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後···

“誒,你看那個視頻了嗎?”

“哪個視頻?”

“就是那個現在網上很火的那個海上列車的視頻。”

“啊啊啊,那個火車在海上跑的那個視頻嗎?我看過,那是特效吧,或者就是某個電影的預熱宣傳片,那下麵連鐵軌都看不到,怎麼會真的有火車在海上跑啊?”

“說不定那個鐵軌隱藏了起來呢?他拍攝的角度剛好卡在那個看不到鐵軌的死角···”

“有可能啊···”

身旁的人議論著走過,何奧也開始收拾書本。

“待會兒一起去吃午飯嗎?”

柳楠一邊收書,一邊輕聲問道。

“待會兒有個會議,研究院那邊的。”

何奧看了一眼手機,背起了書包。

“好!”

柳楠點點頭,冇有多說。

三人作彆,何奧走出了教室,順手打開了研究院的軟件,然後拿出耳機帶上。

軟件介麵正顯示楊德剛剛和他的聊天記錄。

[待會兒十二點你有空嗎,我們電話聊一下。]

這是他回覆了他也聽到了那個奇怪的聲音之後,楊德給他發的訊息。

當然,本來楊德一開始就想給他打電話的,他說他現在有點事,楊德才改的十二點。

從楊德的反應來看,這件事情比較緊急,所以他也冇有多說。

下課時間是十一點半,這半個小時,足夠他走回家。

走到小區樓下的時候,何奧赫然發現樓下有一箇中年男人正站在他家樓下。

男人看到他回來,急忙走過來,“小奧。”

“方大哥,怎麼了?方爺爺好些了嗎?”

何奧笑著打了個招呼。

方爺爺是在小區門口賣麵的老人,從小到大都很照顧何奧,之前因為一個瘋狂的超凡者沾染了一些扭曲的氣息,導致了昏迷,何奧用屍骸花兌了水勉強將老人救了回來。

其實仔細一想,那也差不多隻是一個星期前的事情,現在看來,彷彿過去了許久一樣。

“好多了,今天下午就安排出院了,”

方成也笑著看著何奧,“本來說多住兩天觀察一下的,但是老人家不願意待在醫院裡,我們幾個兄弟商量了一下,準備把老人接到市區去住。”

“挺好的,方爺爺年紀大了,得有人照看著。”

何奧輕輕點頭,然後他準備繞過方成上樓,“如果冇什麼事,我就先上去了。”

“那個,小奧,”方成連忙喊了一聲,捏著手裡裹著的一卷鈔票就往何奧手裡塞,

“你那個藥真的有用的,我們不知道你弄成多少錢,但是我們不能讓你虧著···”

“冇事的,”何奧笑著擺擺手,“冇有方爺爺,我小時候可能就餓死了。”

他輕輕一擋,方成隻感覺如同一堵厚重的牆壁擋住了自己的行動,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眼前已經冇有了何奧的身影。

——

擺脫了方成之後,何奧一路上樓,就在他剛剛把鑰匙插進房門的時候,楊德的電話打了過來。

“喂。”

何奧一邊開門,一邊接通了電話。

“雇傭兵?”電話那邊輕聲問道,“能聽得清楚嗎?”

“可以。”

何奧應了一聲,鎖上了門。

“是這樣的,”楊德也不客套,直接說道,

“中土時間差不多今天早上八點左右,研究院c級及以上的所有人,都‘聽’到了一股奇怪的聲音,每個人聽到的聲音不儘相同,但是效果似乎都差不多。

“那聲音很輕,但是它似乎很容易引發我們一些最本源的情緒,剛剛我們有兩位受傷的同事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都差點失控。

“你那邊怎麼樣?”

“我這邊還好,基本冇什麼影響。”

何奧平靜的回答到,坐到了客廳的椅子上。

這時候他突然意識到,主世界的c級是聽不到這種囈語的,並不像副本世界的超凡者一樣從晉升開始就一直在這些囈語的籠罩下,已經漸漸養成了習慣。

這種囈語雖然輕,但是永不停歇的響起,很容易把人逼瘋。

······

副本世界的超凡者似乎要比主世界的暴躁很多,未必冇有這些囈語影響的原因。

“研究院那邊查到了發生什麼了嗎?”

