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就在他身前不遠處,靜靜地端坐著一一道身影,那人看起來年歲不大,約莫隻有二十出頭的樣子,臉龐甚至稍顯稚嫩,身穿著一件華美的長袍。

這是極為不可思議的事,要知道趙守目如今晉升星宿,實力大增,莫說一個人在他麵前,便是一隻螻蟻爬過,也瞞不過他的感知。

可偏偏在他看到對方之前,竟是冇有絲毫察覺。

防盜版隨便加一行字

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要麼是對方的修為超過他太多,所以他察覺不到,要麼就是對方已經死了,是個死人,自然不會有什麼氣息流露。

我也不想思考加什麼字

趙守目之所以感到頭皮發麻,主要是因為他一眼就看出麵前這年輕人還活著.....

就隨便謝謝

隻是不知對方用了什麼法子,讓整個人的氣息都收斂到極致,所以哪怕近在眼前他也冇能察覺。

也是在這一瞬間, 他反應過來為什麼這塊隕石上會有這麼多靈玉誕生了,這明顯不且什麼下會而是用為這但年輕 人的繩坊繼續,有些字看著銜接不上就跳過

也是在這一-瞬間,他反應過來為什麼這塊隕石上會有這麼多靈玉誕生了,這明顯不是什麼巧合,而是因為這個年輕人的緣故。

這行不用看

靈玉的形成與星空能量的彙聚凝結有直接的關聯,尋常的隕石上不可能有如此豐沛的星空能量彙聚,這個年輕人的存在纔是關鍵!至於其中有什麼牽連,他一時半會還想不明白。

這行也不用看

這人是誰?什麼修為?趙守目一概不知,但他知道,彼此的修為絕對差距很大,所以絕不能驚動對方。

在無法判斷對方心性善惡的情況下,他自然不敢冒險。

所以在身形僵硬了片刻之後,他便悄無聲息地朝後退去!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那一直端坐不動,彷彿真的已經死去的年輕人忽然睜開了眼睛。

四目相對的刹那,趙守目展現出了他修行多年的決斷心性,當即催動起自己最拿手的遁術,瘋狂朝後方遁去,

年輕人依然端坐著,眸中閃過一絲茫然的神色,

他在這塊隕石上停留了上百年,陷入那種類似假死的狀態,為療傷, 二為躲迎仇敵的追殺。

百年光陰彈指而過,如今大夢初醒,哪怕修為高強如他,也-時茫然。

這塊隕石上之所以誕生那麼多靈玉,告都是因為他療傷的緣故,在他療傷的過程中星空能量朝他身之所在彙聚,大多被他吞噬煉化,少部分冇煉化的便聚集在一起,逐漸凝結成了靈玉。

茫然隻是一瞬,很快他便回過神來,雖然確定自己基本已經擺脫了仇敵的追殺,

但也不好就此暴露。

對準趙守目遁逃的方向,遙遙探出手,虛空一握瞬息間,虛空四周的星辰都微微一暗。

與此同時,正在通逃的趙守目絕望地發現,自己明明在迅速朝前通逃,卻不知為何竟在往後倒退。

他完全不知自己遭遇了什麼,卻也知道此等怪異情景跟那神秘的年輕人有關,心中酸楚至極,果然如自己猜想的一樣,彼此間的修為差距太大了,所以在親眼看到那個年輕人之前,他根本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所以此刻他完全不知對方動了什麼手腳。

他方纔逃的有多快,此刻回來的就有多快,隻短短幾息功夫,他便又不由自主地返回了原來的位置,背對著那年輕人,身形值硬,動也不敢動。

心中卻在急速思量。

他如今已是星宿境,哪怕對方的修為要超過他一個大境界,大約也施展不出這種玄妙的手段,如此說來

對方的修為極有可能超過他不止一一個大境界。

這家.--最少是個日照境的修士!

趙守目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雖說已經修行近千年之久,此刻心境也是亂成-一團麻。

自己何德何能,纔出九州冇多久,居然就遇到了這樣的大能修士!這到底是幸運

還是悲哀?

他微微歎息一聲,乖乖轉身,躬身禮:「見過這位前輩!

事已至此,他反倒光棍起來,修為差距太大,老實點總是冇錯的。

驚鴻瞥之下趙守目心中又是一驚,因為麵前這個年輕人的臉色比起方纔,明顯

蒼白了一些,似乎因為剛纔動用了那神奇手段的原因。

這-.身有重傷!他立刻有了這樣的判斷,但心中卻是冇有絲毫雜念,人家一個最少日照境的修士,哪怕身負重傷,也不是他能打什麼主意的。

受傷的獅子依然是獅子,可不是小白免能夠挑群的。

年輕人似笑非笑地望著他,輕輕開口:「不跑了? 」

趙守目老實的不行:「讓前輩見笑, 跑不了,便不跑了。

年輕人頜首:「識時務者為俊傑, 你不錯。那麼..這是哪?

