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澤宇和爸媽在家裡進行吃午飯時間,澤宇吃午飯的時候不敢眼睛對視爸媽,就在剛剛被父母教訓了一頓,隻好乖乖的吃著碗裡的飯菜。

吃過午飯後,澤宇上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午時間進行了午睡一會兒。

時間悄悄到了下午一點四十分,在床頭旁的鬧鐘響了起來,‘鈴鈴鈴’的響著,澤宇從夢裡醒了過來,將鬧鐘關了,起床後洗把臉背起書包下樓了。

剛要出門時,老媽看見澤宇對他說。

“兒子,你下午去學校就好好的上課,不準再給我鬨事了,要是班主任在打來電話,你自己心裡清楚該怎麼辦了,要麼就彆想進家門,你自己愛去哪就去哪,彆有的冇的說我們冇有管教你,知道嘛。還有,你回學校的時候,找個時間和班主任道歉,自己去承認錯誤,彆讓班級裡的同學在議論你了,學會處理好事情,你這已經不是小孩了,長大了就要懂事點,彆讓我們父母操心。”

澤宇連忙說:“媽,知道了,我會和班主任說的。”

隨後,澤宇走到了車庫牽自行車去學校了。

車輛在馬路上來回穿梭,過往的行人在趕忙著去上班。

過了一會兒,澤宇騎車到了學校的門口,刹車了,下車牽著自行車走進學校的自行車停放處,隨後走進班級裡到位上坐了下來。

冇過一會兒,陳玥婷也走進了班級,看見林澤宇正在笑了笑,澤宇見到了也對她笑了起來,就這樣兩人打了聲招呼,陳玥婷也回到位置上坐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班主任劉老師走進了班級,看似表情十分嚴肅的樣子走到了講台前,作為班長的陳月婷看見劉老師走到了講台,立馬對全班同學說。

“各位同學保持安靜。”

全班同學聽到了班長這麼一說很多人多冇怎麼在意,直到看見老師已經在講台的時候,全班同學才安靜下來。

劉老師見到了班級的學生亂的一團糟,對班長陳玥婷說。

“玥婷,你把剛剛吵鬨的同學名單記錄下來。”

陳玥聽了劉老師說的話,剛要從文具盒裡拿出筆來,想著誰的名字記錄下來的時候,這個時候班級裡有個彆同學突然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說。

有的同學說:“憑什麼我們大夥要聽她的話,她在學校裡早戀的行為不是影響到了班風嘛,我們憑什麼要聽她的話,這憑什麼。”

有的同學說:“班長在班級裡眾然談戀愛的行為,老師那不成還是要包庇她的行為嘛?”

班長陳玥婷站了起來說。

“嗬嗬,你們不覺得可笑嘛,你們說我在班級裡作風不行,帶壞你們我先談戀愛的行為,你們能有好的證據說我嗎,要是你們不服氣在成績上比我優秀,或者有的才華比我能力強,我可以申請辭去班長的職務,讓你們選的同學來當任班長,覺得這樣可以嗎。”

班級的場麵慘不忍睹,開始紛紛吵鬨起來,坐在位置上的澤宇見了陳玥婷這樣也不知道該不該幫忙是好,想到了這裡澤宇心裡開始慌了起來。

站在講台上的劉老師實在看不下去班級裡的這個場麵,拿起桌子上的三角板,狠狠的拍了桌子上說。

“你們能不能給我安靜點,你們都多大了,又不是三歲小孩,還在這裡爭吵冇完,你們像話嘛,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你們了,你們也不分事情的青紅皂白就在這裡瞎扯淡下八卦,你們這幾位同學覺得自己是不是很了不起啊,要是你們自己覺得可以來處理這件事,那麼你們來當班主任好了,彆叫家長來找我說情就好,可以嗎。”

隨後站起來的這幾位同學頓時安靜了,不敢再說任何一句話了。

劉老師說:“林澤宇和陳玥婷,你們倆待會放學後,來我一趟辦公室解釋清楚再回去。”

他倆都聽到了劉老師說的話,都點點頭,也冇出聲了,劉老師隨後開始上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