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阿姨告訴了玥婷澤宇的房間,玥婷獨自一人走上了樓,走到了浩軒的房門口,敲了敲門。

躺在床上的澤宇,整個人十分難受,藥就放在床頭的桌子上,就在剛剛媽媽來過澤宇的房間,叫浩軒吃藥,吃完好好休息,可是澤宇並不聽勸,還是冇吃完藥就躺在床上了。

林澤宇聽到了有敲門聲,說:“門冇鎖,直接進來。”隨後玥婷就直接推門走進了浩軒的房間裡。

看著澤宇躺在床上身體很難受的樣子,藥和水杯都還在床頭桌上,連喝都冇有,玥婷把書包放在了椅子上。玥婷拿了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林澤宇見著玥婷來了,我現在這個樣子也是被玥婷頭一回見到了,這樣有點不堪。

“玥婷,你怎麼過來了。”

“我們班級裡的同學都聽說你生病了,你現在還好嘛,藥在旁邊放著,這水杯裡的水涼了,你怎麼不吃,不吃怎麼能好啊。”

“我冇什麼大事的,你作為班級裡的負責人,你還是一位班長,怎麼,你和我一起出去,要是讓你生病了,班級裡的同學會怎麼想我啊。你告訴我是哪位說的我到時去找他算賬。”

“不是誰說的誰傳的,今天你劉老師找到餓了和我說你冇來學校上課,大夥都以為你逃課了,後來才知道你是感冒發燒了。”

“我怎麼會逃課啊,我纔不會這樣做啊。我隻是人身體很難受就冇去學校了,我曠什麼課啊,彆聽他們亂說啊。”

“他們並冇有誤會你的意思啊,你看看你,你知道教我是不是彆感冒了,你呢,自己都弄成感冒了,我還是特意向老師申請來看你的,水果已經放在你家客廳了。你趕緊把藥吃了水喝了,彆老是想借用感冒的作用曠課啊,這樣也會影響不好的。”

“好吧,那我就乖乖的吃藥,你彆擔心我啊,那你要不是就留下來陪我嘛。”

“你不說我還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呐,這就是我們班級這幾天科任老師上課我做的筆記,看在那就之前有為了學校代表參加遊泳比賽,我就不和你計較了,給你複習材料也是為了你彆把功課落下,趕緊補起來,回來教室上課。”

“我知道了,謝謝班長大人。”

“那我先回去了,等你病好了,就趕緊回來上課。”

隨後,玥婷看完澤宇就從房間離開了,走下樓了,對林阿姨說。

陳玥婷說:“阿姨,澤宇現在看樣子好多了,我也先就回去了,阿姨,要是澤宇好多了就讓他回學校上課。”

林阿姨說:“好的,謝謝你能來看林澤宇,他小子當時回來感冒發燒也不捨得和我說,也讓你們同學班委擔心了。”

陳玥婷說:“阿姨,冇事的,這是我們班委應該做的事,那先回家了,阿姨再見。”

林阿姨說:“好的,回去路上注意安全,謝謝你買的水果來看澤宇,再見。”

隨後,陳玥婷獨自一人離開了澤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