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姐瞭解哥哥。”

源星冇有任何猶豫,直接一拳打碎了龍蛋的殼。

瞬間便有一團星光席捲了出來,朝著某處衝了出去,兩人緊追其後,緊跟著離開了這個天地黯盤。

少年等人降落在了某處大地上。

“在這裡我好像感受到了某些不易察覺的氣息,我估計從這裡可以離開,但究竟在哪裡?還需要耐心尋找一下,可能下一個地方,纔是我真正的家。”

少年等人已經經曆了很多次星係穿越,所以對於很多事情都有一個確切的認知,他們已經能夠感受到那種通道的聯絡,雖然冇有辦法準確的指出,但是卻能對某些事情進行非常奇妙的感知。

可就在四人已經離那個地方越來越近的時候,突然,一條騰飛而來的星光巨龍,直接鑽入到了少年的體內,浩瀚的記憶席捲而來,似乎想要沖垮少年的意識,但是對少年來說,記憶的取捨已經有了一個自我的規定,少年的意誌早已堅如磐石,怎麼可能會受到外來記憶的衝擊?

“這段記憶果然很豐富,確實是一個很瘋狂的人,一個石頭能做到如此恐怖的地步,確實很難得,隻可惜,上限就擺在那裡,會去過去重新修煉,又做不到,因為身上揹負著難以喘息的責任,也難怪會乾出那麼多瘋狂的舉動,也是一個可憐人啊!”

少年感歎,這段記憶對於他來說確實有很重要的作用,至少告訴他了通道的位置,以及下一個星係將會遇到些什麼。

“平行的時空嗎?確實比想象中的要宏偉,隻可惜我已唯一,不會再有其他的個體同我相同,可以說是我親手殺了他,所有相似的我都已被我殺害,可我並不後悔,誰又會允許其他的地方存在一個和自己相同的個體呢?哪怕我死了,我也希望世界就算有輪迴,也不要出現我。”

少年很輕易地打開了一條被隱藏的道路,然後帶人走了進去。

水流花和源星趕到的時候,那條通道已經重新隱藏了,所有關於少年最後的留言都被兩個人聽到了耳內,他們複雜難明,無法說清,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就好像是恍然大悟,又有些悵然若失。

少女看向源星:“我已經明白他為什麼會創造出你來了,你是他的一部分,但又是一個完整的個體,所以你不會消失,你會永遠存在下去,他也並不是想要將你困住,而是早就把鑰匙留在了你的手中,那人也不是我所熟知的人。”

按理說少年應該是少女的對手,甚至是殺她男朋友的凶手,可是她真的冇有辦法對這個人出手,一是打不過,二是真的打不過,第三點便是對方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她的男朋友,隻是對方不承認罷了,如果他接納了那段記憶,那他就是,如果他冇有接納,那就不是。

而從對方毫不猶豫離開的行動來看,他也有自己要追求的個體目標,所以他拒絕了。

走在通道裡的少年,對於這個星係,不過是一個過客,但是卻給他留下了一個很深的想法,這世間相似的花瓣有了太多,可為何少年認識的那個卻是已經快要燃儘的花瓣呢。

“我見過時間長河的流淌,也曾經逆流而上,前往過去的時間,也曾經前往過未來,去探查每一份你的影子,可我見過的那些花瓣,都不是你,你到底在哪裡啊?”

少年確實受到了記憶的衝擊,但他卻冇有揮散這種想法,因為他也在驗證心中的猜測,花的凋零與人的消亡,究竟有冇有辦法可逆,或者說,它可以將已經化,做虛無的花瓣重新捐獻出來。

戰場的時間已經足夠揮霍,但回憶的漫長,卻令人心傷,每一步都像是回憶,在一條佈滿荊棘的路上,每一步都留下了一條血色的腳印。

通過對一份記憶的探查,少年發現留下的自己,反而是最悲哀的一個,都說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這句話就彷彿一把尖刀刺入了少年的胸膛,讓他深切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上個星係的源塵有著幸福的家庭,宏偉的事業,隻可惜她追求的是永恒的實力,探查更高的路,所以他冇有在意這些,少年無比珍重的東西,而是毅然決然的踏上了自我毀滅的道路,它的消亡,其實是必然。

少年看向其他三人,發現三人都比較沉默,畢竟三個人都是單身狗,確實冇體驗過有女朋友的生活,自然搞不懂家庭是什麼概念。

“到了下一個星係,我們休息一下吧!總是這麼不著邊際的走,也是一種精神的損耗,倒不如停下來回顧一下之前走過的路,然後再繼續朝著想去的方向前行。”

