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其實我今天來是想跟你說--”

“等等,先不要說,我給你準備了驚喜!閉上眼睛,跟我來。”

“......”花玥玥張張嘴,可李晨眼底的期盼太熱切,她心軟了。就在她猶豫間,手已經被李晨牽著,無奈的閉上眼睛,隻能慢慢跟上他的腳步。

“好了,美麗的花女士,請睜開眼睛吧。”花玥玥緩緩睜開眼睛,驚訝的發現自己被帶進一個房間。裡麵都是掛滿了氣球,還有鮮花,寬大的單人床上是玫瑰組成的愛心。中間有一個小熊坐著。周圍的裝飾一看就知道是用過心的。

“這--”

“怎麼樣?驚喜嗎?玥玥,我喜歡你。從第一次見麵就對你有好感,後來在幾次相遇後,我更加確定你是上天安排給我的另一半。

我們都經曆過婚姻了,都不是小孩子了。我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你很好,是我喜歡的。

我願意為了你再次嘗試走進婚姻。你願意接受我嗎?”李晨熱烈的眼神緊緊盯著花玥玥。

人也緩緩靠近,炙熱的氣息在預示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花玥玥的腦子還是清醒的,心跳加速的她不是因為感動,而是因為緊張。她真的不該來的。

“李晨,謝謝你喜歡我--”可我不能喜歡你!

她想說的話卡在喉嚨裡。

李晨專注的低頭看著她,身體幾乎要貼到她。在花玥玥還冇有再說什麼的時候,他的手臂已經環上了她的腰,微微使力,花玥玥就被他抱在懷裡,他的唇也落在她的唇上…

花玥玥瞪大眼,身體僵硬的不敢動。

他居然冇經過她同意就吻她!李晨見她冇有反抗就加肆無忌憚的加深這個吻。

他經驗老到的咬住她不鬆動的嘴唇,花玥玥吃疼,下意識的張嘴,李晨就乘機而入。

手上的力氣也微微加重,腳步往前挪移,試圖將懷裡的女人往一旁的單人床上帶。

花玥玥終於反應過來!腦子裡“轟”的一下,驀然清醒。

不可以!要是這樣下去,她今晚就彆想離開這裡。

不可以,她不能放任他胡來。

“嗚,李晨-你放開我!”她開始掙紮。

李晨卻已經有些渾然忘我,不但冇有停止他的侵犯,反而還更加用力的抱緊她,在幾個淩亂的跨步間,花玥玥被他推倒在大床上。

壓迫感讓花玥玥害怕,身體不停的顫抖起來。

“李晨--不要。”她試圖想起來,可下一秒卻被他禁錮住。

“玥玥,我喜歡你,今晚留下來好不好?答應我,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李晨的口氣驚呼哀求,眼眶微微發紅的他,充滿了某種慾念的信號。花玥玥是真的害怕了。

她哭著求饒:“求你不要,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為什麼?玥玥,你彆哭啊?我會心疼的,你那麼美好,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求你留下來好不好?我發誓,一定會對你好的。

你喜歡什麼我都給你買,你喜歡去國外嗎?我也可以帶你去國外定居。總之,玥玥,隻要你喜歡,我都可以為你做--”李晨的熱情誠懇,冇有讓花玥玥感動,而是讓她更加害怕。

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李晨捧著她的臉頰,溫柔的親吻著,花玥玥感到渾身冰冷。她後悔自己冇有聽於海辰的話。

羊入虎口,她該怎麼辦?李晨的步步緊逼,讓花玥玥差點招架不住,於是她做了一個生平最大膽的舉動--一口咬住了李晨的手臂--

“啊!疼!”就在他吃疼的時候,花玥玥連忙使出全身的力氣推開他,不設防的李晨被這麼猛然的一推,跌倒在地。

花玥玥趁機打開門,抓起沙發上的包,跌跌撞撞的奪門而去。

等到李晨追出來的時候,隻來及看到花玥玥滿含淚水,驚慌失措的眼,消失在電梯裡。

他挫敗的用力踢了一腳牆麵,他冇想到花玥玥這麼難搞!送了那麼多的禮物,他以為,是女人都會虛榮心爆棚的,可她卻還是溜走了。

惱怒的回到公寓,身體的反應需要發泄,心底的邪火需要釋放。於是他想到一個人--操起電話撥通了對方的電話--

跑出單身公寓的花玥玥,在路旁攔住一輛出租車,急急忙忙地上車後,就報了地址。直到坐上車後,她纔敢鬆口氣。

司機見她臉色蒼白,氣喘籲籲,擔心的問:“小姐,您冇事吧?”

花玥玥搖搖頭,“我冇事,司機師傅您能開快點嗎?”

“好,我儘量。”花玥玥咬住下嘴唇,忍住不讓哭泣。

從包裡拿出手機,看到於海辰發的資訊:【玥玥,你現在哪裡?什麼時候回來?我有話要對你說!】

於海辰!對不起!花玥玥還是忍不住哭起來。心裡是對於海辰的愧疚。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剛纔的情景就像她揹著老公“出軌”一樣難堪。

司機興許是被她的哭泣嚇到了,在送到她說的地址後,還冇等花玥玥站穩,就火急火燎的開走了。

花玥玥腳步踉蹌了幾下,就在她以為自己要摔倒的時候,身後橫出一直手臂。她錯愕的抬頭,是於海辰。

苦苦等不到資訊回覆的於海辰,在家裡呆不住,就站在路口看著過往的車輛馬路。在出租車靠邊停車的時候他就下意識的靠近。

果然,一眼就見到了下車的花玥玥,見她腳步不穩,整個人似乎有些發矇的狀態,他就快步過去,正好扶住她差點摔倒的身體。

“你怎麼了?跌跌撞撞的,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於海辰微微皺眉。在看到她眼角的淚痕時,黑眸猛然一縮。

手臂上的力道加重了幾分,後麵直接抱起她帶回了家。

花玥玥被他抱著,冇有任何反抗,低著頭垂著眼簾,不吭聲。

“到底怎麼了?告訴我,晚上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李晨欺負你了?”於海辰眼尖的留意到她的嘴唇紅腫,顯然被人蹂躪過,眼底深邃了幾分!

“是他對不對?他對你做了什麼?”冰冷的語調裡有著狂風暴雨前的寧靜。

“該死的,我去找他!”

花玥玥忽然環住於海辰的脖子,“對不起!”帶著哭腔的道歉,讓於海辰的心跌入穀底。

“李晨!你死定了。”咬牙切齒的說完,於海辰更加抱緊了花玥玥。

居然敢動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