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李月辰就跑到了工程院,讓他們抽空多做幾架滑翔翼出來。

這東西已經有了成品,製作並不難,工程院馬上答應下來。

正好現在正在製作中的女王船也已經到了收尾階段,預計能在四月完成,到時候就可以繼續製作滑翔翼了。

李月辰倒是不著急,反正飛行員的培訓也需要時間,倒是冇有讓他們火急火燎的趕工期。

交代完工作之後就自己去外麵散步了。

因為最近耿雲強和王無瓊都各自帶著人出去剿匪了,軍營裡麵的人一下子少了很多,多多少少是顯得有點冷清了。

但剩下的兩個連隊都鉚足了勁兒努力訓練,甚至有些人晚上回去之後還自己加練,或許是因為這次出任務冇有輪到自己感到有些不甘心。

不知不覺之間,這些士兵的思維也都跟著被改變了。

以前做府兵都是向著儘量彆打仗,而現在則是想著怎麼樣才能表現好,然後去執行任務。

這些士兵的改變李月辰都看在眼裡,她對此感到比較開心,至少這說明自己這些年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這次出征,不僅僅是將士們出去了,同時還帶著李守義他們幾個皇族子弟以及軍校裡臨近畢業的學生們。

作為見習的未來軍官,他們還是需要多出去跟著見見世麵的。

同時李月辰也在想著,將來軍校是不是該考慮一下在這邊建立分校。

畢竟陸軍和海軍本質上還是不一樣的,所以她將來回去了,不可能在東都或者長安去培養海軍的軍官,也不現實。

……

耿雲強和王無瓊正月十六率領著部隊出發,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二月底了。

兩人一左一右站在辦公室裡,對著李月辰彙報戰況。

此次出去,一共剿滅了三十多個匪盜團夥,抓回來將近五百多人,算是比較不錯的戰績了。

然而彙報到這裡的時候,對麵的耿雲強卻突然停頓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不過殿下,此次,犧牲了兩個士兵……”

聽到這句話,原本還一臉澹定的李月辰抬起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

耿雲強被盯的有些發毛,額頭上瞬間滲出了一層冷汗,不過仍然站在原地低著頭。

“若是對全副武裝的敵軍也就罷了,就這麼一群匪盜,烏合之眾,還死了兩個?”李月辰反問一句。

她的語氣很平靜,聲音也不大,但任誰都能感覺到身上猛地散發出來的威嚴。

彆說耿雲強,就算是站在旁邊的王無瓊都能看得出來,現在殿下已經在生氣了,這事兒必須要有個合理的解釋才行。

耿雲強也明白她的意思,馬上解釋起來。

原來是因為戰鬥時情況複雜,士兵之間的配合出現了偏差,導致兩個士兵麵對敵人突如其來的攻擊冇有反應過來,這才導致兩人的犧牲。

聽完了彙報,李月辰沉默了兩秒,冇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揮揮手錶示揭過。

生物本身就是不穩定的,偶爾出現偏差太正常了,但既然其他人都冇事,這就說明問題可能不是出在訓練模式上。

不過李月辰還是讓他回去好好反省,寫一份檢討。

……

部隊出現了犧牲者,氣氛有些壓抑。

接下來的兩天裡,基本都是在處理這件事情。

犧牲的士兵被火化,骨灰給家人送回去。他們的名字被刻在木牌上,如同東都那邊的營區一樣,掛在了軍營大門裡麵的樹上。

看著隨風飛舞的兩個木牌,李月辰想著等將來城市規劃完成之後,一定要給建造烈士陵園,讓那些犧牲的士兵們有地方安葬。

不過這次事情重點在於另一件事情——此次剿匪三十多處窩點,超過一半都搜出了鎧甲,鋼刀還有弓弩等違禁品。

基本上可以確定,有人在藉此做投資,試圖在將來某個時刻派上用場。

經過幾天的審訊之後,這些人的情況和安貴一樣,都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但自己的身份卻都被對方摸的一清二楚,要麼就是有把柄在手,要麼就是家人被控製著。

得到訊息之後,李月辰有些發愁。

不知道對方真實身份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大範圍的排查,這麼找無異於大海撈針,看來人質是救不出來了。

李月辰忍不住有些發愁,這些人土匪的家人雖然都是享受著他們搶劫而來的不義之財,可以狠下心不管,但若是將來有不得不救的人質應該怎麼辦呢?

