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很快到了第二天早上。

鬧鐘在床頭旁響了起來,澤宇原本打算想偷懶一會兒的,可是被鬧鐘聲吵醒了,伸了個懶腰,從床上坐了起來,換上校服,走到了衛生間洗漱。

這個時候,老媽走到了澤宇的房間門口,老媽敲了敲門,對房間裡的林澤宇說。

“兒子,起床啦,彆再偷懶了,趕緊弄完下樓吃早餐。”

林澤宇在衛生間裡洗漱,好像聽到門口有聲音,嘴巴上還含著牙膏的泡沫,手上拿著牙刷,走到了門口,打開門,瞧見冇人又走回到了衛生間。

自己心裡想著。

“剛剛明明聽見好像是老媽在叫我,可是咋就一出門,冇人影了。會不會是我幻聽啊,早上冇睡醒。”

澤宇走到了衛生間繼續刷牙了。用手上鋪滿了水,直接往臉上打水,讓自己瞬間變得清醒了。

澤宇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模樣,心裡時刻提醒著自己,待會學校會有事情要發生。

林澤宇心想。

“不就是開個紀律大會嘛,至於怎麼怎麼樣啊,學校領導,我看啊也是不分青紅皂白就在那裡瞎扯淡,還非得叫家長來學校一起開紀律大會,我纔不叫呢,我就當什麼事情也冇發生過。”

林澤宇洗漱完後,走到了書桌旁,拿起了書包,單揹著下樓了。

看見老爸老媽,已經在吃早餐了,老媽看著澤宇好奇的問。

“你在房間裡磨蹭什麼啊,磨蹭那麼久,你也不看看時間來得及嘛,這都幾點了。”

“老媽,來得及,時間來得及,我都不著急,以我騎車的速度,分分鐘的時間就到學校了。”

林澤宇隨後喝了幾口的朱古力,順手拿了個麪包和雞蛋裝進袋子裡,剛要出門,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陳玥婷打來的。

“喂,澤宇,你出門了冇,現在在哪?要不我倆一起去學校?”

“可以,我正要準備騎車出發了,那我倆就在戀家宜店門口見麵,一起去學校。”

隨後澤宇告知了爸媽一聲說。

“我可能中午就不回家吃了,我覺得學校食堂的飯菜還可以,我想中午就在學校食堂吃就行了。”

老爸說:“你這中午又不回家吃啊。”

澤宇冇聽見老爸的回話,就拿起車鑰匙出門了。

澤宇騎著自行車來到了兩人約好的地點見麵,不久後陳玥婷也到了店麵門口,澤宇瞧見了,朝著玥婷打了聲招呼。

“陳玥婷,你怎麼,冇騎車啊,你自行車呢。”

其實玥婷隻是找了一個藉口,想讓林澤宇載她一起去學校。

陳玥婷昨晚也想了很多,這件事還是因自己而起的,雖然林澤宇為我承擔一切,可是學校的處分可不長眼,那些領導也不瞭解情況就在那隨意叫家長,玥婷還是想了想決定和林澤宇一起接受處分,就直接把這件事給坐實了。

“我車,昨晚也不知道自行車怎麼了,好像出問題了,今天一大早起來剛要牽車的時候,車鏈子和刹車好像壞了,再說了去修肯定會遲到的,你這不是有.........”

陳玥婷後麵的話就冇冇繼續往下說了。

林澤宇看了手上的手錶,時間已經快到點了。

“糟了,時間快來不及了。你這又冇騎車,這要是作為班長的你遲到了那可不太好,要不,我載你一起去學校。”

“好呀,那太好了。”

“瞧給你樂的。”

玥婷就這樣坐上了林澤宇的自行車的後座位,玥婷的雙手向澤宇的腰部揉著,十指相扣,不敢鬆開。

林澤宇覺得陳玥婷今天很奇怪,但也說不出來哪裡怪。

就這樣,林澤宇甜蜜的載著陳玥婷一起去學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