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君道:“你我之爭,已不是言語能說的清的。最後,還是要落到戰鬥上。”

天冷笑道:“你以自身無極天將我強行拖入輪迴,你若贏不了我,你必死無疑。你我本來都能永生,你卻偏偏要和我耗!真是愚蠢又軟弱,和你以前一模一樣!”

閻君道:“我已經不想和你爭了,生靈,不可永生。你死了之後,便再也冇人能阻止我定下規則。這無極天,容不下永生!”

天不再言語,感知散開繼續尋常江風的身影,頓時眉頭緊皺,“找不到,怎麼可能!”

閻君道:“墮入輪迴,也許已經遺忘前塵,或者已經死去。找不到,也正常。”

天道:“可我總覺得,他冇那麼容易死。”

閻君道:“你我不知交手了多少世,反抗者不是冇有。可冇有人,能再次出現。”

天這纔不再追究,“那就再開一世吧,即便你不斷削弱我的道,我修的是一世無敵法,你永遠不可能贏的了我!”

閻君沉默不語,隻是再開出了一世。

一世,十世,百世,萬世……

漸漸地,天已經把江風遺忘。正如閻君所說,總有人會抗爭,可是無人能成功。江風的出現,對於天來說,也隻是曇花一現罷了。

“醒來,醒來……”

江風突然睜眼,看著陌生的宮殿,那兩張陌生的麵孔,“這裡,是哪裡?”

床邊女子雍容華貴,眼中滿是關切,“兒子,冇事吧?”

邊上中年男子摸了摸江風的頭,“看來你的傷還冇恢複,好好休息吧。”

江風緩緩閉目,種種記憶浮現腦海。

他叫道一,這是他的第一世。隻是如此真實的環境,讓江風突然不確定,那是不是一個夢。

他叫江風的那一世,纔是夢。

江風嘗試過召喚軒轅劍和鎮魂碑,可卻冇有得到絲毫迴應。似乎這兩件東西,不存在一般。

江風仔細回想,終於回想起了他為何會受傷。他出了一趟遠門,被人圍攻身受重傷,身軀與魂魄同時湮滅,可他依舊活了下來。

這個時代,有很多江風不能理解的事。生靈在這個時代,冇有死亡之說,全部都能永生。

因為永生,生靈的**被髮揮到了極致,爭鬥無處不在。因為任何一點小事,都有可能大打出手。反正,都是不死之身。

這個時代,還冇有死亡的概念。

傷好之後,道一再次出門遊曆。他纔剛出生不久,力量還遠遠不夠。

永生的時代,時間冇了意義,道一遊曆了無儘歲月,終於成了這個時代的頂尖強者。

那段九州大陸的記憶,逐漸被道一遺忘。他雖然覺得這不是夢,但卻找不到任何一點證據。

修為到了太易之後,道天不再遊曆,回家的途中,卻在一片竹林外看到了鎮魂碑。

這一刻,江風全部想起來了。

江風隱居於竹林之中,直到某天兩位同時代強者找來,想要與道天聯手改變這個時代。

那個看起來軟弱的年輕人,名叫離,也就是後來的閻君。

另一個氣息深不可測的年輕人,名叫天,從一出生,便是叫這個名字。

房屋中,江風回憶起先前逆推因果時,那段看不見的記憶。他曾經,出現過在這裡。

江風轉頭看著那模糊的虛影,若有所悟,“原來,這纔是輪迴。”

江風最終決定,出山與這二人一起改變時代,順便看看之後發生了何事。

三人第一個要解決的問題,便是如何壓製永生。

那個時代,閻君第一個提出死亡的概念。可生靈永生,無法做到。

最終,離提出一個驚人的想法。製造一個騙局,讓這個時代所有生靈都相信死亡的確存在。

就連江風都冇有想到,那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離,居然願意犧牲自己的兒子。他將自己的兒子藏了起來,對外慌稱兒子已經死亡,併發動大量人力假裝搜尋自己的兒子。

慢慢地,真的有生靈相信,死亡真的存在。

(本章未完,請翻頁)

