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漸漸的來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昨晚定時的鬧鐘在床頭旁響起,澤宇一大早就起床了,在房間裡換好校服,走到了衛生間進行洗漱,然後下樓吃早餐了。

就在這個時候,媽媽正好從廚房裡端著雞蛋和牛奶出來到了餐廳,看見澤宇急急忙忙的揹著書包,連忙說著。

“澤宇,你感冒還冇好你這是要準備去學校?”

“是的,我這點感冒並不算什麼,隻是昨天班長把她的筆記給我整理,我覺得自己還是要回到學校上課,這樣纔不會讓她擔心我。”

隨後澤宇喝了幾口的牛奶,準備要走時又被忙媽媽叫住了。

“把雞蛋拿著,到了課間休息的時候記得吃。”

“知道了。”

隨後澤宇來到了車庫牽自行車去學校了。

沿著一條美食街道騎行,又騎到了龍舟池這裡,騎著騎著,看見前麵的那位女孩的背影有點像陳玥婷,澤宇加快自行車的速度追了上去,不一會兒澤宇來到了玥婷的身旁,在背後拍了拍她。

玥婷轉了頭,看著是澤宇,好奇的問。

“你不在家裡好好休息養病,咋回事,想帶著病毒來班級進行傳染啊。”

“我纔不會將病毒帶來班級的,我又不是那樣的,再說了我的感冒舅子昨天已經滿血複活了,這對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我可是為了近在眼前的末位美女學霸給的動力來學校的。”

“能給你動力的女孩,那你是不是已經喜歡她很久了。”

澤宇一邊牽著自行車,一邊看著玥婷的臉說。

“是有那麼一點喜歡。”

兩人聊了一會兒的話,玥婷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已經快遲到了,兩人一起走進了學校的大門,他倆從校門口一起走到了班級教室,這一路有很多同學都看見他倆走得十分親密的樣子,都覺得他倆這是在早戀的行為。

有的同學說:“天哪,這不是那位誰啊,不就是在年段裡超級會讀書的學霸女孩嘛,這男的怎麼一看很像是年段倒數有名的,之前有聽說過他的名字,好像是叫林澤宇,聽說他讀書很差不過呢他的遊泳很好的,有很多的女孩都很喜歡他。”

有的同學說:“咦這不是那位誰嘛,他倆怎麼走到了一起,之前我可聽說澤宇是本學校的遊泳特長生獲得冠軍的那位,他旁邊的不是陳玥婷嘛,這兩位咋回事啊。”

他倆走到了教室,聽不見議論是不可能的,隻是澤宇並冇有當回事,可是事態並不是這樣的。

兩人走進教室裡,看見全班同學都在議論這兩人的親密,澤宇一進教室看見黑板上寫著“澤宇愛玥婷”的字樣,可是玥婷看見閨蜜安詩潔手指著黑板的時候,玥婷轉頭看見了黑板上的字樣,看見了並不是高興,陳玥婷反而哭著流淚將肩膀上的書包丟了下來跑出了教室。

此時此刻,黑板上的字樣並冇有讓澤宇高興,反而影響了他的身份也同樣影響了脾氣。

澤宇十分的惱怒,直接走上講台拿起黑板檫將黑板上的字樣擦掉,隨後上課鈴聲響了起來,班主任劉老師走進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