趙守目有些愕然:「前輩不知這是哪?

年輕人曲指一-彈,趙守目便不由自主地悶哼一聲,隻覺被人迎麵狠狠砸了一拳,一時間頭暈眼花。

年輕人冷冷的聲音響起:「問你什麼就答什麼。

他是真不知道這是哪,百年前,他躲進這塊隕石的裂縫中,療傷龜縮,隨著隕石漂泊,百年時間過去,鬼知道飄到什麼地方了,要知道隕石在星空中飄蕩的速度可是很快的。

趙守目心中一凜,知道對方不是個好脾氣的,這次隻是稍作教訓,下次就不知道是什麼了,當即道:「晚輩也不知道這是哪, 晚輩纔剛剛踏足星空,對附近星域一無

所知。

他說的是大實話,九州出來的修士,就冇人知道這是哪的,手上也冇有什麼星空輿圖可以對照,還冇有正式與星空有實質性的交集,眼下還處於種摸素的階段。

「怎麼?你家長輩冇有告訴過你什麼?」年輕人問道。

趙守目搖頭:「不曾。 」

在九州中,他們這批人就是最大的長輩了。

「真是麻煩!」年輕人的表情顯得不耐,「我自己來看!

這般說著,探手就朝趙守目抓了過去,這一下動作雖然不快,趙守目也看的清清楚楚,可居然完全冇能躲開。

身形不由自主地嶼嶁下去,被年輕人一把掐在頭顱上。

玄妙的力量跌宕之下,趙守目整個人抖似篩精,眼珠子劇烈顫抖起來,他心知不妙,然而有心反抗卻是根本無能為力,一時間隻覺自己的神魂防禦被破,神海翻勝不定,平白生出一一種從內到外被人窺探的感覺,

他明白自己遭遇什麼了,這分明是在搜魂!

內心悲苦至極,知道自己這一生怕是要到此為止了, 有諸多不甘.

他纔剛剛晉升星宿,走進星空,居然就遇到了這樣的惡事,實在是老天無眼,但縱是再不甘也無可奈何。三

被窺探的程度越來越深,他的神魂也越來越破碎,這樣狂暴的搜魂,能窺探到的東西不多,而且大多都隻是一些記憶片段,但對被搜魂者卻有不可磨滅的損傷。

片刻後年輕人眸中精光閃爍,收回了大手。

趙守目如爛泥一樣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在他撞破年輕人行蹤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他的死亡。對方是絕不會允許他繼續活下去的,免得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雖說那仇敵可能已經放棄了對自己的追殺,但這種事誰又能說得準呢,對他們這個境界的人來說,-次追殺維持著上百年似乎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搜魂得到的資訊不夠全麵,卻也不算少,最起碼他瞭解了該瞭解的東西。

「九州?」年輕人皺眉呢響,總感覺在哪裡聽說過這個界域的名字,很快便神色一振,「該不會是那個界域?」

他隱隱想到了一個界域,一個存在於傳說中的界域,-個曾經大能修士層出不窮的界域,一個因為太過強大,而被諸多種族聯手滅絕的界域!

他活的夠久,所以知道一些星 空中的久遠秘辛,如果這個九州真的是那個傳說中的九州,那就太離奇了。

畢竟在傳說中,那個名揚星空的界域已經被徹底毀滅了。

或許隻是名字一樣?

而且據他搜魂所得的情報,這個九州的整體水平,也纔剛剛達到涉足星空的程度在他這樣的強者眼中,這樣的界域根本不值一提。

心下一定,看樣子真的隻是名字一樣了。

星空廣衰,人族界域無數,名字相同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如果此九州真的是彼九州的話,他殺了九州的人,那纔是天大的麻煩,如今他隻需要麵對一群實力頂多為星宿的修士,自是絲毫無懼。

神念一掃,很快就察覺到了九州的存在,他對這樣檔次的界域冇太大興趣,修為境界到了,即便喜怒無常,即便心性暴戾,也不會樂於在一群弱小者 麵前逞威做福,除非彆人來招惹他。

這種心態,就像是大人不會去無緣無故地欺負小孩子一樣, 冇什麼實質性好處,還平添因果。

原本隻是隨意的勘察,但他竟察覺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他立刻抬眼,運足目力,朝九州所在的方向望去,眸中嘖嘖稱奇:「這是……成長型界域?」

如今的九州確實不會讓他生出什麼興致,但九州此刻的狀態卻引起了他的興趣,因為他一眼就看出,此刻的九州,正在吞噬血煉界的底蘊,迅速而顯著地提升自身。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M..COM-到進行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