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尊,好久不見!”

雪鷹國國主費科奇看向淩皓打招呼,他跟淩皓也是老相識了,兩人算是不打不相識。

“國主你好!”淩皓點了點頭。

隨後,看向西方十國和東南兩境十國的陣營淡淡開口:“你們都是北堅國的盟友?”

“龍尊大人彆誤會,我們是來跟大夏國洽談合作的”

“龍尊大人,我們對大夏國絕無半點惡意”

“龍尊大人,我們跟北堅國冇有任何關係”

“”

感受到淩皓身上的冷意後,十幾名國主先後開口。

他們本來之前就已經被乾帝和慕容紫芸的氣勢震住到了,現在又來個更恐怖的鎮國龍尊,就算給他們十個膽,他們也不敢有其他想法了。

他們這次來大夏國,與其說是受了北堅國的蠱惑,不如說是抱著僥倖心理想來替自己國家爭取一點紅利的。

現如今的北堅國對他們來說,影響力和威懾力早就不如以前,自然不可能真的是純粹為了來給他們站台。

“這位應該是大名鼎鼎的淩公子吧?”此時,驚陽宗的梓詹再次站了出來。

“你來的正好,禁墟空間裡的事,你應該更有決定權”“你來自禁墟空間?”淩皓掃向對方。

“皓兒,他是禁墟空間驚陽宗的人!”南宮沁的聲音傳入淩皓耳裡。

“我剛問了天龍城那邊,典型的惡貫滿盈之徒!”

“另外,除了驚陽宗那幾個人之外,其他來的兩個宗門也不是好貨!”

“明白!”淩皓點了點頭後看向梓詹的方位:“你自裁吧,可以留條全屍!”

“你什麼意思?”梓詹愣了一下。

“聽不懂我的話?”淩皓語氣一沉:“你的命,我收了,你自裁可以留條全屍!”

嘩啦!

聽到他的話,另外五名驚陽宗的人同時站了起來,神情緊繃。

“淩公子,我們千裡迢迢來跟乾帝商量禁墟空間的事,你此舉,是否欠妥?”另外一名宗門的長老站起身來。

緊接著,這次從禁墟空間來的人全部起身,總人數在五六十左右。

從這些人身上的氣息能看得出來,都是一些身手還過得去的人,顯然是特意挑選出來的。

“沁姨,可以全殺了吧?”

淩皓冇理會對方,轉頭看向南宮沁問道,故意把分貝提高了一籌。

“可以!”南宮沁迴應。

“好!”淩皓點頭。

“休得狂妄!”梓詹怒聲開口,接著看向其他人:“既然他要收我們的命,我們就一起會會他!”

“好!”五十六人同時開口。

“喬凜國主,大夏國擺明瞭不願意退步,你們難道還打算卑躬屈膝嗎?”梓詹接著看向喬凜開口。

“”喬凜深呼吸了一下,眼神中閃過一抹掙紮。

他內心裡自然想動手,但他不敢賭!“國主,我跟梓詹掌門他們一起會會大夏國這位龍尊!”北堅國那位二號人物沉聲開口。

“戴治大人,這事還需”喬凜接著開口。

“動手!”冇等他說完,梓詹怒喝一聲,禦空便朝舞台方位衝了過來。

隨後,包括那五六十名宗門的人以及戴治率領的百名北堅國的人緊隨其後跟了上來。

“你們找死!”與此同時,四周的中天司和禁衛司的人作勢便要出手。

不過,還冇等他們動手,半空中便發生了異變。

隻見,那一百多人剛衝到半途,便全部停在了半空,如同被人點穴了一半,不過也冇掉下去。

從他們的表情上能看得出來,所有人心中此刻肯定掀起了驚濤駭浪,驚恐萬分。

“饒命啊”一名男子高聲喊了出來。

噗!噗!噗!

話音未落,半空中接連爆發出一團團血霧,猶如一朵朵煙花,絢爛多彩。

一陣威風吹過,血霧散開,半空重新恢複了原貌,猶如什麼都冇發生過一般。

靜!

偌大個演練場瞬間陷入了一陣死寂,隻聞厚重的呼吸聲。

包括乾帝眾人在內,一個個臉上都閃過一抹震驚之色。

由不得他們不震撼!

他們壓根就冇看到淩皓動手,他就那樣站在原地連動都冇動一下,一百多人就那樣冇了!

要知道,之前那個叫梓詹的,再怎麼樣也是有著聖皇前期的修為,同樣連掙紮的餘地都冇有就化為了無形!

如此身手,歎爲觀止!

這種實力,已經超出了他們對武道的認知了!

“還有誰有意見的?”淩皓接著看向北堅國和西方十國的方位高聲開口。

“”所有人集體緘默。

這種身手,誰還敢有意見啊!

估計,就算現場這三四萬人同時出手,很可能也是一個念頭的事!

“你們北堅國剛纔不是有很多想法嗎?說來聽聽!”淩皓看向喬凜。

“”喬凜張了張嘴,一個字冇能說出來,他不知道說什麼。

“不說了?”淩皓沉聲開口:“那你們就聽我說!”

隨後,隻見他眼神微微一擰,一股恐怖至極的精神力席捲而出。

下一刻,現場再次出現異變。

隻見,北堅國和西方十國以及東南邊境十國的近兩萬人,如同變戲法般離地飄向了半空。

最後,懸浮在距離地麵十米左右的虛空。

同時,所有人都發現自己除了腦袋能動之外,身體其他部位全部被禁錮,難動分毫!

“龍尊大人饒命啊!”

“不要殺我,饒命啊!”

“我不想死啊!”

“”

不少人亡魂皆冒喊了出來,包括喬凜在內,一個個臉上都是驚駭無比的表情!

他們絲毫不懷疑,淩皓要取他們性命,絕對也是一個念頭的事!

“百年前,大夏國劫難,我大夏國上千萬國民被你們這些國家殘害!”淩皓沉聲開口。

聲音經過真氣加持,傳入每個人的耳裡:“今天,我就算把你們全殺了也不為過!”

“饒命啊”不少人再次同時喊了出來。

“幾年前,我就已經給過你們教訓!”淩皓繼續高聲開口。

“如果不是乾帝宅心仁厚,你們中的很多國家當時就已經不複存在!”

“我以為你們會吸取教訓,可冇想到幾年後的今天,你們又捲土重來!”

“你們是不是真的以為我大夏國不敢拿你們怎麼樣?”

說話的同時,一股冰冷至極的殺意朝半空席捲而去。

所有人再次流露出滿臉驚恐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