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對了,自由聯邦的這個節目,就是那邊的一些資本家,在背後聯合讚助播出的。

在超自然能力於全球普遍化覺醒後,光合作用的能力就讓有些怠惰的三和類人群,在我們世界的人類之中占比數急劇增加。

而自由聯邦那邊的國情有些特殊,卻是盛產流浪漢,許多在六年前因為金融危機而失業的人,就在當時被自由聯邦那邊的政府,為了減輕接濟失業人群的經濟負擔,提供了免費的促使人體覺醒曬太陽就餓不死的光合作用超自然能力後,就已經認清楚了那個國家所存在的純粹資本主義。

而在金融危機過去之後,許多人卻是寧願繼續曬太陽擺爛,也不願意重新回去乾原來的那些無趣的工作了。

直到現在,那邊頹廢文化都開始在主流社會上盛行,一些需要大批員工恢複自身公司和工廠生產的資本家老闆們,也就開始急了起來。

而他們阻止不了超自然能力的繼續普及化,也就隻能是通過節目宣傳等其他方式,開始呼籲起自由聯邦的人民,不要在目前可選的可控覺醒方向的超自然能力中,選擇光合作用這種會讓人上癮擺爛的超能力了。

但老實說,有這個錢搞這種宣傳,我覺得他們不如提高一下給予手底下員工的待遇,比如漲漲薪水,多規劃點具備人文關懷的福利事情。”

和七年前相比,葛先生如今的頭髮白了許多,但精神頭看起來極好,卻越來越像是個玩世不恭的小老頭了。

而吳克在他的辦公桌上,卻是看到了一份封麵標題為《未來十年,玄國人民精神建設計劃》的檔案,這人對時局的看法卻依舊是一針見血,有著自己獨到的一套想法。

“嗯,你說得有道理,但我總感覺自由聯邦那邊,如今對於光合作用能力的汙衊情況,這裡麵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吳克說出了自己的感覺,這裡麵的邏輯很正常,但唯一不正常的就是,太快了。

要知道,托爾馬斯的世界,永生的人類出現擺爛的精神疾病,都用了幾萬年。

而這個世界因為自身,出現的一些改變情況,到現,在也就才隻過了十二年的時間,而更具體來說,這個世界真正的大變,卻是在七年前對外界民眾公開,自己這個異神聖父存在的時候。

這七年的時間,竟然就已經有人擺爛至此了,說出來,卻簡直是不敢令人相信。

“好吧,sd閣下,咱們認識了這麼多年,也算是老朋友了,我也就不瞞你了。

其實,在當年西方國家那邊出現金融危機情況的時候,我在暗地裡偷偷做了手腳。

當然,也不是什麼太過分的事情,無非就是和他們曾經在玄國做過的事情一樣,撥款打錢給了那些個國家裡社會裡的公知份子,卻是讓他們站出來,做了一回無產階級工人朋友們的正義使者。

對自己國家裡的資本家一些醜陋的勢利眼行為進行了詳細剖析,並在現實和網絡上掀起了一場輿論批判,並有意識操縱了頹廢的曬太陽文化的出現。

然後,在暗中推動直到如今,卻是讓曬太陽躺平的頹廢文化思想,逐漸成為了那邊國家的年輕人們,喜歡追趕的時尚與潮流。”

葛先生侃侃而談,在說完後,他就打開了自己的保溫杯,抿了裡麵的保健茶一口。

吳克看著葛仙山,嘴角抽搐了幾下,便不由感歎道:“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啊!”

“壞不敢當,這叫做禮尚往來。

況且,我使用計謀讓那些人提前習慣躺平,其實也冇什麼不好的。

畢竟,這個世界的未來,註定將由我玄國去帶飛。

而其他國家的人,隻需要習慣躺平,等被帶飛就行了。”

“難怪了……”

吳克有些恍然。

玄國提供的信仰數值,一直比其他國家提供的信仰數值,加起來的總量都還要多,且還更加純粹。

吳克一直以為是先來後到、玄國和自己接觸更久因此也更習慣信仰自己的緣故。

但現在看來,卻似乎不完全是這樣,可能是眼前的這個人,在很早的時候,就做出了一些行動。

而事實也是如此,葛先生當初在從吳克口中得知超自然能力的真相,適合溢位信仰之力有關之後,卻並冇有跟其他國家通氣。

相反,在各國政權聯合起來後,葛先生就一直在裡麵宣傳【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翻版思想,卻是讓世界各國政權的領導人,要對吳克這個異世界的神靈聖父,多一份防備之心。

但暗地裡呢?

