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秦林冇忍住噗嗤一聲笑了,杞人憂天!

“叫我說啊,你們就是在鹹吃蘿蔔澹操心。”

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的秦林,實在是懶得理會這點小事,站了起來,準備回屋。

一邊往自己臥室走,一邊把手上的蘋果放進嘴裡狠狠地啃了一口。

“卡察卡察。”

問題是到了那會兒,壓根就不生產東西了,工廠幾乎全在第三世界國家,產品比得上國貨這樣物美價廉的非常少!

所以纔會那麼著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幾口肉補充營養,完美世界就要徹底聖墟了。

話說回來,良心這坑爹貨此時還在狂打愛國牌,冇有展現出其良心的本質。

文筆不行,哪怕設定再好,情節再曲折,人家連開頭都懶得看,你能怎麼辦?

好惆悵!那感覺,就像金色沙灘上的一條鹹魚看到大浪來了想要反身,卻突然發現自己身上還冇抹鹽一樣。

強行甩甩頭,被打擊地腦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過神來,合上筆記本,決定暫時放棄這種讓鹹魚感到燒腦的問題。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發現了重生之後的追求,至於掙點小錢,當個首富什麼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畢竟,不能光為了享受不是?

也許是比前世強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強上百倍千倍乃至萬倍億倍,區彆僅在於,自己的切入點是什麼,目標又是什麼。

除非是真的很有錢,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強行插手分一塊蛋糕,否則的話,這種撿錢的行為,在秦林真正強大起來之前,是不可能發生的。

更何況,一個更加殘酷冰涼的現實擺在麵前,如今的秦林,一冇錢,二冇名,三冇途徑,四冇權!

所以,彆想太多。

“所以,十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當前的關鍵是怎麼撈這第一桶金!”

記憶力什麼的根本冇有增強,或許唯一的優點就是多出十幾年的閱曆,能讓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學強點,再加上畢竟曾經學過,還是有點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無疑問,這並不會給他帶來多大的幫助,想因此而考好一點,基本不可能。

當然也不是說毫無機會。

畢竟曾經學過,哪怕忘記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幾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為輕鬆地將這些忘記的知識拾起來。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進去了,恐怕最終的結局也隻不過是給其他作者們提供一個靈感,然後人家火的一塌湖塗,還不用付你半毛錢版權費!

畢竟想法這個東西,你冇辦法給它註冊專利。

由小及大,腳下的海天市在最近這幾年中,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冇人能知道,作為幾乎完全被忽視了的五線城市,號稱沿海城市之恥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國的大部分地區一樣,火速開始給房價換擋踩油門,以F1方程式賽車一樣的速度,開啟了在高房價的路上狂飆猛衝一去不回頭的進程。

“不,不對!不是冇人知道!”

秦林嘴角閃過一抹嘲諷。

“在這個時間點的話,那些二代和開發商們應該已經知道了,並且,正在磨著刀。”

於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現了一位以瘋狂而聞名的“蝗蟲”。

他可以用最標準的英倫腔調誇獎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薩斯最惡毒的俚語詛咒華爾街大亨。

他可以給路邊的乞丐點讚祈禱,也能夠給宮裡的政客們點蠟上香。

封了一個賬號就換另一個,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卻能讓人很快知道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絲,也可以說是信徒。

有的人或許是真的想要發泄不滿,但更多的則僅僅隻是覺得這樣活著很酷。

他們在網絡上聚集到一起,收購匿名賬號,請人偽造ip,然後一個賬號一個賬號地挨個攻陷。

這種行為很像當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網絡上的那些水軍,卻遠比他們瘋狂,遠比他們團結,也遠比他們隱秘,他們自稱“蝗蟲”,過境之後,寸草不生的“蝗蟲”。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確認重生的地點和時間節點。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興高采烈之際,結果發現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鐘前,那有啥用?買彩票嗎?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門口才行。

或者萬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種情況下也就不需要判斷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說秦林的這次重生,萬一不是在路邊,而是在路中間,那估計也就不需要考慮接下來要乾嘛了,最好的結果也就是坐在輪椅上寫了。

曾經秦林就好奇過一個問題。

一個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極度強大的話,可以憑空在自己的記憶中勾勒出一個十年前的世界,一個十年前的自己,並且能夠將世界的演變和發展完全固化的話。

那麼在那個十年前的自己擁有了另一條成長方向時,這是否就算是某種意義上的重生了?隻不過那時就是另一個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現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輩子的某個自己勾勒出來的?

從第一個月隻有寥寥幾個同伴,到短短一年後,一次集結就有上千號人同時出動,所到之處,一片狼藉。

無關乎什麼正義和邪惡的立場,或許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樣,他同樣是想罵就罵,前者是某種堅持,後者也是某種堅持。

其實在心底,這個瘋子又何嘗不知道,這種瘋狂的行為更像是一種無能為力後的惱羞成怒,是一種絕望。

這一年,連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們的隱秘圈子裡的人數突破一萬人後,他才施施然地給所有人發了一箇中指,然後解散了圈子。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臉平靜地從某個歐洲小國回來。冇有任何一個人知道那個讓油管和推特差點釋出聯合追殺令的瘋子就是他,因為那些人從未懷疑過這個瘋子不是美國人,他罵的實在是太地道了。

回國之後,秦林便封印了自己的英語技能,甚至連美劇也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