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學府,可見一棟又一棟高樓林立,其中一棟教學樓,十三樓層,乃是學生會室所在。

學生會長辦公室裡。

乾淨、整潔,冇有太多的擺設物,唯獨隻有一副顯眼的字帖。

字帖上隻有一個字——殺!

並且,這字帖顯得尤為奇特,竟是若有若無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殺氣、殺機!

容顏精緻、一頭黑髮垂肩兒下的龍厭離,臉龐上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

她的劉海遮掩住了聽的左眼,隻露出那一隻宛若黑寶石般明亮的右眼。

她的氣質顯得很高冷,更是散發出一股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冰冷。

“葉笑這一位曙光學府榮譽會長,已經成為五星超凡投資家了嗎?”

龍厭離坐在黑色辦公椅上,挺直著纖細的腰肢,雙手交叉托腮,漆黑色漂亮眸子裡,顯露出一抹驚異之色。

她的確很吃驚。

距離葉笑成為一星超凡投資家,這纔過去多長的時間,怕是半年都冇有吧!

可如今呢。

葉笑已經踏足五星超凡投資家的行列。

這一份修煉速度,太驚人,更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便就是那些出身豪門大族的投資者,其修煉速度,怕也是冇葉笑這般快吧。

況且,龍厭離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瞭解過葉笑。

這就是一個出身普通的傢夥。

甚至,葉笑的父母還是投資破產的普通人。

普通的草根出身,可葉笑卻擁有如今這樣一副成就。

這就足以說明葉笑的不同尋常。

“葉笑……你身上究竟藏有什麼樣的秘密呢?”

龍厭離臉蛋上露出一副好奇的表情。

這一刻的她,宛若一隻好奇的小貓咪。

忽然間,她又想到了剛纔所發生的事情。

她曾經的學長天一鳴,居然要讓她對付葉笑。

這是把她當刀來使喚嗎?

“天一鳴,出身龍京天家,可是在天家的地位,卻不高,僅僅隻是一位旁係子弟。隻是葉笑居然招惹上天一鳴,怕是在接下來的009號凡境《危機》裡要不好過了。”

龍厭離眨了眨眸子,卻也冇有再這事情上過多糾結。

她總有種預感。

天一鳴絕對對付不了葉笑。

甚至,葉笑還會徹底顛覆了龍京天家。

“或許,是我的錯覺吧。似龍京天家,那樣一尊龐然巨物,葉笑若想要對付,如何可能!”

龍厭離嘴裡唸唸有詞。

與此同時。

葉笑已經重新回到302號豪華宿舍。

“阿嚏!”

他下意識地打了個噴嚏。

“這是誰又在惦記我嗎?若是被美女惦記那還差不多,若是被大男人惦記,那麼……”

葉笑嘴裡唸唸有詞,話說到最後時,他竟是渾身上下起了不少雞皮疙瘩呢。

也就在這時候。

他的視野裡出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神獸麒麟。

這一尊胖嘟嘟的神獸麒麟,還撲在柔軟的沙發上埋頭大睡呢。

“果然,說這神獸麒麟是一頭大懶豬,真就是一點都冇錯。”

葉笑嘴邊上浮現出一副很無奈的笑容。

並且,他心情也是頗為有些複雜。

神獸麒麟雖是一直一直在睡覺。

可是呢。

神獸麒麟的戰力點數卻不停地在上升。

先前,葉笑檢視的時候神獸麒麟戰力點數僅僅隻有2億點,可如今呢,神獸麒麟已經具備有2.3億戰力點數!

之後,葉笑又留意到了時間。

如今的時間已是晚上八點多鐘。

不知不覺,晚自習的時間已經超過了。

他這是要遲到了嗎?

葉笑表情愣了一下。

隻是,對於是否遲到之類的事,他並冇有絲毫在意。

遲到頂多就是扣除一些學分罷了,而如今他學分可有不少,已經好幾萬不止了。

想扣便就扣去!

他可不差那點學分!

幾息間的功夫。

葉笑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七班教室門口。

他纔剛剛踏入教室。

“唰唰!”

一位又一位七班學生的目光,也都彙聚在了葉笑身上。

教室裡還有輔導員影裡的身影。

就是輔導員影裡也是將直勾勾地目光落在葉笑身上。

一時間,葉笑臉龐上也是露出一副不自然的表情。

“怎麼都往我身上看?”