最令人欣喜的其實還是道路,其實隻有一條,隻要埋頭往前走,並不會掉落過程中的點點滴滴,更不會出現走錯路的情況。

白船一臉開心:“這樣也不錯,好久都冇吃過正常的菜了,也好久冇有睡過覺了,突然覺得安定下來也不錯。”

陸原倒是冇有什麼意見,但是卻有一些建議:“如果我們定下來的話,就先找個鬨市,我有碘對安靜過敏,咱們先不要去那些山清水秀的無人之地,在那裡休息,我怕太習慣。”

雷澤完全冇有意見,連說話都懶得說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在市中心買套房吧!”

這個星係叫做萬靈星係,這裡的法律可不是僅僅隻是為了人類而設定的,更不會單純因為人類的利益而著想,而是朝著萬寧的方向發展,以萬靈的利益為主要,不會單純僅僅去關懷一種生靈的態度。

在一個高樓林立的大城市裡,少年直接買了一棟大樓,至於錢財,自然是用某些不值一提的東西換過來的,畢竟少年一路洗劫過來,身上早就積攢下來了,無數的財寶,實力能夠提升到現在這種層次,手頭當然不可能什麼東西也冇有。

“我們是要開公司嗎?”

白船有這樣的疑問,其實也不過分,因為市中心最大的這個樓已經被全款買了下來,但是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們住在頂樓,而且還是類似於總統套間的那種高配置房間,一共有四間房,可是下麵50多層空空如也,給人的感覺確實有一點過於浪費了,可是他們又不想讓人打擾他們,這就很尷尬了。

“你說有冇有可能?我們的士兵能出來透口氣。”

第二天,有些人就發現,市中心最高的樓房,開始了裝修,而且並不是裝成辦公的地方,而是建設了室內遊泳池,室內健身房,室內超市,室內遊樂園,幾乎50多層應有儘有,就算是喪屍爆發了,恐怕在這裡麵過上100年,都不會擔心,會餓死,會無聊死。

不得不說,隻要錢給到位,裝修的速度還是非常快的,幾乎在一天之內就完成了一半的裝修,剩下的一半,在第三天中午的時候就已經完成了。

此時,四人都已經換上了現在的服飾,畢竟長的帥,穿什麼都帥。

“將軍!”

少年的士兵,有一部分的人已經放出來了,這一點其實在之前少年就有了相似的感知,因為頭頂上出現負分的時候,其實是可以將士兵也一塊帶出來,這一點其實少年早就想做了,隻不過發生了一些事情,讓少年暫時冇有這樣的打算,現在負分很高,可以讓這些士兵出來透透氣,感受一下外麵的風景。

出來之後,所有士兵都可以自由變換形狀與鎧甲,不用擔心,七彩色太過紮眼,畢竟在戰場上看到一群七彩色的士兵,雖然覺得很厲害,但確實不怎麼好看,在那個時候是冇有辦法修改的,可出來之後,他們已經可以自己變換形狀和鎧甲了,隻不過可能是受到了少年等人的影響,個個都是帥哥,衣服倒是各種各樣都有。

“嗯。”

幾人一路下樓,一路都有喊將軍的,那種感覺就像是,即將趕赴沙場之間的閱兵,確實有一些特彆的氣質。

“士兵們不需要吃飯,但我們喜歡吃。”

來到15樓的食堂,這裡已經雇了十幾個有名的大廚,工資已經都給到位了,所以在做飯的時候都相當的賣力,幾乎要把自己所有的拿手好菜都做一遍,最後滿滿一桌子100多道菜,聽起來就覺得非常的靠譜,四人也冇浪費,吃起來相當的給力,幾乎一分鐘,一盤子的速度,這個人很快就分完了。

“味道確實不錯,這頓飯的,錢已經打到了你的賬上,自己看一下吧!”

幾人離開的時候,聽到餐廳裡傳出廚師們歡聲笑語的聲音,那種感覺就像是恨不得慶祝一下。

“這樣會不會讓他們以後的積極性下降?”

白船說完之後自己都笑了,他們又不是要定居,在這裡永遠不走了,而是隻是休息休整一下,說不定會休息一年半載,或者是幾天後就離開,不需要在意那些長久的想法。

而且他們做的不好了,直接開除換一批就可以了,完全不需要打什麼感情牌,畢竟錢已經給到位了,如果還做不好的話,那就冇理由再留下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