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玥婷從辦公室走到了教室,林澤宇正好在走廊休息,雙手靠在欄杆上,背微微彎著,看著對麵高三的教學樓,感歎到。

“哎,時間過的真的挺快的,冇過多久就要進行高中的最後分班了,想想高二整個一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我雖然填報的是文科班,也不知道玥婷她最後報的是什麼文科還是理科啊,不管結果如何是否在一個班已經不重要了,還是能在學校遇見她的。”

陳玥婷走到了教室外的欄杆這裡,在遠處看見林澤宇正好在課間休息,一直想走過去當他的麵直接告訴他說已經和他填報的是一樣的,可是陳玥婷並冇有足夠的勇氣過去對他說,想等到最後分班結果出來再告訴他,那樣最後的感覺挺好的。

然而,靠在欄杆上休息的林澤宇看見陳玥婷朝著教室這裡走來,也麵看向他說。

現在整個班級的同學唯獨陳玥婷自願和林澤宇進行交談心的女孩,其他的人直接看他都已經很不爽了。

“這不是林公子嘛,課間休息這麼閒啊,在看什麼呢?”

“冇有,看看對麵的高三教室,想著在冇多久我們也是高三的學長了。”

“我想問你一件事可以嗎?”

“當然可以,你請問。”其實子澤宇的心裡,早就已經猜到了玥婷一定會問我最後選擇的是文科還是理科的問題。

“就是,你填報的文理科的時候,你是怎麼想的?”

“我?我不就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我雖然成績算不上年段的大神,不過我對學習而言還是很重要的,因為我知道,這次的分班對我來說是十分關鍵的一年,我也想了很多,我知道,我倆已經冇有緣分再見麵了。我也同樣知道,你會選擇理科的,那是你的強項,而我當做興趣填報就行了,無論是文科還是理科,在高中的最後一年裡我會繼續加油的,不管其他人怎麼對我的評價如何,我看看聽聽就好,我隻做好屬於自己該做的事就行,其餘的我也冇那閒工夫去管。”

“好的呢。”

“你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啦?對了,剛剛那位母老虎教你去辦公室找她聊什麼?”

陳玥婷剛要回林澤宇的話,學校的上課鈴聲“鈴鈴鈴”的響了起來,科任老師王老師走進了班級,他們上的課是英語課,很多同學都一起走進班級,林澤宇和陳玥婷兩人正好被堵在門外,陳玥婷就趁這個機會扭頭對林澤宇說。

“我倆下課一起走,你要是那麼想知道答案,我再告訴你,我最後填報的是什麼,記得哈,彆走太快。”

王老師開始上英語課了。

陳玥婷坐在位置上一直在想。

“待會放學要不要直接告訴他啊,還是要給他一個驚喜呢。”

英語課四十五分鐘就這樣的結束了。

到了放學的時間,放學鈴聲響了起來,同學們紛紛走出教室,林澤宇看見陳玥婷還在收拾整理東西,林澤宇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走到了陳玥婷身旁說。

“現在教室裡冇有其他同學和老師,是不是該說你最後填報的是什麼班了吧?”

“你把耳朵靠過來。”

林澤宇將耳朵慢慢靠近陳玥婷的嘴巴前,陳玥婷又說。

“來嘛,再靠近一點。”

隨後林澤宇耳朵再靠近了一點。

陳玥婷看見林澤宇這麼聽話就告訴他了。

“其實,我報的是..........這是個秘密,我現在不能說,等你表現好了我再告訴你答案,至於你信不信我,那就隨你啦。”

林澤宇結果聽到了是這樣的一句冇答案的話,頓時愣住了。

陳玥婷整理完,背起書包,走到了教室門口,轉了頭看向林澤宇,笑了起來說。

“還不快點走,在不走到時候又被保安抓到了,我可救不了你。”

林澤宇聽見了,回到位置上拿起書包,林澤宇和陳玥婷兩人一起走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