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漸漸的來到了中午,炎炎的夏日太陽直照射在大地上。

可是他倆今天早上的曠課事情真的十分嚴重,班主任劉老師也十分的生氣,這是她一大早見到班級發生的奇葩事情,氣不過來等到了放學的時候打了電話給兩位家長告知了班級的情況。

澤宇和玥婷兩人坐在操場的石板凳上聊了很久。

他倆邊走邊走,就在在這個時候林澤宇對陳月婷說。

“玥婷,時間也不早了,已經快中午時間了,該回家了,下午要保持充足的精神來學校上課,要不然在嚴重曠課的話,有點擔心我倆會被學校辭退的,那後果真的時很嚴重的。”

“嗯,我知道了,隻是早上的時候,我心情不是很好那有什麼好的心情上課,我就想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真的謝謝你,早上有你的陪伴,你能夠在這裡的賠我聊天,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這冇什麼,隻是曠課而已,反正學習對我而言我也算是一位年級倒數的學渣了,在教室裡,我偷偷告訴你,那些科任老師上課上的時候就像是在和尚唸經一樣,我壓根聽不懂,你就不一樣了,對於學霸而言,落下一節課對你來說我知道時很嚴重的事情,會耽誤在年段成績排名的,哎,不過呢我倆能夠聊聊天,至少心裡的苦已經漸漸的雲霄雲散了,冇事的。”

他倆來到了學校的自行車停放處這裡牽車,各自回家了。

澤宇一路上騎著自行車,嘴上還哼著小曲,他並不知道家裡的爸媽都已經十分的惱火,手上估計拿著雞毛毯在等著澤宇到家準備收拾他呢。

家離學校路上騎行還是需要一段的距離時間。

過了一會兒林澤宇到了自家的車庫,將自行車停好後正準備上樓到家中時,爸媽生氣聲已經傳到了樓下,此時此刻澤宇聽到了爸媽的惱火脾氣,天哪事態有點嚴重了。

林澤宇原本成績就在班級裡已經算是倒數有名的,更彆說成績在年段還能好到哪裡,這怎麼可能會好的。

澤宇心想。

“完蛋了,早上的曠課的事情竟然被爸媽知道了,這下連家門口都進去有點危險,算了,本人敢做敢當這有什麼啊。”

澤宇拿出家門鑰匙開門,走進家門。

這個時候,老媽手上拿著雞毛毯坐在了沙發上,老爸手上拿著茶杯喝著茶坐在沙發上,澤宇見了此時的場景不太好,正要準備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時被爸媽叫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