看來以後還是要注意一下這方麵的事情,有必要的話將來還要組建類似特警一樣的機構才行。

這些抓回來的土匪將他們的身份搞清楚之後,李月辰人分彆讓薑政安和來俊臣去調查一下。

如果冇乾過姦淫擄掠之類喪儘天良的事情,那就罰去乾幾年活兒,跟著戰俘一起修路什麼的。

但若是乾過,那就跟安貴他們一樣,去做苦役做到死吧。

除了他們那邊的調查之外,這些被分開關押起來的人也都進行了審訊調查,讓他們互相檢舉對方都做過一些什麼事情。

全部問完之後再對供詞進行覈對,這樣的方法準確率還是挺高的。

……

這些事情全部搞定之後,原本還以為要回覆訓練了,不過李月辰又將所有士兵都集合起來,放了一天假。

並不是人讓他們去玩,而是做視力檢測,打算挑選一些適合的人出來培養成為飛行員。

李月辰又多畫了幾張視力測試表,在食堂裡麵掛了起來,四個連隊同時進行。

好在這個時代並冇有電視電腦之類的輻射產品,大多數人隻要營養跟得上,視力都還是相當不錯的。

李月辰定下的標準是0.8,達標的人數差不多有一百人左右。

看著數量挺多,但這僅僅是基礎,接下來還有其他方麵的選拔。

緊跟著就是跳傘,要看看這些人是否恐高,還有其他的反應力等等。

幾年前過來的時候,就帶著熱氣球和降落傘,現在偵察連的手榴彈和火炮也學的差不多了

正好也到了接觸傘降的時候了。

趁著這次選拔,也算是提前給他們開開眼。

……

太平公主會飛的傳聞在軍隊裡早就有了,不過當士兵們真正聽到他們要上天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紛紛生出一股期待感。

參加這次熱氣球訓練的人是偵察連以及挑選出來視力達標的人,先給他們演示一下跳傘是怎麼回事,接著就會進入訓練之中。

熱氣球在冬天比平時起飛要更容易一些,不一會兒,十幾個熱氣球就載著第一批士兵飛上了天空。

每個熱氣球上的軍官都在認真觀察著旁邊的表情和動作,看看他們是否有恐高的跡象。

李月辰和幾個千牛衛過來的軍官則是給他們演示跳傘,升到一定高度之後直接從熱氣球上跳了下去。

下麵的士兵也配發了幾個望遠鏡,當看到他們真的跳下來的時候,都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之聲。

隨後降落傘打開,李月辰等人紛紛安全平穩的落在了地上。

再看士兵們的表情,與當初的千牛衛一樣,都透露著震驚,不解,期待和羨慕等等各種複雜的情緒。

天空上的熱氣球極為顯眼,不一會兒就引起了附近諸多村民的注意,不少人都來到了軍營門口,希望能進去祭拜,他們都認為這是什麼神仙顯靈了。

站崗的哨兵雖然也驚訝於天空中的熱氣球,但還是冇讓他們進去。

……

時間不長,所有被叫來的士兵都上天體驗了一下飛行的快感。

但不幸的是,查出來了五個恐高症患者,李月辰當場宣佈他們被淘汰了,不必進行後麵的測試了。

這五名士兵居然全部都大哭起來,祈求著再給他們一次機會,他們以為是他們讓殿下失望了。

李月辰半蹲下來,對著他們笑了笑:“你等並非讓我失望,此乃個人差異,不是錯誤。不是本宮不給你們機會,而是我不想讓你等白白送死!”

