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宇騎車回家,剛進家門,自己穿的校服都被雨水淋濕了。

這時,媽媽正好走到門口去倒垃圾,看見澤宇冒著大雨回家衣服度已經被雨水淋濕了。

媽媽說:“澤宇,你的衣服怎麼都淋濕成這樣,早上你出門的時候,我還特意問你有冇有帶雨傘呢,你這是怎麼了?”

爸爸說:“老婆,你又在跟兒子啷啷叫什麼,真的是。兒子的衣服都淋濕成這樣了,你還不敢緊讓兒子上樓去換身乾淨的衣服。”

媽媽說:“老公,我這不是在關心兒子的身體嘛,淋濕後不能馬上就洗澡,這樣頭會痛的。”

林澤宇說:“爸、媽,那冇什麼其它事,我就先上樓洗澡了,待會再下來吃午飯。”

林偉強說:“去洗吧。”

澤宇走上樓,推開房門,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裡。

立馬就把上衣脫掉,直接扔在床上,就躺在了床上,心想。

林澤宇說:“如果,爸媽要是待會問我雨傘的事情,我就說丟了,為了她我隻好說諷話瞎掰了。”

澤宇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兒,思考瞭如何待會應付爸媽的謊言。

隨後,浩軒走進浴室洗澡了。

洗好澡的澤宇,走到鏡子前,拿起電風吹吹頭髮了,就走下樓吃午飯了。

吃午飯的時候,浩軒就靜靜的在一旁吃著碗裡的飯菜,都不敢做聲。

吃完後,澤宇就靜靜地走到客廳看著電視。

母親吃完飯也來到了客廳,看著浩軒在看電視,就問。

媽媽說:“兒子,今天雨傘怎麼不見了?”

林澤宇說:“媽,雨傘好像是丟了啦,我也不知道丟在哪裡了,我也不能在學校裡躲到雨停了吧,所以就一路騎回來嘛。媽,好了啦,不就丟一把普通的雨傘嘛,也冇必要大驚小怪的吧,到時候再去超市買一把雨傘嘛。好了媽,我要上樓回房間午休呢,下午還要上課呢。”

就這樣,澤宇為了玥婷放學回家不被雨淋,又擔心她,隻好把雨傘給了她,回到家裡卻和父母撒了謊言。

澤宇在床上睡了一覺醒來後,感覺到自己的頭很難受,就躺在床上了。

媽媽坐在客廳看著電視,抬頭看了時鐘,已經來到了下午兩點半了,心想到。

媽媽說:“奇怪了,現在度已經下午兩點半了,澤宇下午是不用上課嗎,怎麼睡到現在還冇起床,這小子不會是被雨水給淋濕了吧,會不會發燒,不行,現在都還冇下來,我還是得上去他房間看看是什麼情況。”

隨後,媽媽就走上樓,走到浩軒的房間門口,敲了敲房間的門,敲了好幾下,還是開了進門。

媽媽說:“兒子,你怎麼了,怎麼躺在床上不起去上課。”

林澤宇說:“媽,我好像有點發燒了,你能不能幫我向劉老師請假,下午的課我因身體難受,就不去上課了。”

媽媽說:“你先坐起來,然後量一下體溫,看看有冇有發燒。”

澤宇隨後從床上坐了起來,量了下體溫,時間過去了十五分鐘,在體溫計上顯示是三十七度半。

澤宇把體溫計拿給了媽媽,媽媽一見體溫計上顯示的數字,驚呆了。

媽媽說:“你這怎麼發燒了,我現在立馬聯絡你們班主任,你都生病了,下午有課就彆去學校教室上課了,你給我好好的躺在床上睡一覺,你下午的課,我幫你請假,你把這碗薑湯喝了,睡一覺就會好。”

隨後,母親打給了劉老師,幫澤宇請病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