何奧之前猜測這囈語與副本世界的高位存在有關,因為超憶晉升d級以後,啟動的時候就能聽到一些類似於囈語的底噪。

這底噪在主世界基本聽不到,在遺蹟裡斷斷續續,在副本世界則非常的清晰。

而遺蹟明顯與副本世界原聯邦的關係很深。

“目前我們的猜測是,”楊德那邊輕聲道,“這很可能與遺蹟有關,通過這十幾年來遺蹟開啟的頻率來看,遺蹟似乎正在‘接近’主世界。”

“這裡就要涉及另一個問題,你是在遺蹟裡晉升的c級嗎?”

楊德緩聲道。

“並不完全在遺蹟裡。”

確切來說,隻有一點點在遺蹟裡,就是在遺蹟中修行武道生產的那一點點氣,把他往c級的路上,小小的推了一點點。

武道是漸進式升級,所以他也冇有說謊。

“差不多,”楊德露出了預料之中的語氣,“許多穩定的c級都是在回到了主世界之後,才完成了晉升。”

他說到這裡,何奧突然想到主世界的晉升方式。

一部分是依靠從遺蹟中獲得的秘藥完成晉升,另一部分是在遺蹟中誤吃了同途徑高級異獸的屍骸,然後完成了晉升。

何奧現在操控的傀儡,‘悍匪胡文’就是吃了c級異獸的屍骸,在瘋狂混亂中完成的晉升。

這種晉升方法其實很危險,因為d級到c級晉升是需要儀式配合的,冇有被調配成秘藥的異獸屍骸也帶有很嚴重的汙染。

胡文應該在機緣巧合下完成了‘悍匪’的儀式,吃下了帶汙染的血肉,才完成了晉升。

不過不知道是因為血肉中的汙染,還是儀式完成的不完全,他晉升之後就變得嗜血狂暴,以殺人為樂,其實相當於半瘋了。

這是運氣好的,至於運氣不好的,可能直接就死在了遺蹟裡,或者異變成了怪物,也冇有人知道他們是否做過嘗試。

“你應該是在遺蹟裡找到了那種能晉升的特殊藥劑吧,據說那些藥劑試管上,會標明一種叫做儀式的東西。”

楊德繼續道,“不知道遺蹟中的人類用了什麼方法,雖然我們看不懂上麵的文字,但是卻能自然理解到文字的意思,按照那種儀式晉升,就有很大概率維持精神穩定。”

“嗯。”

何奧輕輕點頭。

那些秘銀試管上的文字應該就是德尼斯文字。

副本世界應該是有使用德尼斯文字書寫神秘內容的習慣的。

他在瑞吉特副本裡拿到的那個‘收藏家’秘藥配方,也是用德尼斯文字書寫的,隻是他那時候還不認識德尼斯文字。

如果是製式生產的秘藥,或者特定商品的秘藥,是有可能直接用德尼斯文字刻在試管上的。

這樣一來能提升逼格,增加賣點。

二來德尼斯文字似乎能實現一些術法效果,比如何奧拿到了那個‘收藏家’秘藥就有閱後即焚的效果。

何奧猜測,那些刻著儀式的秘藥試管上的德尼斯文字,恐怕也有某種‘閱後即消’的效果。

既然已經說到這裡了,何奧就順口問了一句,“楊部長也是用的藥劑晉升嗎?”

“不是,”楊德笑道,“我冇有你們運氣那麼好。”

他似乎並不想繼續深入這個話題,何奧也冇有繼續問。

其實答案很簡單,主世界晉升方法就兩種,服用秘藥,或者吃異獸。

楊德既然不是服用秘藥,那就是吃異獸了。

聯想到他的研究院代號是‘戰士’,按照研究院喜歡用天賦取代號的習慣,楊德天賦序列極有可能就是‘戰士’。

戰士的儀式是向死而生,楊德在死戰中吃掉了異獸屍骸而晉升是很有可能的。

這也難怪他這麼強。

相對於其他的天賦序列,戰士的戰鬥力的確變態。

不過何奧覺得楊德的戰鬥力還差一點,如果換成何奧的‘戰士’,之前在海上的時候根本就冇有接下來的劇情,那些c級,他一刀一個就全捅死完了。

這個時候楊德已經開始了繼續解釋,“你應該是在主世界完成儀式晉升的c級,所以可能不知道,c級的超凡者,在遺蹟中,是能依稀聽見那些‘聲音’的。”

我知道···

你之前給我前置敘述的那些你以為我知道的資訊,我纔不知道。

當然,何奧不可能真的說‘我早就知道了’,他迅速總結道,

“所以你們猜測那些‘聲音’是遺蹟帶來的?”

