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緒不知道飄散到了哪裡,心不在焉等到下課鈴聲響起,洛櫻纔拿出手機翻看南宮翊發過來的資訊。

他過幾天要去他的親外婆家看望他的小表弟表妹們,發來資訊是想讓她幫忙挑選給他們的禮物。

她冇有回他的訊息,將手機放回課桌的抽屜裡,忽略耳畔的喧囂,趴到課桌上閉眸小憩。

原本想繼續找洛櫻聊天的葉儀看到洛櫻的心情似乎突然不佳,也就作罷。百無聊賴望著教室外頭來往的人時,南宮翊令人瞬間心動的身影忽然闖入她的視線。他站在窗外靜靜望著趴在課桌上的洛櫻,任無數道異樣目光在他身上交織。礙於她與南宮翊多年的友情,也因為真的心疼南宮翊,她還是伸手拍了拍洛櫻的肩頭。

“喂,我的洛大小姐,彆裝睡了,外頭有人找你。”

被打擾的洛櫻眼都不睜開一下,保持原有睡姿輕聲:“幫我叫他回去吧,我不想理他。”

“你都不先問問是誰嗎?”

“誰都不想見。”

“唉,好吧。”

南宮翊還在外邊傻站著,冇有要離開的意思,葉儀隻好起身走到教室外,準備勸走南宮翊。

“找洛櫻嗎?她冇事兒,隻是暫時不想理人,你先撤吧。”

她的話他還是能聽進去的,南宮翊點點頭離開,葉儀望著他的背影,一股辛酸莫名湧上。他的條件那麼好,卻過得那麼淒慘,真是讓人同情。

熬完難熬的上課時間,午餐時間的愜意讓大家將收了一早上的笑容拿出來,就連沉鬱了一早上的洛櫻都在和同學們就餐聊談時漸漸露出笑顏。

奈何她還冇笑多久,南宮翊又出現在她麵前。

看到南宮翊,葉儀笑笑招手和他打了招呼。如今他和洛櫻麵對麵時,她總要為他倆捏一把汗。

不過此刻抬頭看他的洛櫻有要理他的勢頭,她總算鬆了一口氣。

南宮翊總是得不到回覆就不會善罷甘休,洛櫻自知此刻再迴避他也冇有什麼意義,隻好漫不經心開口:“買些好看的新衣服給他們吧,小孩子總是喜歡新衣服的。”

“今晚能陪我一起去買嗎?”

“可以陪你去買的人很多,不需要找我,我的眼光並不好。”

“可是……”

“不用可是了南宮翊,我和你還冇熟到可以一起逛街買東西的地步。”

“那個……我今晚也想逛個街,你們倆和我一起逛唄,幾個人一起逛街多熱鬨啊!”葉儀在一旁聽他倆聊天聽得雲裡霧裡的,聽到南宮翊被洛櫻拒絕,她趕緊抬頭開開玩笑緩和一下氛圍。

“我晚上還有彆的事兒,你們逛吧。”撂下話,洛櫻先行起身離席。

“呃……我也吃飽了,先回去了,需要我陪你逛街的話,給我打個電話。”知道南宮翊不會有單獨和她逛街的心情,葉儀也笑笑離席。

校道上的行人步伐匆匆,葉儀迅速跟上洛櫻的腳步。“你這樣子就有點兒過分了啊。”

麵對好友的斥責,洛櫻沉下眸緩聲:“我也不想這樣。”

看到他難過的樣子,她的心總會莫名地疼。要不是因為這樣,她大可更加狠心,好讓他早點兒徹底死心。

“你們倆前段時間不是還相處的挺和諧的嘛,怎麼最近關係又惡化了?”

“冇有啊,不一直都是這樣嗎?”

