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世界回來後,時間已經過去了小半個月,薑倦的神魂已經養的很穩固。

前兩天,他就帶著虞眠和薑歲回到了妖界小住。

妖界跟天界的仙氣飄飄不同,這裡大多山石林立,很多未成形的小妖們都喜歡在草地上打滾,有的喜歡爬到樹上去玩。

這天,薑歲正好在林子裡玩耍,身邊還跟著一隻小狼崽。Z.br>

「妖妖你快點呀,小九都好久冇有爬過樹啦!」

小糰子捯飭著小短腿蹬蹬蹬的跑向一顆千年老槐樹。

到了槐樹底下,不用她自己爬,一條粗壯的槐樹枝就伸了過來。

槐樹枝拖住她小小的身子,把她放到枝乾上。

坐好之後,薑歲驚喜的抱住老槐樹的樹乾,「老槐樹爺爺你還記得小九呀~」

「小九這段時間去很多小世界幫爸爸了呦,所以纔沒有回來看老槐樹爺爺。」

「老槐樹爺爺知道小世界吧,那裡也真的好有意思噠!」

薑歲開始碎碎念,老槐樹安靜的聽著,偶爾會抖動枝葉迴應。

它雖然可以說話,但卻很少說話,它更喜歡聽薑歲這個小糰子說開心的趣事兒。

「小殿下,我來啦~」

妖妖一路小跑過來,快到跟前的時候用力往上一竄,直直撲向薑歲懷裡。

但是還冇撲到它家小殿下軟軟香香的懷裡呢,半途中就被槐樹枝纏住了。

它懵了一下後,四腳不住地撲騰起來,「嗷嗷,快放開窩啊槐樹爺爺。」

看著它不斷撲騰的樣子,薑歲唔了一聲,「老槐樹爺爺,你快點把妖妖放下來叭,不然他該哭啦。」

老槐樹輕哼一聲,才把那隻雪白的小狼崽放在薑歲旁邊。

剛被放下,小狼崽就立刻跳到薑歲懷裡,翻滾求安慰。

薑歲小手撓撓它肚子上的毛毛,又咯咯的笑了起來,「妖妖,你怎麼還學廢跟小九撒嬌了呢?」

小狼崽哼唧一聲,舒服的在薑歲懷裡翻了個身。

而聽著小糰子笑的這麼開心,老槐樹又飛快編出一個藤椅鞦韆來。

它抖抖枝葉,邀請薑歲去玩。

薑歲大眼睛瞬間亮起,「哇——老槐樹爺爺還是跟以前一樣膩害!」

聽到小糰子的誇讚,老槐樹神氣兒的不行。

它像之前一樣把小糰子送到鞦韆上去,等她兩隻小手抓住鞦韆兩邊藤蔓的時候,不同彆人在身後推鞦韆就開始晃了起來。

隨著鞦韆越蕩越高,薑歲發出興奮的小奶音:

「哇——好好玩呀!」

「老槐樹爺爺,再把鞦韆推高一點點,小九真的一點也不害怕噠!」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玩好開心呀!」

妖界整片天空彷彿都充滿了她的歡聲笑語。

趴在在薑歲腿上的小狼崽跟她一樣興奮,但又緊張的用爪子抓緊薑歲的衣服,不然一個不小心,它就要被甩飛啦。

等薑歲玩夠了,鞦韆緩緩停下的時候,一道小小的身影才從後方的位置出來。

「小九。」

他低低喚了薑歲一聲。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薑歲瞬間轉動小腦袋看去。

在看到小少年後,本就瀰漫著笑意的大眼睛再次彎成了月牙,「南白哥哥,你來找小九啦!」

她從鞦韆上跳下去,站穩後立刻小跑向顧南白。

顧南白也快步朝她走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