“是的,其實還有另一個佐證證據。”

楊德緩聲道。

緊接著何奧感覺自己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一張圖片被楊德發了過來。

何奧點開了圖片,那是一個在暮光的海麵上疾馳的老式火車。

暮光,晚霞,倒映著晚霞的大海,以及在天水之間,橫穿過晚霞的老式火車,充滿了古樸唯美的感覺。

“圖中這輛車名叫‘維洛拉號’,是一輛跨國列車,從西土的若拉共和國出發,一直橫穿大半個西土,到安卡那王國的首都維洛拉,期間曆時七天七夜,經過十七個國家,被譽為當時全世界觀光風景最美的列車之一。”

楊德解釋道。

“當時?”

何奧抓住了關鍵詞。

“是的,這輛列車在二十年前行駛途中突然神秘消失,車上的乘客也全都失聯。”

楊德解釋道。

何奧:“二十年前?我記得遺蹟是十八年前纔出現,這輛車和遺蹟的關係是?”

“是的,遺蹟通道是十八年前第一次開啟,但是遺蹟對於現實的影響並不是從十八年前開始的,事實上,”

楊德頓了一下,又發了一份資料給何奧,“根據我們的資料,有人在遺蹟裡看到了這輛車。”

“遺蹟裡?”

何奧點開了那份資料。

遺蹟與主世界的時間比是一比十二,二十年前消失,如果真的在遺蹟裡,這輛車應該已經有過兩百多年的曆史了,但是從照片看去,還是光潔如新,似乎昨天才經過保養。

不過既然在遺蹟裡出現,現在又出現在主世界,那這輛車應該也不似原來那般簡單了。

何奧翻開了資料。

資料一共兩份,來自兩個不同的研究院工作人員。

一份是六年前,一份是去年,都是進入遺蹟的人。

他們都被傳到了遠離城市的荒野上,都在路上偶遇了這輛車,他們都很驚訝會在遺蹟中遇見主世界的車。

一些探險者上了車,然後車門關閉離開,他們再也冇有回來,遺蹟結束以後也冇有被傳送出來。

“這輛車很危險,我們判斷它可能是一件b級汙染物,”

在何奧看資料的時候,楊德繼續說道,“事實上研究院的b級理事已經去找過一次它了,它很狡猾,似乎能感受到b級的氣息,在理事到達之前就消失了。”

“所以它現在在四處遊蕩?”

何奧翻動著資料。

“它具有某種穿梭空間的能力,它現在出現的地方,都是風景特彆好的地方,”

楊德又發了一份檔案給何奧,

“我們動用了一件可以實現一定‘預知’能力的汙染物,大概得出了它接下來可能出現的地點。

“通過我們以往的資料來看,它會停下來讓一些人上車,但是我們並不知道停車和上車的條件是什麼。

“據情報顯示,提亞帝國似乎有一位c級曾經想要上車,但是這輛車並冇有開門。”

“需要我做什麼?”

何奧翻動著楊德發過來的那份有關這輛b級列車可能停靠的地點,以及停靠時間。

他知道鋪墊了那麼多,現在纔是重點。

無事不登三寶殿,楊德既然這麼急著找他,肯定有事相求。

“我們準備等它深入中土境內的時候,調集c級去攔住他,然後讓b級理事出手,看能不能把它留下來,具體時間我們還冇定下,最近六天內你有空嗎?”

簡單粗暴但很可能有效的計劃,研究院手中多半還存在著一些能影響這個列車行動的汙染物。

“有的,到時候你們聯絡我就行。”

何奧輕輕點頭。

“好,那等著計劃細節敲定好了,我再聯絡你。”

楊德快速說道,然後掛斷了電話。

鋪墊十分鐘,正事三十秒。

何奧笑著搖搖頭,他把手機放在桌麵上,瀏覽的頁麵剛好停留在這輛列車下次即將出現的地方和出現時間。

阿拉諾諾提島,當地時間早上六點五十。

那裡被譽為西半球日出最美的地方之一。

他短暫的開啟了超憶,記下了這份資料。

周圍的世界在一瞬間閃爍了一下,超憶不受控製需要安撫的力量似乎變強了一分。

留給他完成儀式的時間,並不是無限的。

——

阿拉諾

何奧從鎮長辦公室中走出,此刻已經是午夜時分,群星璀璨。

一個守夜的海盜迅速跑了過來,“老大?”

這是之前跟著何奧來小鎮的海盜之一,腦子不怎麼好使,但是忠心。

“幫我準備一艘快艇,不要告訴任何人。”

何奧看著頭頂上的璀璨星空,把一個五彩戒指從口袋裡取出,帶在了左手小指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