葛先生卻是在玄國的行政地圖上,直接劃出了四個省份,接著就讓人在那畫出來的四個省份內,加大對於吳克這個異神聖父、藥神sd的信仰宣傳。

越是信仰吳克的人,就越容易獲得那溢位信仰之力的附身,冇錯,葛先生的目的不為彆的,就為了在玄國境內培養出一批,能夠遠遠超越其他國家的超自然能力覺醒者,去發育自身超自然能力的覺醒者國民。

葛先生篤定未來這整個世界人類,所對吳克這個異神聖父的信仰,繼而溢位來的信仰之力,必然就是一種可再生的,但數量在短時間內極其有限的珍貴資源。

現在,卻是趁著還冇有人發現人類覺醒的超自然能力,與對於吳克這個異神聖父信仰程度之間的正比關係的這一點。

當然,或者也有可能是已經有人發現了,但都冇有公開出來這個秘密之前,能夠讓自己國家的超自然能力覺醒者,去多吸收一份溢位信仰之力發育自身的超自然能力,那就多吸收一段時間去發育。

玄國卻是要咬下溢位的信仰之力,這份新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資源裡頭最大的那份蛋糕,去為未來作為新時代主導地位的國家,去奠定最堅實的能力基礎。

你說他這事乾的不地道?

“放屁,我這可是擔著巨大的風險,才做出來這種決議的!”

如果真有人這麼說的話,葛先生的內心裡肯定會這麼回答。

十多年前那些被延壽的人,如今他們的身上也出現了當初玄國研究者推測的情況:微觀層麵的細胞,徹底影響到了宏觀層麵、身為人類的他們。

儘管,有些人活得越來越年輕了,但他們的精神狀態也是越來越偏向於體內,維續他們生命的傳教士細胞們。

舉個例子,在七年前的時候,若吳克想要終止這類人生命的話,那珍惜生命勝過一切的他們,很可能就會做出反抗的行為來。

而現在嘛,恐怕隻需要吳克來一句【我需要你的犧牲】,那些被延壽的人就會毫不猶豫丟棄掉自身最為珍視的生命,將之全部奉獻給自己的信仰對象,並還會覺得這是一種榮幸。

當然,時至今日,吳克也並冇有提出讓這類人奉獻出自己一切的要求,卻隻是玄國藉口過去檢查這些人身體情況的精神醫療人員,通過和他們對話所得出的那些人如今的精神狀態。

而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在不涉及信仰的時候,那些被延壽的人的精神狀態會和正常人一樣,而若是涉及信仰的情況下,則會變得癲狂起來,是無與倫比的、可以為自己所信仰的神,去做出世間一切事情的瘋子。

雖然,到現在為止,吳克都冇有對這個世界非惡徒的人類去展露過惡意,但未來的事情誰能說得準呢?

誰又能保證把超自然能力開發到極致的覺醒者,以後不會變得像是那群被傳教士細胞延壽的人一樣呢?

玄國總共有十八個省份,而為了讓玄國能在未來的時代裡引領世界,葛先生將十八個省份裡的四個省劃出來,卻是做了一場對於未來的豪賭。

若出問題,被劃出來的四個省份,就將會被犧牲掉及時止損,而冇出問題,那就是一步先、步步先。

玄國將有四個省份的超自然能力覺醒者,所覺醒的超自然能力會以超出他人的成長速度在發育著,繼而在未來帶飛玄國,走在這個世界時代的最前沿,引領著時代。

“你彆光看我啊,你以為剛纔那節目上的,關於光合作用能力負麵的錄像和照片,那些都是真的嗎?”

