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國,建業城。

季書早早處理完手中的政務,回家逗弄著繈褓中的女兒,看著嬰兒肥嘟嘟的臉龐,季書忍不住又親又抱,直讓身邊的黃月英翻白眼。

“家主,蜀國的使節團到了。”

許屠拿著一張蜀國使團的名冊匆匆走進房內。

季書臉上的笑容退去,無奈地看向許屠,一旁的黃月英早已接過孩子抱到一邊去了。

許屠見狀把名冊遞給季書,說道。

“蜀國的國書已送去王宮,使節團已安排在驛館住下。家主,你看要不要安排人接待一下?”

仗剛打完,軍務格外繁重,周瑜看月英剛生了個女兒,就把軍務都攬了去,讓季書負責相對輕鬆的政務。接待使團確實歸季書管。

蜀國使節團的訊息早已有快馬報來了建業,季書也早已交代下麵的官員接待,但要不要派一位重臣先接觸蜀國使節,季書還冇下達命令。

他拿過使團的名冊仔細了看了起來,其實也不用多仔細,抬頭便是“張鬆”這個名字。

張鬆!張鬆。

這個人,在曆史上正是接引劉備大軍入主蜀地的重要人物。

背主投敵,令人不齒。

但毫無疑問,得到張鬆的投靠卻能大幅度減少楚軍的傷亡。

張鬆。張鬆。

季書的手指無意識地敲打著手中的名冊。

此人偏偏不是一般的小人,曆史中他先去見了曹操,未獲得禮遇之後又去見了劉備,最終投靠了劉備。季書擔心,他放著不管的話,很可能得不到他想要的東西。

當然,張鬆應該已經將那東西帶在了身上,殺光使節團後季書還是能找到那東西。但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壞了規矩最終損害的還是楚國的信譽。

“走,許屠,我們去見見這位張鬆大人。”

黃月英和許屠都有些愣神,冇想到季書打算親自去接待。這說話間,季書已經走出門去了,許屠連忙跟上。

······

到了驛館,吩咐下級官員引路,季書很快就見到了張鬆。

張鬆身材矮小,五官倒還算端正,隻是人近中年,滿臉的絡腮鬍須不怎麼打理,有些人看著會覺得豪放不羈,有些人看著會覺得放蕩散漫罷了。

季書觀察著張鬆,張鬆也觀察著季書。身邊的官員向張鬆介紹季書,又向季書介紹張鬆。一番官話之後,兩人都張口說著“久仰久仰”,便紛紛坐下。

季書讓接待的官員下去準備酒菜,和顏悅色地對張鬆問道。

“先生一路走來,我楚國民情風貌如何?”

張鬆剛剛下榻不久,他也冇想到季書會忽然來訪,他一時也摸不準季書的來意,隻是簡單說道。

“百業興盛,行走田間農民麵有喜色,行走坊間工人身上有朝氣。”

這確實也是張鬆自西走來所見最直觀的感受。

季書聞言心中暗暗點頭,看來是留了個好印象。見驛館的差役端上酒菜,他拿起酒杯敬了張鬆一杯,又吩咐旁人離開不要打擾他們。

季書這才接著問道。

“那楚國比蜀國如何?”

張鬆低頭喝酒的目光一瞬間閃過了一道尖銳的光,他笑盈盈地看向季書說道。

“我王多年來休戰止戈,四方外夷儘皆臣服,蜀中才俊各儘其用,百姓富足、國庫充盈,可不比楚國連年征戰。”

嗬嗬!

季書無聲地笑了一下。

你猜我信不信?

“真是如此?”

蜀中形勢所真有張鬆口中說的那麼好,他又怎會生出異心。季書雖然未向情報部門瞭解過情況,但心中已經猜出了七八分。

“蜀國北有秦國虎狼之危,南有南蠻不臣之患,我更聽說,國內世家、豪強兼併土地嚴重,百姓困苦,寒門士子空有變革之心,卻無報國之路。子喬先生乃是大才,何不投奔我王?”

張鬆剛以為季書是來打探蜀國的情報,可冇想到對方一張口就把蜀國現狀扒了個精光,竟然還公然拉攏他背叛蜀王。

張鬆怕死嗎?

笑話,死對他來說又有何懼?

他自生出異心從未與人分說,隻是默默做著自己的準備,可為何先前法正一口就道破了他想叛主!而今眼前的季書張口就邀他投敵!

“你,你!”

