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布和季布想的很好,但他們錯了。

在兩人固守於此的時候。

外麵也傳來了一陣炮火的聲音。

隨後山林間就出現了劇烈的震動。

“將軍,大秦的士兵打過來了,他們在遠處用戰船放了炮火!要引燃山林!”

“什麼?!”

這時候所有人都極為震驚。

“他們瘋了!”

山火一燒起來,那可是無邊無儘的。

選擇了這種方法,大秦是不要這片山脈了?

季布不可置信地把目光放在了遠處。

果不其然,遠方的河道之中已經出現了數十艘戰船

這些戰船把火炮調整好了角度以後,就迅速的朝著他們轟擊而來。

根本不給人一絲一毫的喘息時間。

就已經把這片山林,炸的滿是灰塵!

無數的叫喊聲和哀嚎聲,迴盪在他們耳邊。

這時候,火焰也逐漸湧起……

所有項羽的人都冇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但韓信早就已經有了謀劃。

此刻的他正站在旁邊,指揮著眾人把這片山林周圍的樹木全都砍倒,然後運走。

“韓將軍倒是好氣魄。”

一旁的諸葛亮見狀也微微點頭。

韓信願意燒掉這片山,也要將項羽的援軍卡死在這裡。

但他並不是莽撞的動了手。

而是拿出了自己手上傳武山的人,迅速的在此處拔掉了草,砍掉了樹。

然後製造出來了一片真空帶。

這樣就可以確保火勢不會蔓延到其他地方,隻會在這片山林之中燒。

“丞相的奇門遁甲何時能用?”

韓信並冇有自滿,他在等待著諸葛亮的奇門遁甲,這纔是他們真正的殺招。

“我早已擺完。”

諸葛亮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山林間已經有不少人都逃竄了出來。

他們一路上怪叫著,似乎是遇到了什麼極大的恐懼一樣。

這就是諸葛亮的能力。

施展出了奇門遁甲以後,他可以營造出來一部分的幻象。

讓這些人陷入到崩潰的漩渦之中。

“看來這裡已經解決。”

正當韓信滿意的點頭之際,下方的士兵迅速的跑到了他的身邊。

報告了一件非常緊急的事情。

“韓將軍,項羽的戰線開始向南推進了,距離咱們越來越遠,咱們怎麼辦?”

“放心吧,傳武山的另一批人也去了。”

韓信的手段非常細緻,第一波進攻隻是安排了霍去病的人繞到項羽後方進行襲擊。

但是除了這些人之外,他還安排了傳武山剩下的士兵全都支援過去。

這些人就連霍去病都不知道。

他們從四麵八方趕來之後彙合,項羽的攻勢將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順流而下,圍堵他們?”

諸葛亮立刻算到了韓信的下一步。

“丞相高明!”

韓信點點頭,微微一笑。

“若真能成功,相信韓將軍今晚就能生擒項羽。”

“也不一定。”

最壞的情況,就是項羽憑藉著他驚人的戰力,從人群之中撕開一個缺口逃脫。

那樣他們之前的部署就全都作廢了。

不過這也可以大範圍的消滅他的有生力量。

到時候項羽當了光桿司令,一切就會變得簡單了。

今天晚上,英布和季布的人馬毫無意外的被伏誅!

諸葛亮和韓信,乘坐戰船來到了烏江的下遊。

這裡也是項羽向後撤退的區域。

一路上他們看到了不少的項羽士兵。

因為是從五湖四海之中聚集而來的,他們的士兵質量參差不齊。

行進的速度自然也有著天壤之彆。

看到了落單的項羽軍隊。

韓信冇有猶豫,直接讓人在船上把火炮給儘數放了出去。

一晚上時間,斬獲頗多。

項羽則是疲於奔命。

他冇有想到韓信的反應竟然這麼快。

終於在一處河道前,項羽和韓信的部隊相遇了。

“我和項王是第一次見麵吧?為何感覺如此熟悉?”

韓信緩緩從戰船上走了下來,身後的上百門炮管,全都對準了項羽和他的士兵。

“韓信!我要你死!”

項羽現在已經是窮途末路。

自從做出了向後撤退的戰略之後,他確實收攏了不少的士兵。

但收穫卻遠遠要低於損失的數量。

現在他們隻能趕快逃。

就算是逃到彆的地方掠奪了其他城市,他也必須活下來。

項羽窮途末路的時候是最恐怖的。

聽到了他憤怒的吼聲,韓信立刻抽出長槍指揮著身後的船隻道:

“放!”

砰砰砰!

上百枚炮彈全都打在了項羽的精銳上。

項羽幾乎要發狂,聯合著龍且一起朝著韓信進攻而來。

他要在這裡把人殺了。

這樣他們才能夠逃出昇天。

韓信以一人之力對抗他們兩人,明顯有些吃力。

一旁的諸葛亮看到之後立刻扔出了幾顆小石頭,準備擺出奇門遁甲,擾亂項羽。

可項羽的反應非常快,在半空就迅速將幾塊小石頭劈成碎渣。

“放箭!”

諸葛亮並非武將,隻能在後方進行幫襯。

這時候迅速的安排人進行火攻。

與此同時,他的羽扇也開始晃動起來。

在一旁提高著火攻的效果。

但麵對大量士兵的時候,他的技能可以起到優勢。

在麵對單體作戰能力極強的項羽的時候,諸葛亮也幫不上太多的忙。

甚至還很有可能誤傷韓信。

唰!

胸口被劃開了一道血痕。

韓信頭皮發麻,剛纔那一擊要是再偏一點,就把自己帶走了!

這時候的他也準備迅速的向後退。

項羽的戰力要比他強悍太多了。

現在又加了一個龍且。

這是不給他活路的節奏。

正當他擔憂之際,遠處也突然傳來了一道大喝:

“韓將軍,我來了!”

轉過頭去,韓信看到了從遠處趕來的霍去病和沈煉。

傳武山弟子跟隨在他們的後方補充上來。

數量足足有好幾千人!

這是在短時間之內,他們能夠召集到的最大數量了!

“殺!”

項羽絲毫不懼,拿著霸王槍就開始橫掃千軍。

一時之間,竟是冇人敢近他的身。

這時候,沈煉皺起眉頭,站在了遠處並冇有動作。

他的手緩緩放在了腰間。

這裡有幾個飛鏢,上麵閃爍著森冷的寒光。

明顯是淬過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