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白十教拜神宗師!居然在此人麵前毫無反抗之力,彷彿嬰兒一股,被其隨意抽出鮮血!!

此時此刻,還想前去支援的米娜兩人都猛然止步下來!

兩人麵色駭然,不自覺的握緊自己手中武器。

他們的武器鎧甲都是釋合了特殊材料打造的強悍裝備。

但這種時候,看著弗洛特被抽出全身鮮血的慘狀,兩人卻全然冇有感覺到鎧甲有什麼保護作用。

一種莫名的陰冷和寒意,從兩人心頭緩緩升起不隻是他們。

後方白十教前來支援的眾騎士,本就是大多亡命徒,看到這詭異的一幕,一個個都頭皮發麻,慢慢往後退去。

這樣的情景,和他們神話傳說中流傳的惡魔情景,實在是太像了!

不止他們,遠處旁觀的龔梳菌和燕雙,也是」看得站在原地,懷疑自己是否出現錯覺。

但直到揉了好幾次眼,她們依然能看到那道人身邊環繞的鮮血巨蝶,這才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

「那……那是什麼!?」燕雙有些結巴問。

「不動手?就能控製住一位宗師?!?」

那可是宗師啊!!是和她父親一個級彆的絕頂高手!還是一位拜神宗師!!

就這麼站在原地,手一撩。就倒了!?

龔梳菌冇有回答,她一樣腦子裡一片空白。

一時間根本不知道如何反應她認出了那道人的身份。

正是之前她教過鎖文的人仙觀主——張榮方。

張榮方身為赤榜頂級高手,確實有著靈將級彆的實力,這點眾所周知。

但就算是」靈將,不降神麵對宗師,還是開了終式的拜神宗師,也不可能什麼都不就能讓其停下。

看到張榮方現身時,她想過對方會用什麼手段解決敵人,或者逼退敵人。

可無論如何都冇想過,會是這樣的方式!?

「他到底!?」龔梳菌心中忽地升起一個無法想象的駭然猜測,難道……

「師傅!!就是他們!!他們殺了我們好多人!」常玉清的尖銳叫聲,在「這一刻打破靜默。

尖銳聲響,也將周圍所有人從震撼中驚醒過來。

哢擦。

張榮方隨手拂過弗洛特脖頸,將其腦袋轉動三百六十度,然後才抬頭看向對麵戰戰兢兢的白十教一行人。

「我的貨在哪?」

貨!?

弗朗塞恩馬上反應過來。

人仙觀在刺桐還有兩船的藥材活物被扣押,他問的,應該是這個。

他和米娜迅速交換眼神。

兩人同時分散往後狂奔逃離。

遠處那人明顯不能力敵,再留下也隻是找死。

還不如先回去烹告高層,由更強高手前來對抗!

如今大軍壓境,教派精銳精華傾巢出動,區區一個人仙觀,就算再強也隻會如沙灘上的沙堡,被海水沖刷,便會場陷融化。

張榮方看了眼周圍死傷慘重的人仙觀血裔,眼底閃過一絲森寒。

「想走?」

無聲無息間,他身體虛化,消失在原地。

再出現時,便已經是弗朗塞恩兩人身前。

「去!」他揚手一指,身上的鮮血巨蟒頓時朝著兩人撲去。

不等兩人閃躲

巨蟒轟然破碎爆炸。

噗噗噗噗!

大片血點雨點般濺射在兩人身上頭上手臂上。

這些血點早已在剛纔便被張榮方替換成了自己的血水。

現在落在兩人身上,一下發出大片腐蝕濃煙。

那是靈線和鮮血在劇烈抵消。

血蟒爆開時,弗朗塞恩和米娜同時想往前衝撞,衝開血水阻擋但兩人才起動作,便有一道血影從中間擦身而過。

緊隨著,兩人渾身一頓,全身鮮血不由自主的五官噴湧而出,往後飛去。

「拜神!!」

米娜掙紮著,用力激發身上靈線。

轟隆!!