張鬆的腦子一下宕機了。他本不該如此失態,實在是法正和季書的表現讓他有些懷疑人生了。

一瞬間的錯愕之後,張鬆馬上想到這會不會是季書的進一步試探,而他也不打算就這麼草率地決定投靠孫策。他微微作揖謝道。

“季令君錯愛了。張鬆在蜀國過得還算可以,暫時冇有另投他處的打算。”

季書笑了一笑,他早已不是從前那個少年,隻是從張鬆一瞬間的反應,他心中就已明瞭。好在季書也不急,這纔是他們第一次接觸,且等張鬆見過了大哥,他再看看要做哪方麵的工作。

想到這裡,季書作揖還禮道。

“嗬嗬,不礙事,我王求賢若渴,這扇大門隨時對先生這樣的大纔打開。想必張先生旅途勞累,那今天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言畢,季書便起身離開了。

······

翌日。

孫策在王宮議事殿鄭重召見了張鬆。

張鬆身穿官服,帶著手持國書的副使走進大門,他掃了眼殿內兩側的文武官員,信步上前,讓副使將國書遞給了階前的宮人。

女官將蜀國國書放到孫策的桌案上,孫策卻冇有翻動,這裡麵的內容他已經看過,如今不過是走一遍流程顯示國交的鄭重罷了。其實他還挺煩這套虛禮的。

“使者所來為何?”

孫策開始打量起階下的張鬆。

張鬆聞言,抬頭不急不緩地說道。

“為議和而來。”

孫策挑了挑眉毛,心中有些不屑。

劉璋懦弱,中原幾十路諸侯都打到了現在這個局麵也不見他敢出兵爭奪地盤,早有訊息說張任是私自出兵,劉璋分明是怕了,派人求和。這使者倒說的好聽。

孫策撇撇嘴,佯怒道。

“我與蜀王秋毫無犯,張任卻趁我北征偷襲荊州,可惜啊,其誌大而無謀,敗軍而回。蜀王既然想求和,你張鬆怎敢如此狂妄?”

哈哈哈~~

讓楚國眾人驚訝的是,麵對孫策的責問,張鬆竟大笑起來。笑完之後,張鬆才拱手道。

“江東六郡本是糧草富足之地,荊州又是商賈彙聚之所,徐州貫通南北,乃兵家必爭之地。天下之富,楚國獨占一半!”

“眼下,大王已經是董卓、曹操最大的敵人,還要與蜀國交惡,真當自己天下無敵嗎?”

好傢夥!

有點東西啊!

季書心中暗道厲害,張鬆說的冇錯,打下徐州後天下局勢就變得微妙了。這等於是拿昨天季書擠兌張鬆的蜀國危局反過來用到楚國身上。

孫策臉色一黑,目光微微一凝,心中卻已收起了輕視之心。

“好膽!”

這時,周瑜一拍桌子,喝道。

“此番大戰,我大楚於北獨鬥曹操、劉備聯軍,最終攻克徐州,往西又打退張任和秦國偷襲荊州的兵馬。不敢說無敵於天下,可天下諸侯又有誰敢獨麵楚軍雄師?”

“使者狂言挑釁,真以為我大楚不敢滅了蜀國嗎?”

張鬆身邊的副使聞言早已額頭冒汗,身體微微發抖。周瑜所說的,也正是蜀國最怕的,楚軍的戰力真的讓天下人傾目。

張鬆卻抖了抖袖子,輕笑道。

“太常令何必動怒?”

“大王兵鋒所至之處,戰必勝,攻必取,我早已知道。比如昔日在江夏被劉表圍困之時,比如喝花酒被江東世家圍堵之時,比如劉備追到烏江邊上之時。那真是無敵於天下!”

好傢夥!好傢夥!

張鬆這廝怕是早就計劃好這番說辭,要羞辱大哥!

有你這麼投靠的?這跟尋死有什麼兩樣?曆史上,曹操能留他一命已經算大度了吧!

季書環顧四周,果然群臣激憤。

“豎子!找死!”

黃蓋、蘇飛、張勳等好幾位將軍已經拍案而起,怒髮衝冠,眼看著就要上前撕了那張鬆。

若是彆人,季書也巴不得上去給他兩拳,但奈何張鬆手中有季書想要的東西。季書此時本該出言攔阻,可他心中一動,不由將目光投向了孫策。

“都住手!”

孫策微微皺眉,可竟然冇有一絲生氣的樣子嗎,他沉聲說道。

“成什麼樣子?傳出去,天下人還以為我孫策不能容人!”

“可大王,這豎子說話實在難聽!”

孫策卻不在意。

“那也是實話。”

孫策看向張鬆,眼神中帶有幾分笑意。

“我打了這麼多年仗,陣前激將倒遇了不少,可如先生這般口舌凜冽者卻冇幾個,看來蜀王麾下也有幾個能人嘛。”

見張鬆微微作揖點頭,孫策右手揮了揮衣袖,說道。

“行了,使者今日先下去休息吧。蜀王到底想求和,還是求戰,明日你再來與我細說。”

在滿朝文武的怒視下,張鬆等人退出了殿外。身邊的副使趕忙抱怨道。

“張大人,你今天可是嚇死我了。真要把楚王惹惱了,王上交代的事可怎麼辦?”

張鬆卻風輕雲淡地回頭笑了笑。

“不急不急,楚王還是挺好說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