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宇此時此刻被爸媽給叫住了,就冇敢繼續上樓。

老爸對澤宇說。

“你先彆急著上樓回房間,先把書包放下來,我和你媽有話要和你說。”

此時的澤宇看出爸媽已經知道了自己早上在學校曠課的事情了,肯定是那位八婆班主任老師向爸媽告的狀。

家庭成長對澤宇而言,父親對澤宇已經是很疼愛了,可是在老婆還是得凶的,畢竟也是教育孩子。

就在這個時候,老媽對林父說。

“你彆什麼事情都罩著孩子,在高中曠課是十分嚴重的事情,你彆老是想著幫澤宇,這樣你會將他寵壞的,得讓他自己做錯的事情知道怎麼處理認錯,這樣才能進步嘛。”

坐在一旁的老爸使了一個眼色給澤宇,澤宇看見老爸的眼色後心裡明白了點意思,又看見老媽手上拿著雞毛毯在等候著。

“說吧,今天早上去學校,早上的時候怎麼和你們班級的一位同學一起曠課了,這是怎麼回事,趕緊老實交代,要不然手上的雞毛毯可不是那麼好伺候的。”

澤宇見著老媽的怒火即將點燃,心裡還不是很好受,想想後還是老實交代了。

“我早上去學校的時候,就是快到學校的校門口的時,我正好遇見陳玥婷,我就想著,人家這麼好,還在我生病的時候來家裡看我,我就和她聊天,那肯定是一起走進學校的,這可不嘛,後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很多同學應該,不準確的來說,他們把事情往歪的方向想,說我和陳玥婷走的很近,以為我倆這時在談戀愛。到我倆一起走進班級的時候,在黑板上就看見在黑板上有‘澤宇愛玥婷’的字樣,然後陳玥婷看見了就扔下書包跑了出去,我覺得這件事情不應該她來承受壓力,對我而言我無論是否喜歡她,後來我就在學校的操場找到了她,我就陪著她聊聊天,哪知道一聊天一個早上就這樣的過去了,早上的課就這樣曠課了。還能怎麼樣啊,再說了錯又不是我倆,而是那些背後議論的同學和把字寫在黑板上的同學,他們纔有錯,這就是早上班級發生的事情,我交代完了。”

老爸老媽婷了澤宇這麼一說,才明白了所發生的一切。

老媽說:“我和你爸在上班的時候,你們班主任劉老師就給我打電話說澤宇早上曠課,我當時聽了真的很惱火,你不知道要是被同事聽見了你覺得我還有有臉嘛。早上的時候,也是我看著你騎車去上課的,爸媽最瞭解你了,你不應該回無故曠課的,那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是有事情瞞著我們或者去網吧玩遊戲了。”

“我,怎麼會去網吧啊,再說了,我可是我們學校之前的遊泳代表員,我可是獲得冠軍的,那豈能開玩笑的。”

老爸聽完母親和兒子的聊天,對澤宇說。

“回房間去吧,洗洗手就下樓吃午飯。”

就這樣早上班級曠課的事情就這樣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