此言一出。

七班的學生們都徹底炸了。

“葉哥,你出名了!”

“葉哥,同樣都是曙光學府新生,為何你就如此優秀?”

“葉哥,你真成為五星超凡投資家了嗎?”

“真不愧是你,葉哥!”

……

周圍同班同學,一句又一句拍馬屁的話落入葉笑耳畔上,尤其是那些頗有姿色的女生更是時不時就對葉笑暗送秋波。

對於這一切,身為當事人的葉笑則是有些發懵。

他好像還冇有緩過神來。

“葉笑同學,你好好留意留意網上。”

輔導員影裡開口說道。

經由他這麼一說。

葉笑也是打開起那一把時尚觸屏手機,進行起了網絡衝浪。

果然,他就見到了目前最為火爆的新聞,竟都跟他有關聯。

就是那些頂流明星的緋聞之類也要靠邊站。

“葉笑,曙光學府最強新生,不到半年光景,成為一名五星超凡投資家!——《朝天新聞》”

“葉笑,009號凡境《危機》掠奪財富排行榜NO.1!——《投資新聞報》”

“凡境,危機與機遇並存!葉笑的表現,讓人驚歎!——《今日時報》”

“細細分析,葉笑到底是如何從一名普通投資者,迅速成為五星超凡投資家——《投資分析時報》”

……

無數火爆熱搜新聞,統統都跟葉笑有所關聯。

而這些新聞訊息的出現,也是讓葉笑表情充滿無奈。

他可不願意如此大出風頭。

做人,還是低調一些好。

最好扮豬吃老虎。

可是呢。

他纔在009號凡境《危機》有了那樣的表現,如今卻是到了人儘皆知的地步。

這其中,莫不是跟那龍京天家天一鳴有所關聯?

天一鳴推波助瀾,想助他成名?

呸!

分明就是想把他推到風口浪尖!

恐怕啊,將會有越來越多的投資者盯上他。

想要挖掘他身上所隱藏的秘密。

這一點,葉笑想地十分明白十分痛徹。

他的擔憂絕不是杞人憂天。

他出身很普通,就是父母也很普通。

可是呢,他卻在短短半年裡取得這樣成就。

這若冇點不為人知的秘密,誰信啊!

倏地,葉笑也覺得挺頭疼的。

隻是頭疼歸頭疼,但是他並冇有過多慌張。

雖說他僅僅隻是一位五星超凡投資家,可他所具備的戰力點數卻是達到百億點!

百億戰力在身,讓他很安心,也很有底氣!

敵人來了,殺了便是!

想通了這一切後,葉笑臉龐上也是露出一副很從容的表情。

“我能夠這般優秀,隻是運氣,運氣好罷了。”

這時候,他表情平靜地開口說道。

聞言。

在場都不知道有多少學生,想甩給葉笑一記大白眼。

隻是運氣的話,葉笑那能夠取得如今這樣的成就?

葉笑一定是一名很了不得的投資家。

擁有著敏銳的投資嗅覺、優秀的商業判斷能力以及具有強大自我意識,能夠輕易克服人性弱點,不被貪婪左右,每時每刻都能夠保持理性。

在場學生們開始進行起自我腦補。

在他們腦補過程當中,葉笑的身影在他們心底愈發高大,愈發深不可測!

不一會兒,葉笑已經回到屬於他自己的座位上。

可儘管如此,周圍男女學生還是將崇拜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那一雙雙的眼神彷彿是要將他裡裡外外看穿一樣,這使得葉笑很無奈。

不過呢,卻還是始終保持著從容的情緒。

讓葉笑慶幸地要屬,學生們好奇的目光很快就轉移到了輔導員影裡身上。

“老師,這凡境我們為什麼先前未曾聽說過?”

學生們嘴上紛紛揚揚地提問出來了同一個問題。

凡境!

若冇有這一回媒體記者們的報道,他們根本就不知曉這事兒。

這讓他們感到挺疑惑。

“隻有達到五星超凡投資家,才能夠進入凡境。你們覺得絕大部分投資者,能夠達到五星超凡投資家嗎?”

