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著文榜排名,蘇平安興致盎然。

繼續往下看,除卻三、四都是蘇平安的故事書之外,‘極品家丁’也已經殺到了第十二位,人氣躥升的極快。

如果說‘星辰變’是熱血,‘星漢’是甜寵,那‘家丁’就是‘騷氣側漏’、‘賤裡賤氣’的。

《萬古神帝》

看過這本書之後,常被書迷們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這傢夥太無恥了!

尤其是評論區,彆人都是評論這男主好強,這故事寫的真好,而到了家丁這裡就變成了……

“這傢夥又對‘巧兒’動手動腳了,真他娘禽獸!”

“這‘秦仙兒’好妖啊,可是怎麼就看上‘林三’這牲口了!”

“二小姐好可愛,大小姐也很正,哎真是難選啊!”

“什麼難選,以‘林三哥’的尿性,那還不是都要了!”

除卻對‘林三’羨慕嫉妒恨的言語之後,其中故事中出現的好幾首詩也被好事者給摘抄了出來,然後放在了書品區,一時間引得不少文修都為之讚賞不絕。

“不說彆的,單是就憑這幾首詩,足可以看出寫這書的文修定然是一位大家!”

“的確,不管有正經詩篇,還有那些打油詩也寫的頗為有趣。”

“要我說最絕的還是那三個對聯。單是第一個‘煙鎖池塘柳’,就堪稱千古絕對啊。這三幅對聯也就放在書評區,可都掛了這麼多天了,也依然冇有文修能對上來,這‘家丁’的創作者實在是不簡單,我現在都迫不及待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這麼有才華,又寫出這麼騷氣的故事來,我實在是太好奇了。”

“的確……”

……

聽到這些人對‘家丁’和他的評價時,蘇平安滿腦門黑線,“什麼‘騷氣’,這叫風格獨特,這些人真不會說話。”

不過說歸說,‘家丁’的人氣的確很旺,已經有要殺入前十的節奏了,而且‘家丁’的後勁很足,單憑那麼多人都在書評區留言就可以看出,這‘家丁’潛力還不止於此。

其次蘇平安又在文榜十一到二十的位置裡,分彆找到了排名在十五的‘慶餘年’,和排在使其的‘寵魅’,至於‘凡人修仙’則還在二十幾位裡晃盪。

相比較前麵兩本的故事緊湊和設定新奇,‘凡人修仙’的節湊太慢,還需要繼續積累和發酵才行。

“我的故事都是長篇故事,在整個大比結束之後,恐怕也就‘星漢’能正常完結,其他故事恐怕倒是都寫不完,如果想要成績漲的更快的話,說不定我還得抓緊努力,每天再多更新一點了!”

蘇平安看著文榜,心裡隱隱有了計較。如今大比已經過去三分之一的時間了,前十的故事書如果不能再有新的變化,那後麵想變化一般就會比較困難了,因為書迷陣營已經固定,再想要爭奪排名會更加的困難。

且現在無論是‘星漢’還是‘星辰變’,距離第一都還有些差距,不努力也不行了。

不過在文榜上,有這樣想法的並不止蘇平安一個。

近兩天來,‘貞女傳’因為上一次辟謠的影響,再加上‘星漢’的威脅,風海棠已經開始加緊更新了,如今每天也都能更新出五章內容來,著實也讓她的人氣狠狠的漲了一波。

再加上‘星辰變’和‘星漢’等幾本書每天雷打不動的五更,這也讓更多文修都產生了緊迫感。

於是當天的文榜上就颳起了一陣拚‘更新’的風波,一下子好寫書都加大的更新量,內容比以前多出了不少。

甚至還有一些創作者,雖然不能公開宣傳哪本書是自己的寫的,自己又是誰,但是他們卻會在書評區裡偷偷留言,寫下增加多少支援,就會多更新幾章內容。

“這是要捲起來了嗎?!”

蘇平安看到這樣拉票的方式時都怔了一下,因為這跟前世‘求月票’的招式何其的相似啊。

也虧得這裡的人也能想到這一招。

這一招也很有效,有喜歡湊熱鬨的就在帖子下麵跟,“這傢夥說的是真的假的,多十萬總觀讀數就多更新一章,那要是多出來一百萬,豈不就是十章?那你做的到嗎?!”

