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聽到這聲音,倒是不完全陌生,甚至還有點熟悉。

這是……

賓特?

楊天立馬起身,來到門邊,打開了門。

門外正是賓特,並且他的手裡還端著一個精緻的雙層木盒。看樣子像是用來裝食物的。

楊天看到賓特,露出一個和煦友好的笑容。

雖然之前得知楊天和卡洛爾同床共枕之後,賓特表現得相當激動,甚至對楊天說了一些可以稱得上冒犯的話。

但楊天並不會因此而記恨他。

因為楊天看得出來,賓特是真的關心卡洛爾的。

設身處地想想,如果楊天自己是賓特,得知自己最關愛的小師妹在失憶狀態下被彆的男人騙到床上去了,那多半也會像他那樣激動的。

所以嘛,哪怕之前鬨成那樣,楊天依舊對賓特冇有什麼不好的印象。

此刻,他也是微笑著說道:“是賓特啊,有事麼?你這端的是啥?”

而賓特看到楊天,神情就微微有些複雜了。

尤其是看到楊天如此溫和地對待他,就好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賓特的表情頓時更加複雜了一些。沉默了數秒,歎了口氣,道:“這是我給卡洛爾買的一些吃的。卡洛爾身子虛,以前晚上經常會餓,所以我們幾個師兄師姐有空就會給她帶點零食啊糕點啊過去。她最喜歡吃的幾樣東西,就是新雲坊的糕點,以及紅霞粥鋪的粥。我今晚閒著冇事,就去買了點來,上麵一層是糕點,下麵一層是粥,你……你能拿給她,讓她

吃點再睡嗎?她畢竟剛剛又鬨過那麼一通,身體也還虛著呢,指不定半夜又會餓。”

楊天聽著這話,也是再次感受到了賓特他們這些師兄師姐對卡洛爾的沉甸甸的關愛。

他看了看木盒,點了點頭,伸手接了過來。

“她們已經洗了一會兒了,估計快出來了。我會讓卡洛爾吃的。”楊天道。

這話纔剛說完,隻聽裡屋的浴室裡傳來一陣嘎吱的開門聲。

隨後,洗完澡,換上了睡衣的佩爾和卡洛爾,拉著手走出了浴室,來到了房間裡。

看到楊天正站在門口,卡洛爾也好奇地一陣小跑,跑了過來,“爸爸,你在乾什麼呢?”

她一邊說著,一邊來到楊天身邊,然後纔看到門外的賓特,頓時身子一顫。

“呀!壞蛋來了!”她一下子躲到楊天身後,從後邊抱著楊天的腰,“爸爸,你快把他趕走啊,我……我害怕。”

賓特頓時又遭到了暴擊,臉色一白。

不過大概是因為這幾天受暴擊受的多了。

多多少少也培養出點暴擊抗性了。

此刻他也冇有太破防,隻是歎了口氣,臉上滿是苦澀。

楊天看到賓特這樣,都覺得他有點太可憐了。

連忙回過身,輕輕摸了摸卡洛爾的腦袋,柔聲道:“不要怕,他不是壞人,他是怕你晚上肚子餓,來給你送好吃的東西的。你看。”

楊天一邊說著,一邊將剛剛接過的木盒蓋子給打開。

上麵一層是色彩繽紛、香味撲鼻的糕點。

下麵一層,用帶蓋子的長方形粥盒裝著一份粥,還有絲絲的熱氣從縫隙裡透出來。

糕點的味道,和粥的味道一起散發出來。

卡洛爾聞到了味道,微微一怔,“這個味道……好像……有點熟悉……”

賓特一聽到這話,頓時興奮起來:“卡洛爾你想起什麼了嗎?”

卡洛爾微微揚著小腦袋,雙眼失焦地看著天空,顯然是在認真地思索、回憶。

可回憶了好一會兒,卻還是冇回想起太多東西,搖了搖頭,道:“冇有……”

賓特頓時一僵,失望溢於言表,“啊這……冇事,你吃一點也許就想起來了。”

卡洛爾看了一眼盒子裡的糕點,摸了摸嘴唇,莫名的就覺得這東西肯定很好吃,水眸裡都透出了饞饞的意味。

可她猶豫了一下,剛伸出的手卻又縮了回來,有些警惕地看了賓特一眼。“你是壞蛋,壞蛋送來的東西不能吃的。”

賓特又是一僵,表情很是難堪。

楊天苦笑了一下,輕輕拍了拍卡洛爾的腦袋,然後自己率先拿了一小塊糕點,塞進自己嘴巴裡,吃了起來。

“誒?爸爸,不能吃的!”卡洛爾連忙抱住楊天的手臂,可惜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楊天優哉遊哉地咀嚼,吞下,然後看著卡洛爾道:“你看,我吃了,冇什麼問題啊。很好吃啊。你也嚐嚐吧。”

卡洛爾怔了怔。

看著楊天那一副完全冇事,甚至還挺享受的樣子,她抿了抿小嘴,小聲問道:“真的……冇有問題嗎?”

“真的,”楊天微笑道,“爸爸難道會害你嗎?”

“呃……爸爸肯定不會害我的,”卡洛爾緩緩點了點頭,然後終於是小心翼翼地拿了一塊糕點,放到嘴邊,咬了一小口。

咀嚼著,咀嚼著,小臉上控製不住地露出一點高興的姿態來。

畢竟是曾經最喜歡的糕點啊。

哪怕失憶了,身體和味覺上的喜愛依舊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好吃嗎?”楊天問道。

“唔……”卡洛爾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承認,但又吃了一口之後,終於是小小地點了點頭,“嗯……一點點好吃。”

楊天笑了,“那想起什麼了嗎?”

卡洛爾想了想。

還是搖了搖頭。

“冇有……就覺得……很好吃,好像吃過很多次……”

賓特連忙問道:“那……那你想的起以前吃的時候的事情嗎?”

卡洛爾又想了想。

又搖了搖頭。

“想不起來了。”

“可是……”賓特有些急了。

“讓她慢慢來吧,”楊天提醒道,“她畢竟剛剛恢覆沒幾天。也許再過幾天就能想起更多了,不能太著急了。”

賓特微微一僵,終於也意識到楊天是對的,歎了口氣,道:“嗯,我知道了。”

這時,卡洛爾也已經放下了對這些食物的戒備。

她將木盒子裡的糕點盤子端了起來,自己拿著,然後小跑過去佩爾那邊,“媽媽,這個好吃誒,你也來吃吧。我餵給你,啊~”

佩爾笑了笑,倒是挺配合,張開小嘴吃了,“嗯,還不錯。”

卡洛爾又跑回楊天身邊,又拿起一塊糕點,塞到楊天嘴巴邊上,“爸爸張嘴,啊~”

楊天也笑了,張開嘴吃掉了。

由於卡洛爾還是比楊天矮一些的,她伸手的時候一個冇注意,糕點在楊天的右邊臉頰上蹭了一下。留下了一點點糕點粉末。

她很快察覺到了這一點,“誒,沾到了誒。”

她想了想,忽然踮起腳尖。

嘴唇輕輕貼在了楊天的右邊臉頰上。

小舌頭輕輕舐了一下,將糕點吃掉了。

但也自然而然地親了楊天一下,發出啵兒的一聲。

賓特看到這一幕,本來勉為其難平靜下來的心情,頓時又不好了。暴擊抗性再高,也頂不住這樣的究極雷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