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澤宇回到家裡,低著頭走進了家門,老爸正好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看見兒子回來了,老媽在廚房忙著煮飯。

老爸看著林澤宇有點不開心的樣子,關心的問著。

“兒子,今天考的如何,考的怎麼樣?”

“老爸,我今天考的還好,前麵的試題都有寫,可是後麵的題目真的很難,我都不知道怎麼寫了。”

老媽端著飯菜從廚房走了出來,看見兒子坐在沙發上在和老公聊著天,老媽也走到了林澤宇的麵前說。

“兒子考試有按我們之前教的寫嗎?”

“有啊,我後麵的都冇怎麼寫完,時間太趕了,而且題目有點難。就在放學的時候,我在校門口的時候還看見了陳玥婷,我也問她了,她說自己也考的不怎麼樣。”

“之前聽你們劉老師說,你想和陳玥婷高三分在同個班級,你是不是喜歡她啊,要是喜歡要勇敢點去追愛,還要向人家多學習點知識。”

“我是有點喜歡,可是,以這次分班考試的狀態看,基本冇戲了,我再喜歡她有什麼用,更何況我現在冇膽量和她表白啊,我是想說等時機到了再表白也挺好的,現在畢竟是高三最後一年了,我想努力點,考好點的大學。”

“冇事冇事,隻要咱們兒子有努力就行,成績出來,無論咱們兒子分到那個班都是挺好的。”

林澤宇和父母聊完天,就上樓放書包了。

林澤宇和爸媽一起吃午飯,吃完午飯後,澤宇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視機正好在播出今年文理考試的改革措施。

主持人說:“教育部規定今年的文理改革措施已經下達檔案,為了學生的學習壓力,避免有太重的負擔影響,考慮到所有學生以及家長的擔心心理承受問題,做出規劃政策。”

林澤宇看見新聞媒體正在播報此新聞,立馬將訊息告訴了爸媽。

林澤宇說:“老爸老媽,新聞媒體說這次文理教育部有改變政策了。”

老爸說:“有改變政策,那也不代表不讀書啊,再說了,高三最後一年的畢業考試,考的又不僅是一門科目,”

林澤宇說:“這我知道的,但是我覺得領導這樣改革方法也是很好的。”

林澤宇看見有了這個好訊息,心裡美滋滋的。

時間很快的到了下午,早上考試,下午不用去上課,林澤宇直接很想把這個訊息告訴陳玥婷,就在這個時候,林澤宇拿起手機打給了陳玥婷,

“玥婷,你下午有時間嘛,咱倆見麵聊聊。”

“可以的,還是老地方見麵。”

林澤宇將陳玥婷約了出來。

時間很快的到了下午,林澤宇在自己的房間裡也微微的打扮了一下。

隨後就出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