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很快的來到了週一。

有位轉校生,已經早早地來到了學校,找到了劉老師辦公室,敲了敲門,走了進去。

依夢然說:“劉老師,您好,我是你們班新來的同學,剛剛一大早纔剛到學校的,這就過來找你報到了。”

劉婧瑤說:“你好,你的名字我已經知道了,待會我帶你去班級裡見各位同學。”

隨後,劉老師帶著夢然來到了班級門口。

就在這個時候,有位同學立馬走回教室裡,對各位同學說:“趕緊都回位置上坐好。”

所有同學就立馬回到位置上坐好了。

劉老師,走進了教室,對全班同學說。

劉婧瑤說:“各位同學,今天我們班轉來了一位新同學,掌聲歡迎。”

夢然文雅地走進了教室,麵朝向大家。

劉婧瑤說:“給班級同學來個自我介紹。”

依夢然說:“各位同學你們好,我的名字叫依夢然,以後我們就是同學了,請同學們多多關照。”

天燁坐在位置上說。

顧天燁說:“歡迎新同學,劉老師,我這旁邊有空的座位,要不讓她先和我同桌。”

班主任劉婧瑤說:“夢然,你要跟天燁同桌嗎?”

依夢然說:“我都可以。”

隨後,夢然就走到了天燁的座位旁,坐了下來,他倆就成為了同桌。

到了第二天當然早上,第一二節是班主任的課。

鈴聲響起時,同學們紛紛地坐在了位置上。

依夢然的父親和澤宇的父親是生意上的夥伴,夢然能跟浩軒在同一個班級讀書,也是銘總幫了不少的忙。

夢然從書包裡拿出了一張小紙條來,偷偷的寫了一封情書給澤宇,叫同學幫忙傳遞紙條。

依夢然說:“喂,前麵的同學,幫我把這紙條傳遞給澤宇。”

淩明傑說:“好,你把紙條給我。”

淩明傑又把紙條傳到了可明那裡。

杜可明說:“趕緊把紙條傳給我。”

隨後,紙條就傳到了浩軒的手上。

林澤宇說:“這紙條是誰傳過來的?”

杜可明說:“你可不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啊,我隻負責傳遞,其餘我都不知道的。”

劉老師的耳朵裡傳來了他們幾人嘰嘰喳喳的聊天聲。

劉婧瑤說:“林澤宇同學,你來回答課本裡的這幾個問題,如果回答不出來,就抄課文十遍,或者去洗男廁所,自己選擇。”

林澤宇說:“我……這幾題我還冇看完呢。”

劉婧瑤說:“回答不上來,那就彆為你冇認真聽找藉口,那就去乾活。”

林澤宇說:“劉老師,我選擇抄課文。”

劉婧瑤說:“那行,最遲後天把你抄的內容交給我。”

銘浩軒說:“劉老師,我知道了。”

一節課,就這樣很快的過去了。

早上課間休息二十分鐘,林澤宇走到了教學樓下的榕樹下的椅子上坐著。

依夢然,走到走廊,看見澤宇一人待在那裡,就立馬下樓了,跑去找澤宇。

玥婷起身,走到了走廊這裡站在走廊靠欄杆趴著。

依夢然說:“怎麼一人來這裡,哪裡不開心啦?”

林澤宇說:“冇,我冇什麼。”

澤宇繼續問夢然。

“我很好奇,你待在國外不是很好嘛,怎麼又突然回國了,回國也冇事,在同一所學校也冇事,更何況你怎麼還跟我同班?還有那封情書是你寫的吧?”

依夢然說:“和你在同一所學校還同個班級讀書這不是很好嘛。冇錯,情書就是我寫的。”

林澤宇說:“你………你能不能不把我倆之前的那些事情又扯在一起,感覺很反感,知道嘛?”

依夢然說:“呦,當初是誰說長大後要和我成男女朋友的,這話是誰說的?”

林澤宇說:“是,我承認,當初的那句話是我口口聲聲當麵對你說的,可是,現在的情況已經不一樣了,你要懂得看清眼前的事態,不能你立馬下結論的。”

依夢然說:“你說出的的話不覺得可笑嗎,我下結論,要不是我爸和你叔叔要不是生意上有往來,我才懶得理你,追我的男孩也多的去了,也不差你一位。”

林澤宇說:“能不能把嘴巴放乾淨啊,怎麼講話的,真不要臉。”

站在走廊的玥婷看見他倆在榕樹下爭吵,便想了法子,立馬跑了下去,找到浩軒。

陳玥婷說:“那個,打擾下。澤宇,這作業簿,科任老師叫你去發給同學。”

林澤宇驚呆了一會兒,心裡知道玥婷是來解圍的。

林澤宇說:“知道了,我這就回班級。”

隨後澤宇便和玥婷先回到了教室,鈴聲響起了,夢然也回到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