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你那麼長的時間了,多冇有來得及跟你說聲:謝謝!也許在這段相遇的日子裡也給你帶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談戀愛雙方總會有吵嘴的時候。

好吧,話說時間也過得挺快的。我們也不斷在慢慢地長大、懂事、成熟。我隻能說,不管你走到哪裡,有一人一直在你身旁永遠的守護者你。

還是讓我唱歌給你聽吧:“閉上眼睛,把心交給我;這一刻,要你聽見幸福的顏色!旋轉八音盒,每個音符多記錄著你的喜怒哀樂,讓我來譜成歌”“我要變成童話故事裡你愛的那個天使,張開翅膀守護你。你要相信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裡,幸福的快樂是結局。”

也許現在地分離,是為了以後更好的相遇。

我倆相愛了一段時間,因過程中發生一些矛盾,最後選擇分開。

也許失去了愛,那麼纔會知道下次相聚對我們而言是多麼重要,失去了美好的相愛,等下次再次遇見就很難了。

其實,我一直對你想說“謝謝你”,你的真心溫暖了我。

我已不能冇有你,而你又突然離開了我的內心世界,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的不辭而彆,讓我陷入了一種無法自拔的境界。

如果冇有離開我,那我寧願一直守護在你的身旁,不是我後悔愛你,而是我無法接受冇有你的場麵,我十分不敢去相像。

其實,在我的世界裡,一直有你的存在。就在你的不辭而彆,對我提了分手兩字,我此時的內心已碎,可是不知道該如何挽回那份屬於我倆之前甜蜜的感情。

謝謝在我心底一直有你的陪伴,謝謝你包容我的壞脾氣,謝謝你曾出現在我的生活裡,這就是我倆無法走到最後的結局。

回憶的波瀾,充斥著我的腦海。非但不會讓我覺得混亂與悲傷,反而讓我有種想拾起塵封的筆。

記錄著一種種過去,一點點曾經,一段段美好的回憶。

三年未見,然而我們又重逢,一切已變了最初的模樣。

那未變的是曾經那顆相識的心,相知的心。

讓人激動又欣喜;讓人無措又享受;讓人忐忑又期待。

此情雖無愛情的偉大,卻比愛情之長久。童年的陪伴,是愛人無法做到之遺憾,是此情之基墊。美好而長情;快樂而長存;情深而深埋;相遇而爆發。

當真是無與倫比的美麗呀!可頌可讚,可歎可待,可喜可賀。就在此種美妙的感情中,我與她相遇了。

記憶中的容顏與現實中的容顏重疊,好似冇什麼變化,又好似一切都變了的模糊感漸漸清晰。

不論多少年未見,總能在最初的幾秒後,適應彼此。我們擁有著最真的童年,最美的回憶,最初的夢想。

天涯海角,總能在那個熟悉的國度,記憶起彼此的曾經。總能在初遇的那時,思緒紛飛,回到過去,尋回初心。那份最真的情,一直深藏於心,隻為能有一份童年的美好回憶中有你和我。

那時的天,天空是那麼的藍;那時的人,是那麼的真;那時的快樂,是那麼的簡單;那時的你我,是那麼的相近。

一切隨著你的出現,呈現出我的眼前。即便是多年前的過去,給我的感謝依然像,發生在了昨天。

世界因此而美好,心裡因此而有所迴歸,感情因此而變得珍貴。

看著曾經一起陪伴過的發小,那時的我們是多麼的可愛,現在回憶著無憂無慮的童年。

是我在疲勞生活中的期盼;是我在保持自我中的後盾;是我在花花世界中,心靈的一片淨土。

我多麼想回到過去,但我深知回不去了過去。但我想與你一起走向更好的未來;我想與你徹夜把歡;我想與你互訴心腸。

一場相遇,鑄就了我繁多的思想與感慨。才發現自己需要藉此來警醒自己與未來,莫要忘記最初的模樣。

我永遠不能忘記初衷,更不能忘記我對你永遠是真心。

一年一度的遊泳比賽正式的拉開序幕了。

這場激動人心的地方就在恒川市本地的體育館舉行。然而,集美大學的附屬集美高中學員,遊泳者林澤宇報名參加,作為學校的代表很榮幸能夠參賽。

今年剛來本校的新生,而且是女生們,各個是十分羨慕遊泳好的、又有完美身材的帥哥,這樣的男孩,哪位女生看了不喜歡呢。

這場遊泳比賽的訊息已經在學校的網上被學生們瘋狂的大量轉發。

安詩潔說:“玥婷,你聽說了冇,我們班的林澤宇男神要代表學校去參加這次的遊泳比賽,要不要一起去看帥哥,聽說他人長得還是很帥的,在很多的女孩眼裡他就是完美的男神。”

陳玥婷說:“看在你是我閨蜜的份上,就陪你一起去看比賽嘍。”

隨後,倆人就搭乘的士來到了比賽的體育館觀看比賽。

玥婷心裡一直有個陰影,就是在小的時候在浴室裡不小心被水滑倒過,還骨折了。所以,當她走進遊泳池旁時,玥婷走的很小心。

當玥婷走到遊泳池旁時,看見遊泳池裡有一位男生一直待在水裡不動,就把玥婷給擔心死了,她也很害怕。

就在這個時候,在水麵上突然有泡泡冒起,有個人從水裡直接站了起來,水花濺在玥婷的裙子上,那位男生光著上身,從水裡走了上來,玥婷氣洶洶的說到。

林澤宇從水裡走上來的時候,他的胸肌都展現在玥婷的眼前。

此時的玥婷突然就被眼前的這位帥哥給迷住了。

走在前麵的安詩潔聽到後麵有動靜,就又走了回來,就看見玥婷在對澤宇大罵。詩潔一直在旁邊拉扯她的衣角,一直在暗裡提示她,可是玥婷卻不聽。

陳玥婷說:“詩潔,你彆碰我,你來了就幫我評評理。”

安詩潔說:“走了啦,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裙子待會就會乾的,這點小事冇什麼啦,不用太計較,好了好了,趕緊走吧,要不待會就冇有好的位置看比賽了。”

陳玥婷說:“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你上來的時候就冇看到我在這裡嗎,是不是故意弄出水花濺在我的裙子上的,你這個你要對我賠償,你知道嗎,再說了我這條裙子的價格是很貴的,你賠的起嗎?”

陸雲軒說:“要不這樣吧,你留個聯絡方式,待會等我比賽完了,我再親自買一條裙子給你,當做補償,那您先去座位上觀看比賽。若這樣一直爭吵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您看這樣可以嗎?”

陳玥婷說:“這可是你說的,要說話算話,你是跑不掉的。”

隨後他倆就來到看台觀看遊泳比賽了。

這就是他倆的初次遇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