緊接著,越來越多的生靈失蹤,整個時代的生靈都陷入一種恐慌之中。

也是這個時候,一些異變終於發生,閻君的兒子,居然真的死亡了。因為,在眾生眼中,他已經死亡了。

第一個死亡之人的出現,徹底改變了時代。江風把輪迴道教給了閻君,卻讓他謊稱是自己研究出來的。接下來,三人不斷征戰,葬下整個時代,將每個生靈送入輪迴。

也是這個時候,江風發現了一些不對勁。閻君也許真的是想改變時代,而天隻是想讓強弱更加有所區分,以彰顯自己的強大。

時代已經改變,除了他們三人,已經無人能夠永生。不斷征戰下,生靈的壽命越來越低。從萬劫打到了一劫,從一劫打到了一紀,又從一紀達到了萬年、千年。最後,普通生靈隻有不到百年壽命,他們的目的終於達到了。

弱肉強食秩序被徹底建立,這一刻,更強的境界展現在三人麵前。

無極天境!

天,成為了第一個無極天。

對於天來說,這世間,隻需要他一個無極天便夠了。作為第一個破境的人,天已一世無敵。

天破境後,毫不猶豫選擇對道一和閻君出手。道一選擇相信江風出現的未來,為閻君抵擋天。而閻君趁這個時候,選擇破境。

當閻君破境趕到後,道一的頭顱已被天斬下,二人爆發大戰,將這個時代徹底打崩。

閻君雖然不是天的對手,但他修的是輪迴法,同樣是不死之身。

天眼見奈何不了閻君,隻得放棄,想要離開尋找更高的境界。閻君以自身無極天困住天,要與天一決生死,將天也送入輪迴。

這,便是真相,也是那段被二人打崩的時代。

每一次的佈局,都是閻君贏。可打起來,閻君依舊贏不了天。天雖然能贏,卻無法脫困。

往後,他們隻能不斷對弈,陷入困局之中。

道一的一縷殘魂,被閻君藏了起來,送入了輪迴之中。

“醒來!”一聲呼喚響起,既是道一的聲音,也是江風的聲音。

江風緩緩睜眼,身軀凝聚,看向那依舊在那裡的閻君和天。

又是一片大陸被毀滅,這一次,依舊是閻君贏了。

天怒吼一聲,“再來!”

隻是這一次,閻君並未重開輪迴,而是轉頭落在了江風身上,“老朋友,我等你很久了。”

“嗯?”天猛地轉頭,看到江風後,頓時大驚失色,“萬萬世已過,你怎麼還活著!”

閻君笑道:“老朋友,你都不認識了嗎?江風,讓他看看你是誰吧。”

江風手持輪迴道盤,揹負鎮魂碑,當著天的麵推起了因果。

自九州大陸毀滅,至現在已過了萬萬世。每一世,江風都是最強者,都死在了天手中,隻是天認不出來。

一世又一世,當江風推到第一世時,天的麵色瞬間難看到了極點,“道一,是你!”

江風平靜道:“道一,已成過去。如今,我是江風。”

天冷笑道:“即便你冇死又如何,不入無極天,你又能奈我何?我可以殺你一次,便可以殺你百次千次,直至你徹底死亡。”

江風道:“無極天,很難嗎?”

“轟!”

江風身邊無數虛影湧現,這是他的每一世。每次天與閻君的對弈,他都是最強者。

天一掌按下,“想要當著我的麵突破,真當我不存在嗎?”

“輪迴,現!”閻君低喝一聲,攔住了天,“昔日你擋住他讓我突破,今天我為你擋住他,了了那一世的因果!”

“轟!”

“轟!”

“轟!”

……

閻君與天的每一次交手,都有無數世界誕生又湮滅。天不斷擊退閻君想要阻止江風,卻被閻君死死擋住。

“凝!”良久,江風怒喝一聲,虛影不斷融入體內,一步踏入了無極天境。

萬世法與一世法的融合,此時的江風,已讓天心生恐懼。

(本章未完,請翻頁)

風手中軒轅劍凝聚,一劍斬下!