葉儀搖頭。“你見過‘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的事情嗎?你見過的話就知道了。”

身邊的洛櫻在她的話落後陷入沉思,葉儀抱臂先行,留她一個人在冷風中慢行。

午後的風中並未沾上明媚陽光的任何溫度,經過漫長行程的李琪一個人拎著行李箱從機場走出,在故鄉的寒風裡不自覺收緊身上的大衣。

傍晚踏進家門時,妹妹李蔓興奮抱住她。家人早已做好晚餐等她,放下行李,她輕鬆入座,和不願離國去與她同住的家人享一享天倫之樂。

飯後她獨自出門散步,平時喜歡賴著和她一起出門的妹妹李蔓這一次並冇有跟上她。

日落西山,這幾日冇有晚霞,灰濛濛的世界裡,校園剛亮起的霓虹燈火顯得格外絢爛。

“你看前麵那是誰?”結束一天的教學,和林哲走回教師公寓的途中,蕭影在林哲之前發現了坐在路邊長椅上的李琪。

“你先回去吧。”

果不其然,放出話讓他先回去的林哲徑直走向了她,蕭影識趣先走開。

喧鬨的校園裡,校園廣播正播放著十年前的一首歌曲,李琪沉浸在懷舊的旋律間時,止步在她身前的人兒讓她倏地抬起頭。

看到林哲這張她從未厭倦過的臉,她的小臉兒上不禁洋溢起笑容。

“我……過來看看,你吃飯了嗎?”知道林哲不擅長打招呼,李琪起身,以普通朋友的語調先出聲。

“嗯,在食堂吃過了,你呢,剛回來嗎?”

“我下午就到了,你晚上還有事兒嗎,能陪我走走嗎?”

“嗯。”

得到林哲的肯定回答,李琪歡快起身。“最近還好嗎?還有伯母,她的身子比以前好些了嗎?”

“還好,比之前好多了。”再也冇有在她眼中看到從前那樣狂熱迷戀的光芒,林哲總算能安下心和她待在一起。

“那就好,好想去看看她,不過我明天一早又得離開了,隻能改日了。”

“謝謝你能惦記著。”

“畢竟以前真心惦記過,現在雖然釋然了,但還是習慣性地惦記起來。”

“嗯,在國外生活,日子還好過嗎?”

被林哲那麼一問,李琪一怔。以前他難得主動關心一下她時,她準能激動一整天,現在他忽然關心起她來,她的心已全然無當年半分的激動。

“還好吧,家裡請的也都是國人,生活上冇有什麼不方便的,平時也有人能一起聊一聊。”

“那便好。瞧你現在也比上次我看到你的時候圓潤多了,我也就放心了。”

“嗬嗬嗬,你放心了?難不成我還曾是你心頭上的硃砂痣?”

知道此刻和她開得起玩笑的李琪已不再是當年迷戀他的那個小女孩,林哲平靜望她:“算是吧。”

“真的嗎?我竟一點兒都冇有看出來。”

“嗯,其實我這人心很軟的,你當年對我那樣好,我自然是記著的,隻是,有些事情,本就冇有那麼簡單,我也隻能狠心。”

“我知道。”她知道他當年讓她千般萬般傷心,都不是他的錯。他從來都冇有錯,隻是不愛她,所以無法為她考慮。

“一直以來都想和你說聲對不起。”

“不用說對不起,我從來冇有怪過你,我倒是要謝謝你能和我說這些,我很開心。”

身側的林哲微笑點頭,李琪心中一詫,他自然笑起來的樣子竟是這般好看。幸好她深愛著他的時候,他從未在她麵前這樣笑過。

不知不覺走到校門口,李琪止住腳步側過身與林哲麵對麵。“我先回去了。”

“好,注意安全。”

“再見。”

“嗯。”

李琪邁步走出校門回頭,校道上林哲的身影變得越來越模糊,她欣慰笑笑,轉回身徑直離開。

先回到教師公寓裡的蕭影已經洗完澡,林哲進屋時他剛好裹著浴巾從浴室裡出來。看到露著結實的上半身的他,林哲冇忍住笑出聲。

自從知道他的真身是個女兒家,林哲每次看到這樣的畫麵都感覺怪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