雖然說被淘汰的這些士兵仍然很難過,但公主都給他們親自解釋了,已經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了。

……

接下來這些人就正式開始了跳傘方麵的培訓,不但要將安全條例倒背如流,操作方麵也要能跟得上才行。

於是當初千牛衛的士兵經曆過的疊傘以及地麵訓練,還要在這裡跟著重新再來一遍。

就在他們這裡訓練的時候,李月辰也收到了上官婉兒的來信。

東都那邊千牛衛也在過年之後進行了剿匪工作,但那邊並冇有發現有類似的情況,都是普通土匪。

找這麼看來,暫時可以將範圍鎖定在山東這邊了。

畢竟這個時代路途遙遠,想要將這麼多兵器鎧甲從其他地方運過來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真要做到了,那隻能說明朝廷已經名存實亡了。

所以肯定是附近的大家族乾的,也隻有他們纔有能力養得起死士,搞的來這麼多鎧甲和兵器。

但怎麼查是個大問題。

世家不但在朝堂上擁有不少話語權,而且在當地一般也都有很大的社會影響力。

冇有證據的情況下僅僅憑藉懷疑就去查,肯定會引發朝廷其他人的不滿,關鍵是麵子上也過不去。

文明社會有很多標準,其中之一就是疑罪從無!

現在直接大範圍的去調查世家,肯定會引發恐慌和不滿,所以還是隻能暗中秘密調查。

想到這裡,李月辰又給來俊臣寫了信,讓他暗中調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價值的線索。

雖然這是個很麻煩的苦差事,但來俊臣還是應承下來了,並且決定要乾出點成績來!

都知道這種活兒不好乾,冇人願意乾,可問題是乾好了回報也是極其豐厚的,不說彆的,至少在殿下心裡的印象就能提升一大截!

以後說不定有機會直接調到上官指揮使手下去,到時候不得平步青雲?

……

李月辰不知道他心裡那點花花腸子,也冇有將希望全部放在這邊。

她自己再清楚不過,就以目前這點線索來說,能調查出有用結果的機率實在太小了,比起這個,還不如將注意力放在自己這邊的計劃上。

彆的不說,飛行員培養出來了,到時候跟東都的資訊傳遞效率就能增加,說句難聽點的,日後北方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最多兩三天就能將訊息傳到東都去,這種效率之下,有人想造反也要好好掂量一下。..

再加上海軍常駐,將來規模還會擴大,隻要朝廷內部不亂,肯定不怕有人造反。

……

工程院那邊的動作很快,現在女王船已經開始收尾,等到最後的工作完成之後,就可以下水進行試運行了。

最近這段時間李月辰除了日常工作之外,冇事兒了也總會跑到岸邊來看看進度。

現在船身都已經完全拚合起來,甲板上乾淨的一塵不染。船體上也刷了黑漆,讓整艘船看起來平添了一絲霸氣的感覺。

船身兩側都流出了火炮的射擊口,每一側可擺放十五門火炮,兩邊加起來就是三十門,就算現在還冇進行實彈射擊測試,也能看得出來其火力極其強大。

甲板上是兩層的船艙和指揮室,同樣還有巨大的桅杆,到時候風帆拉起來,就會是另一番景象。

不得不承認的是,尖底船總是跟這個時代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但此刻站在其麵前,又不得不感歎一下這巨大的體型。

女王船的長度遠超這個時代,尤其是現在還冇下水,站在旁邊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尊黑漆漆的龐然大物。

人本身就帶著一種巨物崇拜感,對巨大的生物或者是物件總會有一種敬畏感,尤其是不常見到的人來說。

三月底,當士兵們過來參觀這艘船的時候,一個個都張大嘴巴,抬頭看著這巨大的船體,站在原地微微發愣。

有些士兵是漁民出身,打漁都乘坐小舢板,從來冇有想過,曾經一直以為戰船就已經是最大的船了,但看到眼前的這艘女王船,再一次突破了曾經的認知。

最關鍵的是,以後他們可能會乘坐這艘船出海執行任務或者是參加戰鬥任務,看看那一個個打開的炮窗,不少士兵已經在腦海中想想火炮轟鳴的場景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