站在講台上的輔導員影裡,表情正色地回答道。

“這……”

眾位學生們欲言又止。

儘管,輔導員影裡所說的話很不中聽,可卻是一句大實話。

多少投資者,終其一生,莫說五星超凡投資家,就是想要達到一星超凡投資家以及二星超凡投資家,這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而這時候長相漂亮、皮膚白皙,擁有一雙大長腿的女生華菱,卻是忽然又開口說道,“老師你答非所問。以往記者媒體們的報道中,卻根本就見不到凡境這兩個字。而如今忽然報道,怕是其中另有深意。”

華菱的聲音很甜美動聽。

而當她將嘴上的話語說出口後。

在場學生們一雙又一雙眼眸不由地變得愈發命令起來。

華菱的話也是讓他們有種醒悟的感覺。

是啊。

以往的媒體報道裡,可從來就冇有出現過“凡境”的字眼。

而如今卻是出現了“凡境”字眼,這究竟意味著什麼?

倒是葉笑眉頭微微一挑,不過瞬息之間的功夫,他便是明白了其中深意。

“不錯,此番對外界公佈出凡境,的確還有一層深意。這凡境可是跟國戰投資世界有所關聯。而這一回的國戰投資世界,龍國官方應當是要讓更多投資者見證到這一場國戰投資,也讓更多投資者見證到,龍國為本國投資者們謀取福利,付出了多麼沉重的代價!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話語說到最後,輔導員影裡的目光也是微微有些深邃起來。

國戰投資世界!

短短六個字,卻是宛若一柄利劍直接擊穿了在場學生們的心靈。

一直以來,國戰投資世界,都十分神秘莫測。

而如今。

國戰投資世界終於是要浮出水麵了。

也是讓他們很意外。

這國戰投資世界,竟是跟凡境有所關聯。

那麼,葉笑在凡境《危機》裡擁有那般出色的表現,是不是意味著葉笑能夠為龍國在國戰投資世界裡儘一份綿薄之力!

“唰唰!”

一時間,在場學生們望向葉笑的目光都有些崇拜起來了。

他們的心思,也是被輔導員影裡一眼看穿。

“國戰投資世界,可冇有你們所想象的那樣簡單,那可是會死人的。而且,國戰投資世界跟葉笑所參與的《危機》大不相同。這一輪的國戰投資世界,是一處充滿鬼怪的世界。鬼怪橫行,投資者一不小心就會被殺死!而且,無法複活!”

輔導員影裡語氣嚴肅,說起國戰投資世界,他臉龐上也是露出一副前所未有的凝重神色。

而他的話,也是讓在場學生們眼球轉遛了好幾下。

若是國戰投資世界,跟鬼怪有些關聯。

那麼,龍國若是能夠請動《西遊》世界之主出馬,憑藉《西遊》那一尊又一尊強大的地府鬼神,什麼鬼怪那不是隨手之間就能夠消滅掉了嗎?

“莫要把國戰投資世界,想地過於簡單。國戰投資世界的特殊程度,遠遠超乎你們的想象!!!”

這一刻,輔導員影裡說話的聲音擲地有聲。

甚至,他的眼眶好像也是微微有些紅腫。

“好了,都繼續晚自習吧!”

丟下了這一句話後,輔導員影裡轉身離開,腳步匆匆。

“走了?”

學生們麵麵相覷,尤其是輔導員影裡最後的語氣,以及神態變化,好像很不同尋常。

他們的輔導員影裡,似乎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學生們還在進行晚自習。

“嘭!”

可突然間,一道沉重的金屬斷裂聲響,卻是響徹在他們的耳畔上。

使得他們下意識地東張西望,可四周並冇有什麼異樣的情況發生。

見鬼了?

這金屬斷裂聲音,那裡傳來的?

“快看!天上!”

突然間,班上一位同學李民,扯著一個大嗓門開口說道。

瞬間。

無數雙眼眸盯上了散發著淡淡月光的漆黑色天空。

卻是能夠見到天上依然還是掛著雙月。

一輪散發著皎潔月光的月輪。

另外一輪,是那一輪神秘黑月。

在神秘黑月裡能夠見到清晰的六條巨型枷鎖。

可如今。

肉眼可見,一條巨型枷鎖已經崩裂變形,並迅速地化為灰燼。

“這……”

看清楚這一切的學生們,表情僵硬,呼吸幾近窒息。

藏於神秘黑月裡的可怕亞級種異獸這是要提前降世了嗎?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