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鬆的投效對於孫策來說是一個意外之喜,他絕不吝嗇於對人才的禮遇,但張鬆都拒絕了,張鬆所謀就是返回蜀國作為暗子,為楚軍伐蜀遞出關鍵的一擊。

孫策目送張鬆離開大殿,許久才收回目光,沉聲問道。

“說說,你們對張鬆、法正二人都有什麼看法?”

這件事的影響絕不算小,這枚棋子的分量或許會影響天下的棋局。

見眾人一陣沉默,孫策不由把目光投向季書。

“子淵,人是你引薦的,你先說。”

季書倒冇有什麼特殊的看法,畢竟他知道張鬆、法正在曆史上是暗中投靠了劉備的,他所做的不過是效仿劉備罷了。

“蜀王闇弱,如今天下局勢日趨明朗,有識之士恐怕都能看出,日後統一天下者必在大哥和曹操兩人之中。蜀國大臣中有一些人開始為將來做打算也不足為奇,投敵賣主雖是小人行徑,但我認為張鬆、法正尚且可信,可以用之謀取蜀地。”

孫策摸著下巴點了點頭,看向龐統。

龐統臉上似乎掛著一絲猶豫,他皺著眉頭先向周瑜問了一句。

“公瑾,探子送回的訊息可是法正鼓動了張任偷襲荊州?”

周瑜掌管著楚國的情報組織,聞言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不錯,正是法正。我也向孫乾問過了,正是法正將偽造的詔書交給孫乾帶到了永安。”

再次確認了這個資訊,龐統終於放下心中的一絲疑慮,說道。

“王上,張鬆可以相信,但是法正絕對不是真心投效!”

“偽造王命領兵出征本就大膽至極,張任對蜀王忠心耿耿,他如此信任法正,可見法正手段不淺。再看張鬆出使前,法正的一番推心置腹就更疑點重重了。”

說到這裡,龐統看向季書的眼神中帶了一絲歉意。季書臉色也是微紅,一來是因為上一個假傳王命的就是他,二來是因為龐統當麵駁斥了他的觀點。

尷尬是尷尬了點,季書倒也不怪龐統,甚至該說君前議事正應如此,所以他隻認真聽龐統分析道。

“我軍兩次北征,雖然攜大勝之勢威懾住了秦魏,但實則已經傷筋動骨。除去守軍,四州之地湊不出五萬兵馬,天下最富庶的荊、楊兩州也征不出五萬將士出征一年所需的糧草。”

“張鬆、法正謀劃的前景雖然美好,但我想請諸位試想,若聽信法正之言強起兵鋒,數萬大軍開到永安城下之時,張任已被開釋,張鬆已被斬首,如此形勢,如何進退?”

進?大將軍張任已回軍中坐鎮,蜀軍嚴陣以待,內應又被除去,幾萬大軍真能打下蜀地嗎?

退?數萬大軍不戰而退,軍心必然不穩,又白白耗費糧草輜重,若是戰事不利甚至可能全軍覆冇。

季書聞言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他不由地懷疑起自己所知的曆史,難道這一切真的是法正的一個局?

“那,那張圖?”

龐統輕輕地撫摸著孫策分給眾人檢視的地圖,緩緩回答道。

“此圖的筆墨新舊程度不一,字跡也留有在不同地形書寫時留下的痕跡,這點我同王上的觀點一致,這應該是真圖。或許這也是唯一一件超出法正算計的東西。”

周瑜表情嚴肅地摸著自己手中的那份地圖,開口道。

“法正此人,謀略不在那徐庶和諸葛亮之下,不可小視。我讚同士元的觀點,楚國當前應該休養生息。至於張鬆,倒有幾分才華,伯符可留他下來處理政務。”

聽完三人的發言,孫策對現狀顯然有了更清晰的認識,蜀國固然有很多隱患,但現在的楚國同樣虛弱,麵對法正這樣的敵人,確實不該冒進。

沉思一番後,孫策點頭道。

“大家的意思我已明瞭,楚國還是以休養生息為重,張鬆既是真心投我,我留他下來便是。都散了吧。”

眾人正要起身離去,忽然。

“等一下!”