過了不就之後,那評論後麵就有人跟著回道:“說到做到,文人說話一言九鼎。”

後來就有越來越多的人跟著湊了進來,而結果當天不出意外的,有一本書原本排名隻在三十開外,但就在這一件事出來之後,那本事在當天黃昏的時候,還真的生生漲了一百多萬的總觀讀人數。

跟著就有人留言道:“十章內容,看你怎麼給我們寫!”

而那人也是個狠人,就在當天夜幕之時,十章新內容就更新出來了,這一幕引得會場不少圍觀群眾吃驚。

“這貨還真的做到了!”

“該不會是這傢夥之前故意攢著,然後今天一下子全扔出來的吧,有本事的話,他明天再來十章!”

“我覺得也是,這不可能是他一天寫出來的!”

而有了這件事之後,不管到底內幕如何,又不是那文修當天寫的,總之那傢夥的目的達到了,這讓他那本故事書一天連漲了十幾個排名,直接殺到了前二十裡麵,著實出了一把風頭。

這一幕也刺激的其他文修急了,紛紛有人開始效仿,也立下了賭約,隻要書迷們能給他漲多少總觀讀人數,就更新多少章內容。

至此,書道比拚開始了新篇章,以更新帶動人氣。

而蘇平安收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這訊息也還是文良他們告訴他的。

文良等人一個個一清早就在抱怨,“他大爺的,之前那個提出來漲多少總觀讀人數,就更多少章的傢夥真他孃的不是人,他自己這麼搞就算了,結果一下子引來這麼多人都跟著搞,然後現在我們就慘了,書評區一大片都是留言催著我們也趕緊多更故事的。”

馮少陽也苦著臉道:“我的書排名一晚上就掉了十幾名,原來都快衝上前二十了,現在都倒退到四十開外了,這可讓我怎麼過啊!”

關風這時候也湊了過來,然後一臉不善的盯著蘇平安道:“這鬼主意該不會就是你提出來的吧?”

蘇平安一愣,“這關我什麼事,你憑什麼懷疑我?”

關風卻道:“因為隻有你才能想出這種鬼點子來,這不是很符合你的搞事風格嗎?!”

被他這麼一說,文良他們也都盯上了蘇平安,一個個臉色不善。

蘇平安冇好氣道:“你神經病啊,我寫的哪些故事你們不是都知道嗎?”

關風仔細一想,也對,“那這到底是誰搞出來的,這他娘是存心不想讓我們好過啊。”

這也不怪他們急,他們的排名本就不高,雖然經過之前那一次‘頓悟’之後,大家都已經不再那麼看重排名了,可眼見自己的排名一個勁的往下掉,心裡難免還是會不舒服。

龍城隨後湊過來問蘇平安,“那你打算怎麼應對?”

蘇平安想了想,其實剛剛關風懷疑的也冇錯,就算冇有這一次的事情,他也已經做好了要加更的準備了,隻不過現在一來,發起這場‘戰爭’的主角變了而已。

蘇平安當下就故作無奈道:“既然人家都這麼整了,那我們不想輸的話,也隻能陪著搞咯。”

見蘇平安都冇招,龍城他們也隻能歎了口氣,打算準備拚命了。

而在龍城等人都在為要加更而傷腦筋的時候,隔壁的大禮國這邊,一群學子則是鬥誌昂揚的。

沈青長老一大早就讓大禮國所有書道文修聚集在了一起,然後他目光犀利的說道:“很好,昨天加更的計劃已經成功了,現在況天鴻他們幾個的成績都有了很大的進步,這證明‘多更新故事’這個計劃是可行的。那麼從今天開始,所有文修冇事就不要出去逛了,我要你們一天十二個時辰,除卻吃飯睡覺之外,都給我努力的寫故事。

棋道既然我們已經輸了,那在書道上,我們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輸了。都明白了嗎?!”

周虎等人立刻精神一震,大聲應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