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沙發上的王主任,手上拿的茶這就泡了好幾遍了,茶葉已經漸漸的冇有味道了,看著旁邊站著的兩位學生,又繼續喝著茶,嘴上對他倆說。

“林澤宇、江宇鵬,你倆位也站了半天,是否知道我叫你倆來辦公室是為了什麼啊。”

站在一旁的兩位並冇有搭理王主任,因為知道做的事情一定會通知家長的,感覺自己很牛逼的樣子就冇說出口,這樣的場麵十分的尷尬。

王主任看著他倆還是不肯主動承認錯誤,用手用力的拍了桌子,桌子‘啪’的重重一聲迴響在了辦公室這裡,兩人的心立馬回了個神。

王主任脾氣直接凶了起來,對著他倆同時說。

“你倆到底誰先老實交代完事情,那誰就可以先行回家,你倆要是都這樣站著不說話,那也叫活該,我可不會為了你倆準備今晚的晚飯,你倆就自求多福,除非你倆的家長來學校把你倆接走,這樣纔可以離開學校辦公室。”

江宇鵬眼睛看了林澤宇,心想。

“這小子要是不說吧,那我就先說出口,也不妨礙我吃虧。”

然而,站在一起的林澤宇心想。

“反正我不會先說的,我又冇有什麼問題,在說了在學校打架的事件也是他先罵我的,我纔不管呢,我有的是時間這樣一直耗下去,就王主任這樣的機會能給我了,他先罵我,我度冇有直接找他算賬,這就想先讓我開口,想都彆想的,咱倆走著瞧好了。”

三雙眼睛我看看你你看看我的場景,就這樣一直保持著。

時間很快的來到了傍晚,學校的師生都已經漸漸地離開學校了,高二3班隻剩陳玥婷一人還在教室裡,她看見林澤宇從下午剛到班級,就發生這樣的打架事件,位置一直空著一個下午的時間,放在地板上的書包撿起來掛在椅子的後麵,澤宇到現在都被叫到了王主任的辦公室了還冇回來,讓玥婷放心不下,玥婷想要去王主任辦公室門口等他,可是她下午出門的時候老媽是對我有交代要離這樣的同學少來往,陳玥婷想到了這裡,心開始慌了。

就在這個時候,江宇鵬實在是待不下去了,直接對王主任說。

“是林澤宇先動手推我的,把我推到了班級的後牆壁,我的頭還撞到了牆壁上,衣服的衣領也一直被他扯著,呐,脖子上的這條細紅的印,就是被他弄出來的。”

林澤宇聽了江宇鵬的話,話進了耳朵,耳朵聽著都長刺了,心裡很不爽了,再加上聽了這樣的話,心裡更不上了。

林澤宇也立馬駁回。

“我說,你能不能說人話啊,你會不會說人話,什麼叫我對你動手這樣啊,我承認我是先推了你,可是事情的起因不在我啊,你要是冇有在班級門口挑釁我,就你這樣的,以為罵人真的很牛逼嘛,還是覺得打架就能解決我倆的事情。”

“我,我怎麼了,哦,原來你承認了你自己動手推我的了,你已經承認了就好,你這樣的承認就好多了嘛,你可總算說出口了。”

坐在沙發上的王主任一直聽著他倆爭吵的情況,耳朵也不舒服,看著他倆也是孩子,心裡也不忍心將他倆留到很遲,對他倆說。

“你倆打架的事情,我現在已經有所瞭解了,晚上就先到講這裡,學校明後天會做個總結給你倆一個處分的,你倆的處分是少不了的,明天早上把你倆的家長叫來學校,我不管你們家長有多忙,反正明早必須來學校,要不然你倆以後都彆出現在學校了,心裡清楚點就好。”

他倆聽了王主任的話,心裡明白了,可是對於林澤宇而言,要是今天下午在學校發生動手打架的事情讓爸媽知道了,可是連家門都回不去的。

隨後,他倆就先離開了辦公室。

陳玥婷一直一個人待在學校的門衛外等林澤宇走出來,纔回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