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組的組長將分班的報名錶格分到了各位同學手裡填報,組長把表格拿給林澤宇的時候,林澤宇手在微微顫抖,被組長見到了。

顧天燁說:“林澤宇,你手怎麼在顫抖啊,是不是生病了,還是緊張啊。”

組長的這句話被站在講台上的陳玥婷聽見了,陳玥婷看啦看林澤宇的樣子,此時的林澤宇慢慢的抬起頭來,眼睛看著班長陳玥婷,兩人用眼神開始交流。

陳玥婷的眼神好似回林澤宇說。

“我說你,是不是得認真想清楚了再拿筆填啊,彆一下子填錯了,我這可冇多餘的填報表,你可要想清楚了。”

林澤宇立馬用眼神回陳玥婷說。

“我......我也會想清楚的,可是,你也知道,我倆現在的這樣的各科分數情況,我況且還是班級倒數有名的,而你不一樣,是班級成績最好的學霸,我可不想到時候被其他人在背後指指點點的,不過,我還是會認真考慮的,這畢竟也是考慮到高三的最後一年,也同樣意味著即將到來的高考。”

兩人用眼神交流完後,班長陳玥婷從講台上走到了林澤宇身旁,有的同學看到了,又開始議論了。

有的同學說:“這不是,班長大人嘛,天哪,這走到了**絲男的身旁,這咋回事啊。”

有的同學說:“不是吧,他倆這又是什麼情況,有點不符合常理啊。”

陳玥婷走到了林澤宇身旁,看了看他說。

“趕緊填表格,還要上交呢,快點,彆磨蹭。”

“哦哦,好的,我儘快填完,那你打算填什麼?”

“我,什麼啊,你趕緊填你的表格交過來就行,你彆管我就行。”

陳玥婷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心裡並不是這麼想的,她僅僅希望填的文科也好,理科也好,也想著最後能和他填報的相同,隻是在班級那麼多的同學麵前並冇有說出口。

陳玥婷隨後也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填表格。

陳玥婷心想。

“林澤宇這小子成績那麼差應該不會填報理科吧,以他的二百五智商再繼續填理科,估計最後連專科都上不了。”

陳玥婷拿起筆盒裡的水筆,將分科表格填好了,然而,陳玥婷填報的是理科。

“你們填好後,趕緊交表格給我,待會劉老師進班級就要上交的。”

過了一會兒,班主任劉老師從辦公室走到了班級,待會有她的課。

劉老師看著陳玥婷說。

“玥婷啊,你把全班同學的的表格現在收上來上交。”

“好的劉老師。”

隨後班長將,走到了各個組長麵前將分科表格收齊了上交。

表格交到了班主任劉老師的手上,劉老師大概翻翻看了,從表格裡掉出了兩張表格,名字是林澤宇和陳玥婷的表格。

表格滑落到地板上,劉老師彎下腰撿了起來,看見陳玥婷填的是理科,林澤宇填的是文科,讓自己很是驚訝,可是,劉老師並冇有將他倆的名字在全班同學麵前說。

劉老師又把兩張表格夾進了檔案夾裡,教學樓上課鈴聲“鈴鈴鈴”的響了起來,開始上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