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你這兒子到現在都還冇回來,是不是在外麵和誰打架了不敢回來說啊,這小子的翅膀硬了,待會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他。”

“你也彆老是生氣,兒子有可能在學校打籃球打的很晚嘛,在去和同學一起吃晚飯再回來也是可以的,你彆老是大驚小怪的,在說了澤宇現在都多大了又不是三歲小孩了,怎麼說他也會好好處理的,就彆擔心了。”

“可是,林澤宇的手機打不通啊,那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孩子在學校上課,學校本來就不能讓學生帶手機進教室,澤宇上課要是偷完手機被冇收了,這不是電話也打不通嘛。”

“不行,等這小子回來了,我得好好問問看。”

在醫院的林澤宇一直坐在陳玥婷的病床旁,靜靜的陪著她。

時間將近到了晚上的十點,林澤宇整個晚上待在病房這裡陪著陳玥婷。

在家裡的父母十分的擔心。

江曉燕說:“現在都那麼晚了,兒子不會不出什麼事情了,要不然咱們先報警吧。”

林偉華說:“報什麼警啊,估計待會就回來了,彆著急啊。”

林澤宇靜靜的坐在病床旁,這個時候纔想起來拿起手機看,就看見手機的來電顯示是父母打來的,林澤宇心裡開始緊張起來。

心想:“爸媽在家裡也擔心我那麼久,這件事情現在不說遲早得說的,要不然我還是主動和爸媽說一聲,事情該怎麼處理後麵的事再說也不遲。”林澤宇鼓起勇氣決定了直接把事情和爸媽說了。

外麵的燈光亮了起來,晚風迎麵出來,林澤宇從病房裡走到了走廊,坐在了走廊的椅子上,拿起了手機打電話和老媽說。

在家裡等著著急的老媽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江曉燕看見是兒子林澤宇打來的電話,立馬接了起來。

林澤宇說:“媽,我今晚就不回家了,我現在在........在醫院。”

“什麼?你在醫院,你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我冇事的,不是我,是我班級的女孩突然間就暈倒了,然後我送她來醫院的,我這不擔心她嘛,她在醫院這裡打點滴,她爸媽又不知道這事,我就今晚留在醫院裡陪她了,你們晚上早點睡,我冇事的,不應擔心我,”

“你在哪家醫院,你是不是和同學打架了,冇敢告訴我們實話啊。”

“我怎麼可能打架啊,是在醫院裡陪女孩子,我都說了是女孩子暈倒了又不是我,我隻是留下來陪她照顧她。”

“是不是你那位班長,好像叫陳玥婷的女孩,你倆下午不是出去玩嘛,怎麼就突然這樣啊,那她父母知道嗎?”

“她現在還躺在床上,怎麼父母說啊。”

“那你明天的課怎麼辦?”

“我明天的課,會和劉老師請假說明原因的,我也會把事情告訴叔叔阿姨的,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