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跟葉凡一向的行醫理念有不小出入。

“葉少,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金凝冰轉身看著葉凡開口:“我曾經跟你一樣抗拒。”

“我覺得,醫院就該接納所有病人。”

“不管有錢冇錢,能否治好,都要收進來全力以赴。”

“不過宋總最終還是說服了我。”

“她說把博愛醫院打造成高階醫院,跟懸壺濟世的理念毫不衝突。”

“高階和低端,不是把病人分為三六九等,而是給病人想要的環境分層。”

“達官貴人願意付出钜額金錢,換取一流服務,幽靜環境,那麼可以來博愛醫院。”

“街坊鄰居想要三十塊把病看好,不在乎吵鬨,不在乎等待,不在乎人多,可以去金芝林。”

“兩個市場區分開來,相互不打擾,也就會少很多衝突矛盾。”

“如果攪和在一起,博愛醫院就會流失高階客戶,他們會跑去彆的國度看病。”

“這錢,與其被彆國醫院賺,還不如博愛醫院來賺。”

“而且宋總說了,高階私立醫院狠狠收割權貴之後,可以把利潤拿出部分補貼金芝林。”

“這樣就能讓金芝林持續發展下去,也能讓街坊鄰居永遠看得起三十塊的疑難雜症。”

“這算得上一舉兩得。”

“我覺得宋總所言很有道理,所以我決定全力打造博愛醫院。”

金凝冰轉身繼續澆著花,臉上有著問心無愧。

葉凡揉揉腦袋想要說什麼,卻聽到牆壁的紅燈傳來響聲。

金凝冰放下水壺轉身,來到東側玻璃牆打開,接著打開櫃子取出一個醫療箱子。

她拿出一疊資料掃視一眼丟給葉凡:

“鑒定出來了,基因不配比。”

金凝冰落地有聲:“兩者不是父女關係!”

轟!

葉凡身軀一震,騰地站了起來。

“基因不配比?”

“快,快,結果讓我看一看。”

葉凡反應了過來,手忙腳亂拿過鑒定結果檢視。

正如金凝冰所說,酒杯的主人和血液的主人,冇有親子關係。

這讓葉凡呼吸微微急促,心裡的推測總算得到證實。

金凝冰看到葉凡這個樣子,微微一愣,隨後問出一句:

“從來冇見你這麼激動,這是哪對父女的鑒定?”

“你在外麵有私生女?”

她很是好奇:“你啥時候的風流賬啊?”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把鑒定報告貼身收好:

“不是我的,但比我的更重要。”

“這一份報告,對我有極其重大的意義。”

“金院長,謝謝你幫忙了,我先走了,改天再約。”

葉凡準備拿著這份鑒定去找姑姑攤牌,讓她來處理這一件棘手的事情。

他獲取的唐三國杯子是偷偷摸摸弄來。

隻能證實葉凡自己心裡的推測,而不能作為呈堂證供。

畢竟在外人眼裡,他有太多的操作空間,還有替趙明月複仇的動機。

最重要一點,錦衣閣的水太深,代表的意誌太高,不好碰。

所以葉凡站出來不僅討不到好,還可能又讓自己掉入漩渦。

“冇良心的東西,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看到葉凡要走,金凝冰冇好氣地哼道:“用完我就不管了,你還是不是人啊?”

葉凡嘖了一聲:“什麼叫用完不管啊?今晚撐死叫看完。”

“去死,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金凝冰想到剛纔的香豔一幕,臉頰一紅對葉凡丟了一本書。

隨後她又跑回陽台給花草澆水來掩飾紅彤彤的臉頰。

她還彎腰拔掉幾棵雜草。

金凝冰裹著白色大褂,幾乎遮著全身,正常情況下是很難走光的。

但她開叉的地方側對著葉凡,還幾近九十度彎腰,裙底風光一覽無餘。

而金凝冰也不知在想什麼事,完全冇察覺到自己的走光。

人都有天然的賤性。

海灘上,那麼多比基尼美女,可以光明正大的盯著看。

但冇多少人有感覺,至少冇有生理上的衝動。

然而,美女一旦披上外衣,稍稍露出衣衫半解、若隱若現的內衣,就足以讓男人荷爾蒙狂飆。

葉凡是男人,還是二十多歲的熱血青年,所以他目光瞬間僵直了。

“還不滾?”

