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澤宇回到教室上課的時候,心情一直悶悶不樂,連老師講的課程都冇聽進去,一直在走神。

早上四節課,很快的過去了,澤宇背起書包就走出了教室。玥婷一見,立馬追了上去。

陳玥婷說:“澤宇,怎麼了,老師叫你回答問題時,你一直在走神,是不是有心事啊,有的話就說出來聽聽,讓我幫你解答。”

林澤宇說:“我…………冇有,我先回家了,下午見。”

陳玥婷說:“怎麼這樣啊,我倆不是最好的同學嘛,不行,我也不能不管。”

澤宇中午就回到家裡了,吃飽午飯後回到樓上自己的房間休息了。睡了一個午覺後,他不敢把在學校裡犯錯誤的事情告訴爸媽。

時間來到了下午。

澤宇早早的就來到了教室,同學們陸陸續續地走進了教室。

玥婷也走進教室裡,走回到了位置上,看著澤宇在位置上專注地寫的樣子,看著真的很帥。

下午開始上課了,玥婷從書包裡拿出紙和筆,把課本放在大腿上,在抄寫著課文。一節一節課的過去,紙張一張一張寫的滿滿的。

到了下課後,玥婷從位置站了起來,拿著抄好課文的這幾遍走到澤宇的身旁。

陳玥婷說:“給,這幾遍是我幫你抄好的,再加上你的這幾遍,應該可以完成了,你直接交給劉老師就可以了。”

林澤宇說:“你怎麼不認真聽課啊,還幫我抄課文。”

陳玥婷說:“我樂意,你管我呢。反正,這幾遍我已經抄好了,隻要你一起交上去,就算報答我就好了。”

林澤宇說:“那好吧,謝謝你幫我,改天我在請你。”

陳玥婷說:“不用不用,都是同學嘛。”

說完話,玥婷走回自己的位置上了。

澤宇拿著抄好課文的紙,走到辦公室交給劉老師,隨後回教室聽課了。

回到教室,坐在位置上,澤宇心想:“謝謝你,還那麼特意幫我抄這幾遍。”

時間過去的真快,有一個週末到了。

澤宇待在自己的房間裡,看著桌麵上對我日曆表,今天正好書週末,就打算出門運動。帶著在淘寶上買好的網球拍,在帶上一個手提包,下樓了。

林偉強說:“兒子,你這是要去哪裡呢?”

林澤宇說:“爸,今天正好是週末,我想去體育館打網球,想加強自己的運動能力。”

林偉強說:“那你出去的時候,路上慢點,注意安全。”

澤宇就騎著自行車來到了體育館。正好廣場裡有多餘的網球空地,浩軒就預定了。走進球場了,開始打網球了。

其實,林澤宇選擇來這裡打網球,就是為了發泄一下自己,把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發泄出來。

玥婷,在家裡覺得無聊,就拿起手機打給浩軒,問問他在乾嘛。

陳玥婷說:“週末,你在乾嘛呢?”

林澤宇說:“我在體育館打網球呢,自己過來鍛鍊下。”

陳玥婷說:“我今天正好有空,這就過去找你一起玩。”

林澤宇說:“可以呀,那就過來唄。”

不一會兒,玥婷搭乘公交車來到了體育館。走進網球館場裡,找到了浩軒。

林澤宇說:“呦,你還真過來啊,這網球你會玩嗎?”

陳玥婷說:“網球就你會打,女孩子就不能打嗎?”

林澤宇說:“能,當然能啦,那就一起來玩唄。”

兩人開始比拚網球賽。

澤宇看著玥婷在那裡發球的樣子真的很可愛,發球的姿勢很好看,可是球壓根就過網,更彆說能贏了。

這纔剛打了幾球。

林澤宇說:“停,你這發球的姿勢很美,可你發的球都冇過網,而我打給你的球,你也冇接到多少個,我看啊,還是我先教你學吧。”

陳玥婷說:“人家,也是今天第一次過來想找你一起打網球的嘛,你到這樣說我。”

林澤宇說:“好啦,我就先教教你如何學吧,等你學會了,再和我比。”

陳玥婷說:“嗯。”

隨後,澤宇開始教玥婷學網球了。

玥婷學了一會兒,很累了,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休息,澤宇也打的累了,也過來休息了。

林澤宇說:“給,這是我來之前買好的礦泉水。”

玥婷接過礦泉水,開起喝了。

林澤宇說:“這個點已經到了中午,我騎車過來,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陳玥婷說:“你願意送我,我當然也無所謂啦。”

收拾完東西後,澤宇和玥婷兩人一起走出體育館。

澤宇去停車場牽車了,載著玥婷回家了。

陳玥婷說:“林澤宇,謝謝你,今天教我打網球。你,回去的路上騎慢點。”

林澤宇說:“教打網球小事啦,那我回去了,拜拜。”

陳玥婷說:“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