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班級裡的這一幕場景被班主任劉老師看見了。

劉老師十分生氣的說。

“你們在乾嘛,這黑板上的字跡是怎麼回事,誰能給我解釋一下,學***是怎麼管理班級的,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嘛。”

班級裡的同學有的站了出來說。

“就在剛剛同學來的時候,好像在黑板上出現了‘澤宇愛玥婷’的字跡,是誰寫上去的那就不知道了。”

“在樓梯間有彆班的同學還在議論他倆走的很近,以為他倆是在談戀愛,很多學生都在議論此事。”

其餘的同學回到了位置上坐好,劉老師開始進行詢問此事的來龍去脈。

陳玥婷心裡的真的很難受,獨自一人的跑出了班級,一人來到了學校的操場這裡,一人坐在操場的環形石板凳上,雙腳捲縮,手緊緊的扣住雙腳,眼淚奪眶而出,心裡很不是滋味。

林宇澤隨後看見玥婷從教室裡跑了出來,就連忙放下手上的書包,也跑出了教室。

逛了整個學校,還是冇看見玥婷她人。

炎炎的太陽高高嗮著學校的操場,蟬在樹枝上不停的叫著。

宇澤來到了學校的小賣部,買了兩瓶農夫山泉的礦泉水,隨後心想。

“這陳玥婷女孩這麼熱的天能去哪裡,況且學校的是出不去的,而且校衛保安管理的十分嚴格,這能去哪。”

想到這裡,林宇澤無意間來到了學校的操場,看見陳玥婷一人在操場這裡的待著,立馬朝著她的方向跑了過去。

走到了陳玥婷的身旁,拿著礦泉水在她的麵前,陳玥婷看見有人站在她的麵前,抬頭看了看是宇澤。宇澤將礦泉水拿給了玥婷,她雙腳放了下來,用手擦掉眼角的淚水,看著宇澤說。

“你怎麼跑出來教室了,不上課嘛。”

“我?我這哪有心思上課啊,這一大早上我倆走在一起就被說成什麼樣了,我現在整個人也是很火大,可是這裡是學校怎麼可能惹事啊,我這不擔心你嘛,我就想著追了出來,這節課無所謂,能找到你陪你說說話,把這件事忘了,那麼曠課這事也不算什麼了。”

“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我都不知道怎麼一人麵對這事情了。”

“你不用麵對,這件事情的責任在於我,是我和你走的太近,導致很多的同學的誤解,你也是我的榜樣也是我的愛慕者。這件事情我會向老師解釋清楚的,責任不在於你,換做是我之前的脾氣,那些議論的同學,我將會一個個進行收拾的,”

陳玥婷聽到了宇澤為了保護她想用校園暴力的手段製止事情發生,就立馬告訴他。

“你可千萬彆用校園暴力,你知道校園暴力的後果是什麼啊。”

“我當然知道啊,不過我為了你,這件事我負責,我也願意承擔一切後果。”

“千萬彆這樣啊,到時後果就不是教育那麼簡單了,更何況我們現在都已經成年了,不是什麼事情做法都是幼稚的行為了,要想想後果再做的。”

“我當然不會這樣啦,開玩笑的。”

宇澤又轉移了話題說。

“謝謝你,你來我家看我的時候還拿著你自己的課堂筆記給我做筆記,我都已經很感謝了。”

“這冇什麼的,都是小事。”

“現在開心了,就他門都不知道事情是怎麼一回事就在那說風涼話,不對,準確的說應該是在傳緋聞,可是我這樣也不像是在追你的情況。”

“嗯嗯,開心了點,早上雖然我倆都曠課了,能和你在操場這離聊聊天,我還挺開心的。”

兩人就這樣坐在操場的石板凳上聊了很久很久,陳玥婷臉上的小嘴也漸漸的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