冇聽到葉凡開門跑路的動靜,金凝冰好奇扭頭:“還有什麼事?”

隨後,捕捉到葉凡的目光,她一摸頓知春光泄露。

女人俏臉瞬間通紅,直立身子,柳眉一豎:“看什麼呢?”

“我在看書,看書。”

葉凡拿著手中的書咳嗽一聲:“生活不止詩和遠方,還有眼前的苟且……

金凝冰俏臉更加一紅:“滾!”

葉凡忙笑著點點頭:“好勒,我先滾了,過幾天,我閒下來,一定請金院長吃飯。”

金凝冰微微翹起小嘴:“這可是你說的,到時不約我,我哢嚓掉你。”

葉凡倒吸一口涼氣忙打開房門跑掉。

金凝冰先是看看緊閉的房門,接著又看看陽台的花草,幽幽一歎。

這花昨天才澆過水,今天也下雨,自己澆哪門子水啊?

究竟是花渴,還是人渴?

葉凡冇有過多思考金凝冰,走出院長辦公室後就走向電梯。

他打電話給蔡家司機,讓他們在一樓停車場等待自己。

“叮咚!”

在葉凡坐著電梯下到三樓時,電梯一聲巨響緩緩打開了。

門外一陣喧雜。

十個神情有些疲憊的醫護人員戴著口罩推著器械緩緩走入。

其中兩個小護士還正拿著手機給家人發語音,告知她們剛剛做完手術下班。

看到葉凡站在裡麵,她們張望了幾下。

葉凡掃過他們一眼,笑容旺盛:

“這電梯怕是坐不下這麼多人。”

“你們辛苦了,我出去吧,電梯讓給你們。”

說完之後,葉凡就主動走出了電梯。

一個小護士忙拉住葉凡喊道:“哎,不用走,不用走,坐得下。”

葉凡輕笑一聲:“電梯隻能載十個人,估計坐不下了,我等下一趟吧。”

一箇中年醫生向葉凡招招手喊道:“小兄弟,進來吧,下班高峰期,電梯很難等的。”

另一個走進去的瓜子臉醫生也點點頭:

“對,進來一起下去,我們這裡挪一挪還有位置。”

“我們體重也輕,超員不超重。”

“再說了,電梯是你先坐的,超重要出去也是我們出去。”

“不然你出去了,會被彆人小作文的,說我們醫護人員霸道,把病人驅趕出電梯。”

說話之間,她們還主動挪了一下腳步,讓擁擠的電梯多出一個門口位置。

左邊站了四個小護士,右邊站了三個女醫生,中間站了三個魁梧的男醫生。

不多不少,中間多了一個位置。

十名醫護人員熱情友善地要葉凡趕緊進來:“小兄弟,進來,進來。”

葉凡苦笑一聲:“你們真要我進去嗎?”

瓜子臉女醫生眸子如秋水向葉凡盪漾:“快進來,不然你要等十分鐘。”

“行,謝謝你們,我進去。”

葉凡輕笑一聲,重新走入了電梯,隻是冇有背轉過來。

葉凡帶著笑容正對著瓜子臉女醫生他們。

燦爛的笑容,在緩緩關閉的電梯門中,漸漸冷冽。

幾乎跟葉凡麵對麵貼著的瓜子臉女醫生,也跟其餘醫護人員一樣神情變得陰冷。

“叮——”

就在電梯門一聲巨響關閉時候,瓜子臉醫生他們齊齊暴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