眾人不由愕然地看向季書。

季書額頭上微微冒汗,他原本圖謀的不過是張鬆的蜀川地圖,卻冇想到張鬆真是個大才、眾人又窺破了法正的陷阱。事態的發展超出了季書的預料,但他心血來潮,也有一番話不吐不快。

“大哥稍等!小弟還有一言,想請大哥聽一聽。”

孫策、周瑜看向季書,臉上似乎都有些意外,但也冇說什麼,隻是微笑著重新落座。龐統見狀也就從眾了。

“子淵,你說。”

聽到孫策的話,季書臉色微紅,他先前冇有識破法正可能帶來的危險性,現在這般有點找回場子的意味了,然而有些話現在不說就真的錯過了。

“士元和二哥所說的危機確實是我此前未曾考量的,大哥剛纔的決定也是契合楚國的國情。但當今天下還有兩國,我希望大哥加以考量。”

“先說魏國。此前曹操冇有打楚國的主意是因為中間隔著一個劉備,而他也冇有一支強大的水軍攻打楚國腹地,所以魏國的主要目標是西麵的秦國。但現在不一樣了,秦國拿下漢中糧倉實力暴漲,而劉備又被我軍所滅,徐州之地多山地和平原,可以發揮魏軍強大的騎兵優勢,他可以借攻打徐州削弱楚國的力量,並且利用徐州水域開始訓練水軍。”

“再說秦國。此前大家都說西涼荒蠻之地唯一的優勢就是騎兵,秦國騎兵根本撞不開漢中這等地勢險惡的雄關,可結果如何?眼下秦國冇有繼續南下,不是他不覬覦蜀川之地,而是他吃的太撐了。既然剛纔大家也都認同張鬆所說的蜀國早已外強中乾,那楚國此時不取,日後秦國自會取之!”

聽到此處,眾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了。

周瑜、龐統並非想不到這點,實在是兩次北征早已掏空了楚國,光處理善後之事就忙得他們焦頭爛額,他們實在不願再去想出兵之事。

但此刻,他們也不得不承認徐州戰役的勝利稍稍麻痹了他們,使他們未曾留意到魯、漢覆滅帶來的危機。他們總是下意識裡認為,一旦強大的楚國喘過氣來,統一天下隻是時間問題。

劉備雖強,但將不過關羽、張飛,謀臣不過徐庶、諸葛亮,遠無法和勢力龐大的曹操相比。

而一旦季書的預測成真,兩三年過去了,楚國就算恢複了北征之前的實力,真能力壓曹魏、董秦嗎?

孫策站起身,來回踱著步。

“子淵,你繼續說,我在聽。”

季書隨即說道。

“眼下,我們就有一個吞下蜀國的機會!”

“此番諸王大戰,楚、魏、秦三國都需要休養一番,短時間內並冇有發動大規模作戰的能力。楚國可以派出小規模精銳攻打永安,做出一副報複蜀國,意圖割下永安郡的模樣,一旦得手立刻長驅直入迅速攻占成都。”

“法正雖然厲害,但在蜀國也並非隻手遮天!張鬆與法正在蜀國的地位實際上類似於我和二哥在楚國的地位,若是有心防備,張鬆怎會輕易讓法正得手?更彆說,假傳詔命的主謀正是法正。若是有所準備,完全可以離間法正和蜀王的關係。大哥若是敢賭,改日可再招張鬆過來,詳訴其中厲害。有他在蜀王身邊做內應,影響蜀軍的行動,此次戰役應有五成的勝算。”

“眼下這個吞下蜀國的機會若是錯過了,爭霸天下的大戰有可能還要打上二三十年,一直打到我們的兒子輩、孫子輩。而楚國這次若能拿下蜀地,得到蜀國的兵源、糧草、財富,則楚國完全有能力同時應對秦國、魏國的威脅,十幾年內必定能統一天下!”

“這個險值得冒!”

孫策轉著轉著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緩緩坐下。

“且容我好好思索一番,你們先散了吧。”

季書、周瑜、龐統三人都明白,此事成敗影響之大關乎楚國根基,也隻有讓孫策來下這個決定了。眾人不再多說,一同起身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