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婷覺得林澤陳宇很奇怪,明明是自己和他約會遲到了,為什麼是他給我道歉。、

正巧在外麵逛街的安詩潔看到了這條學校和社會的重大新聞,看到視頻裡的那位女孩竟然是陳玥婷,安詩潔立馬打電話給陳玥婷。

“玥婷,你現在已經在學校很火的了。”

“我?我怎麼很火了?”

“你快看校園裡的新聞,都在說的你的榜樣,快看視頻,真的了不起啊陳玥婷,可以的,果然是我最要的閨蜜。”

陳玥婷打開手機,看見了自己剛剛在公交車上救那位老人的視頻傳遍了社交平台,在校內也慢慢被傳開了。

陳玥婷看完視頻後,又看著林澤宇的眼睛,小臉漸漸通紅起來,內心暖暖的。

林澤宇和陳玥婷兩人在咖啡店坐著聊了一會兒的天,林澤宇覺得自己都有點不認識眼前的這位女孩了,看著她剛剛在公交車上幫忙助人為樂的樣子心裡替她感到開心。

林澤宇內心開始糾結了一會兒,下午原本約玥婷是想問她一件事情的,這件事在她心裡也是很糾結到底要不要問,林澤宇看著玥婷的眼睛不好意的低著頭說,

“我想問你一件事,可以嗎?”

“你問唄,現在隻有我倆的談話,不管網絡的那些的話語,冇用的。”

“就......就是你有把我倆的感情告訴你爸媽嘛,我一直有種心裡的直覺,就是我突然覺得我這次高考可能無法和你報上同一所大學,我想著你能把我倆在一起的事情告訴你爸媽,能讓叔叔阿姨認可我倆在高中的一起努力的事情,我希望叔叔阿姨會同意我倆在一起的。”

“你是不是瘋了啊,現在我倆還在讀高中,你就想讓我倆一起見家長,你這是怎麼想的,再說了,現在學校不是安排什麼文理分班考試,又不是什麼大事情,我都冇想那麼多,你這咋就開始想遠的了。”

“冇什麼,我隻是隨口這麼一說的,彆介意啊。陳玥婷,其實吧,我早上的那份卷子我壓根就冇怎麼寫完,我後麵的大題我很多真的都不會寫,我隻是心裡有這麼一種想法先告訴你嘛,你是我在高中認識的最好的朋友,我希望我倆能夠好好的走完高中這段感情一起努力學習考上同一所大學,可是我知道我自己的能力不不如你,之前老師也找我商量過,我的成績那麼差,如果和你在一個班級的話,老師說我會影響到你的成績,你可以不用那麼顧慮我的感受,我知道自己這樣對你說的這些話也不是真的。”

“你這是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話,我怎麼冇聽懂啊。”

“冇,我隻是把我想說的話告訴你了。”

陳玥婷靜靜的看著林澤宇把這話說完,心裡的感受並不是很好,感覺身旁的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這個世界隻是有我倆。

陳玥婷內心覺得林澤宇是不是有點不開心,感到自己冇有遵守他倆下午約會的時間,是不是讓他有點不開心林澤宇纔會說出這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