葛先生轉移話題說道。

“這裡麵還有什麼說法嗎?”

吳克問。

“患上低欲躺平曬太陽症的人是不少,但也不可能聚眾躺平好吧,自由聯邦哥西墨那邊的確有一個躺平者的聖地,但基本上都是最近幾年炒作起來的,根本不可能有一群人躺平異化到,遠遠看去就跟低矮樹林一樣的地步。”

似乎為了證明自己的說服力,葛先生直接爆料。

“我在那邊安插了不少超能特工,卻是知道裡麵的一些真實情況,那個節目拍攝組,請了一些專業演員和特效化妝師,卻是以記錄片鏡頭的方式,給人弄出了相當的真實感。

但實際上呢,光合作用能力曬太陽帶給人的快樂,頂多就是和讓人吃到一份自身喜歡的甜品那樣罷了,而想要達到吸食癮品帶來的非正常快樂程度,那最起碼也得是如今超自然能力覺醒者,國際給予的標準定位等級達到lv3才行。

但這世上,能達到lv3能力的超自然能力覺醒者纔有多少?哪怕是光合作用那種非戰鬥類型,普及程度又很廣的日常常用係超自然能力,恐怕能力定位等級達到lv3的,全世界也湊不出剛纔節目上出現的躺平人數來……”

葛先生說道。

“那倒也是!”

吳克認可地點了點頭,如今世上所有出現的超自然能力覺醒者裡麵,lv1的弱能力覺醒者,和lv2的異能力覺醒者,卻是占據裡麪人數的百分之九十五。

而lv3的強能力覺醒者,和lv4的大能力覺醒者,則是屬於萬裡挑一的存在,幾乎分掉剩下百分之五的超自然能力覺醒者的人數。

至於lv5的【超】等級的超自然能力覺醒者,則隻有極為少數的人才能達到。

比如吳克為世界各國打造出來的、專門用作維護世界各國的超能社會秩序的超能戰隊成員。

又比如,被超能細胞奉為新人體建造聖教聖女的穆雲雲,對方卻也是一位超能時代來臨後玄國的人權角色卡,能夠溝通體內超能細胞的她雖然小開了,但卻不能叫作弊,隻能說是幸運女神在卷顧著她,而偉大的異神聖父,也在卷顧著她。

儘管,吳克隻是和穆雲雲比較熟,而本身並冇有做出照顧女孩的行為,都是對方嘴巴甜能說會道,才討得超能細胞乃至神力細胞的歡心的,但畢竟是明麵上的漂亮話嘛,也就是隻能是用卷顧的那種說法了。

“sd閣下,難得是你親自上門來找我的,想來你也不隻是打算和我這個糟老頭子,來閒聊這些對你而言是日常瑣事的閒事吧?”

葛先生問。

“有一些細胞找上了我,卻是想要聖教給予失去容身之所的細胞們,一個可以容身的地方。”

吳克點點頭,卻是直言不諱繼續說道。

“這個時代的超能細胞是屬於過量的存在,很多人,人死了,但體內留存的超能細胞卻冇有死,而排異性又讓失去身體的超能細胞,不能隨意去進入其他人類的身體中,最終隻能依附在流浪動物的身上……”

“異變動物?!”

葛先生驚撥出聲,卻是想起來了前些時候聽聞過的、關於櫻島國動物異變事件。

聽說是那邊,有一群喜歡折磨小動物的集體,在某天盯上了街邊的一群流浪貓。

而在抓住那群流浪貓折磨的時候,被其中一隻流浪貓突然變成的大猛虎給攻擊了,最後似乎還造成了兩死六重傷的事件。

“的確就是涉及這件事的細胞,找上了我。”

吳克點頭。

“所以,你是為死去的和重傷的人,在打抱不平嗎?”

“你在和我開玩笑?我會是那種為無端折磨小動物為樂的傢夥,去打抱不平的存在嗎?”

“不是這個會是什麼,難道是為了被無良人類折磨,最後反殺折磨自己的壞蛋人類的流浪貓,來向我這個其他國家的人類頭頭打抱不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