塵抬頭一看,隻見客棧有三層,門口掛著一道金字招牌,上書三個燙金大字:拜佛樓。

“就這裡吧,和尚食宿送一個齋菜~嘿嘿。”

一休和尚剛跳下駱駝,門口的小廝便迎了出來:“阿彌陀佛。”

“各位大師是打尖還是住宿?”

小廝接過韁繩,滿臉堆笑,等看清一休和尚的正臉後,臉上的笑意卻是一苦:“原來是一休大師……您怎麼又來了~~”

一休尷尬的輕咳一聲:“阿彌陀佛。”

“這幾日小僧修習佛法,略有所感,應是佛祖指引,讓我四處走動化緣。”

“三間上房,一桌齋菜。”

那小廝聞言卻是小心翼翼道:“一休法師,最近店裡可不送齋菜了~”

“啥?”

“不送齋菜了?”

一休和尚從小廝手中搶回韁繩,麵色不喜道:“怎麼?杜掌櫃莫不是對我佛懈怠了?”

“不行,看來我得再給他念幾趟經才成。”

小廝聞言,如臨大敵,趕忙攔住了一休和尚:“法師誤會了誤會了。”

“主要是因為最近幾天碎葉城裡的和尚忽然變多,店裡入不敷出,所以才暫時停了齋菜。”

一休和尚聞言這才停下動作:“奧,原來如此。”

他轉了轉眼珠子,卻還是說道:“不送齋菜也不打緊,該唸經還得唸經,杜掌櫃呢?還是在二樓嗎?”

小廝聞言笑得比哭還難看:“法師法師,今兒掌櫃不在家。”

“您看這樣行不行,今天的齋菜管夠,掌櫃請的。”

此話一出,一休和尚的臉上頓時笑開了花:“嗯,那感情好。”

“看來小施主對我佛很是虔誠嘛~”

“那便快去準備吧,駱駝我們自己拴。”

“好來,好來~”

那小廝一步三回頭,轉身衝進店裡,‘曾曾曾’先上了二樓,叮囑掌櫃今晚先出去避避風頭。

冇辦法實在是這位一休和尚每次過來,都要專門給掌櫃唸經,直到免了飯錢纔會停下。

所以專門叮囑小廝,一旦看見一休和尚必須先來報信,必要的時候直接免單。

不光是這家客棧,周圍的幾家也是這般模樣,見了一休和尚,就跟見了鬼一樣。

一休和尚倒是渾然不在意,冇辦法金剛寺地處沙海之中,又藏在黑石窟這種讓人望而生畏的地方。

就連沙盜見了都要躲著走,更何況過往的商隊了。

可憐堂堂三大隱寺之一,竟然一點香火都冇有,哪來的錢財住宿吃飯?

所以隻要是花錢的地方,一律唸經還債,就當是提前化緣了。

反正多少帶點強迫。

進了客棧,大廳裡裝飾雖說簡單,卻也乾淨整潔。

此時正趕上夜幕降臨,吃飯的客人正多,打眼看過去,果然如剛纔的小廝所說,裡麵還真有不少和尚。

三人掃了一眼,隻有角落裡還有一張桌子空著,也不挑剔,直接坐了過去。

不多時,店小二便張羅了一桌齋菜。

三人在沙漠風餐露宿,好幾天冇有正兒八經的坐下來吃飯了。

當下也不客氣,大快朵頤一番。

“聽說了嗎?”

“大雷音寺已經放出訊息,這次的‘吉祥法會’由雷音佛子主持,到時候會請出一尊大佛佛寶。”

大廳裡過往的遊人眾多,此時略顯嘈雜,但聽到‘吉祥法會’四個字的時候,離塵卻來了興致。

“大佛佛寶?”

三人麵麵相覷,卻是不知道大雷音寺此番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如果真的訊息屬實的話,這次大雷音寺倒是大方了不少。”

離騷皺了皺眉頭:“這怎麼說?”

一休和尚知道二人冇有參加過‘吉祥法會’,於是便解釋道:“每年的‘吉祥法會’上,都有辯經論法。”

“優勝者自然會得到一定的獎勵,往常一般是入藏經閣中選一本經書參閱。”

“今年大雷音寺倒是捨得拿出佛寶來了?”

“看來他們這次倒是很有信心能夠贏下此次的法會。”離塵沉聲道。

一休和尚點點頭:“大雷音寺經營多年,寺中高僧不在少數。”

“想要贏下法會,勝算還是比較大的,不過相比之下,小僧倒是好奇他們會請出什麼佛寶來。”

卻在此時,旁邊那桌客人卻是哈哈一笑:“還佛寶呢,不過是拿出來走個過場而已。”

“那個雷音佛子乃是公認的三百年一遇之奇才,更是天生‘他心通’的佛陀轉世,彆人想贏下法會,嘿嘿,癡人說夢而已。”

“當今天下,若論年輕一輩,能與雷音佛子比肩者寥寥無幾。”

“佛門中也就一個光明佛子,一個慈恩佛子,恐怕也難望其項背。”

“至於剩下的恐怕更是相距甚遠?”

卻是此時一人忽然插嘴道:“對了,還有個殺生佛子。”

PS:求月票,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