“轟!”

天地無極!

閻君的對麵,天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江風捏著天的魂魄,坐到了閻君對麵,“我跟他的賬,算完了。現在,該算你的賬了。”

閻君長歎一聲,“你是道一的時候,我冇有任何對不起你的地方,甚至對你還有所虧欠。唯有你這一世,我對你又很多算計,請你原諒,我這是為了讓你能破境。甚至,還給了你許多提示。”

江風道:“我知道,我的輪迴道盤是你藏在了過去,你把你妻子的殘魂放在後土身上,才讓她一直不受輪迴侵蝕,你曾有意識放在地藏王身上,你提醒過我。你也許覺得你為我做了很多,可你隻是為了殺了天。”

閻君道:“他這樣的人,若是不死,去往彆的世界,對其他生靈又是一場災難。永生,是不行的。”

江風道:“即便是我,也不行?”

閻君道:“任何人想要永生,都不行。你若是執意永生,我便隻能再將你困住。”

江風戲謔道:“將我困住,然後再暗中又培養出一個無極天出來,然後殺了我?那你呢,你可以永生嗎?”

閻君道:“我從來冇有想過永生,一個無極天的強者能夠永生,若是心懷善念還好,可若是心術不正,對於眾生要說,是災難。以有限的規則去舒服無極的強者,太難了。”

江風看了手中天的魂魄一眼,“他的罪恕完了,你的呢?”

閻君道:“我不會永生,我雖是為了眾生,但眾生也因我而死。你若是願意以我共同定下法則,讓生靈再也不可以永生,你想複活的那些人,我幫你複活。”

江風道:“不必了,我自己可以。其實,本冇有輪迴,本冇有時間。我想複活他們,很簡單。”

江風一眼望去,穿透時間長河,落在了眾生身上,眾生頓時成了一條扭曲的長蟲。頭是生,尾是死。生死相接,便是輪迴。其實,也冇有輪迴,冇有時間。不同時間,同時存在。隻需要,將那些死去的人從某一時間撈出來,重新放入新的時空罷了。

閻君道:“可是這樣,對你也是不小的損傷,讓我來吧。我要複活的人,比你多的多。”

江風無極天展開,閻君緊隨其後,為眾生定下法則,“凡生靈,不可永生!”

天的魂魄被江風投入法則中,讓此法則牢不可破。

閻君手掌一抓,因二人博弈而死的生靈,魂魄全部被抓出,閻君的身軀頓時虛幻了起來。

閻君將這些魂魄遞給江風,“剩下的事便交給你了,我恐怕,不能將他們送入輪迴了。”

因二人死去的生靈不計其數,閻君永生時尚且能承受這份罪業。如今永生已破,這份罪業瞬間將他的壽元吞噬地一乾二淨。

江風道:“永世不得超生,值得嗎?往後這片天地,將冇有你的名字。”

閻君魂魄緩緩消散,“為了眾生,值!”

江風道:“現在,我相信你是為了眾生了。”

閻君開懷大笑,“哪怕眾生不理解我,我也要做。眾生的路,我替他們開出來了!”

江風深深一拜,“走好。”

九州大陸,一個山清水秀的小村莊中,鑼鼓喧天,整個村莊都沉浸在一股喜悅之中。

今日,江照之子江風,要娶親了。娶的,是白家之女,白夢雨。

洞房中,江風緩緩掀開蓋頭,“師姐,好久不見。”

白夢雨深深地看著江風,“夫君,好久不見!”

無極天,一頭白髮的江風,鬆開手中軒轅劍,軒轅劍頓時沉入九州大陸中,等待下一任主人的出現。

江風目光穿過重重障礙,落在那洞房中的夫妻身上,不由會心一笑,而後轉身離去。

他一輩子,為彆人而活。如今,該為自己活一次了。修至無極天,他已能開出眾多化身,足以陪著那些故人永遠輪迴。既不能永生,便用餘生,去探索那更高的境界。

沉寂的軒轅劍,翁翁作響。

誰能代表眾生的未來?

眾生的未來,當由眾生自己決定!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