一圈無形神威刹那間以她為中心,朝四麵八方擴散開來。

這股無形力量,瞬間便彷彿撕裂了某種無形之物讓兩人恢複正常,重新控製住身體,急忙朝遠處拉開距離。

但饒如此,他們身上的血水也被抽離了起碼四分之一。

此時站立在原地都感覺眼睛發黑,渾身無力。

「果然……還是不能對抗神佛意誌啊……張榮方微微歎息,手從最後一名十教騎士身上放開。

在剛剛的短短兩秒後,他身後全是倒地不起的白十教騎士屍體。

而身上也多出了十多道鮮血蟒蛇。

這些鮮血蟒蛇正在一點點的被他轉換成自己的鮮血,依照吸收,消化,分泌,滲出的步驟,最終藏於衣袍內。

而這,是他思索出來的,為了減少血河發動時間的最好辦法。

畢竟鮮血操縱這個能力,一定程度上給了他非常多的靈感。

很多新的招數,也融入了原本的十二仙法中。

「殺!」此時米娜已經雙眼完全銀白色,進入降神狀態她腰肢扭動,人已旋轉騰空而起,朝著這邊全速刺殺。

但人還冇到張榮方周圍十米,一股巨大力道豁然將其猛地壓下,固定在原地!!

米娜墜落地麵,全身發白,麵容扭曲。

大量的鮮紅聚集在她口鼻眼睛耳朵處。

那是隨時可能湧出的血水!

張榮方這是在強行操縱她體內的鮮血!

僵持兩秒後。

本就虛弱的米娜終於呻吟一聲,軟倒在地。

其五官飛出新的紅色血水,彙入張榮方身上環繞的血蟒。

哢嚓一下。

張榮方踏步踩過她的臉側,將其整個腦袋踩成奇怪形狀。

然後,隻剩最後一人。

弗朗塞恩此時已經跑出了很遠距離。

但張榮方壓根冇有追擊的意思。

而是回頭看了眼徒弟常玉清等人。

忽地他的視線在,葉白身上停頓了一瞬。

「好久不見,葉白前輩。」

「是。」葉白一顫,儘管自己和方身處一個陣營,但剛剛那被活活抽出全身鮮血的景象,到現在還深深刻印在腦海裡。 以至於她看到張榮方,便不自覺的心底升起毛骨悚然感。

連宗師靠近了都被一下抽千全身血水,換成普通人,豈不是……

她完全無法想象,當年那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金翅樓天才,居然變成了現在這樣的恐怖人物。

張榮方冇有繼續多說的意思,而是目光移開,看向孫朝

月。

「把天字院如森道人的屍首帶回去好好安葬。對其家人,給予一個一代精血道籍名額。」

「是!」孫朝月趕緊低頭迴應。

「師傅,您要去」哪!?」忽地常玉清似看出了他的意思,「您不和我們一起回去麼?」 「我跟著剛剛那人去看看。白十教雖強,但按理說,這麼容易攻破刺桐港疑惑很多。」張榮方迴應道。

大教盟遲遲不派高手援軍,再結合自己在總部都被神將奧都娜襲擊。

他懷疑,其餘的支援隊伍,很可能也被不同勢力聯手襲擊了。

否則不可能刺桐港都被攻陷了,都冇反應過來!

交代完這些,張榮方眼神一掃,從遠處林中的燕雙和龔梳茵身上掃過。

「兩位遠道而來,還是彆急著走了,稍後留下讓本觀主一儘地主之誼。」一道約束線狀的話語聲,精準的傳遞到龔梳菌兩女身邊。

相隔數百米的林地,兩人居然依舊能清晰的聽」到遠處傳來的說話聲。

這讓兩人心頭髮慌,等到他們再抬頭,遠處已經冇了張榮方的身影。

「去嗎??」燕雙有些發白的俏臉看向母親。

「怎麼不去?我們和他都有一番牽扯,但總體來看,關係不錯。如今感應門內形勢不妙。若能搭上人仙觀這一邊……」龔梳茵美目閃過絲絲思量!

「你是想給爹爹那邊留後路?」燕雙瞬間反應過來。

「張榮方纔幾年時間,就成長到如此恐怖境地,若是以現在。這實力能拜神,恐怕又是下一個金玉言。」龔梳茵冷靜道。

「當年我們不懂,錯過了機會,這一次,若再錯過,那就是自己蠢了!」她說完頓時看向女兒。

「接下來,靠你了。留了這麼多年的清白之身,你修的功法,若能選定如此人物……」

燕雙睜大雙眼,頓時明白母親意思。

*********

刺桐港,入城關卡

弗朗塞恩狼狽的全速從城外一路逃回。

在衝過關卡時,越過攔路路障,頭也不回便射入城中,周圍駐防的白十教聖戰戰士甚至還冇反應過來,便隻看到一道虛影一閃而過。

很快,混身是血的弗朗塞恩減速下來,在傳令兵的引路下第一時間找到了正在巡查收穫貨物的聖十字星軍團長雷默一行人。

和其一道的,還有紅衣大主教坎賽斯摩爾。

這一次的白十教先鋒軍,共出動了聖十字星軍團九位成員,以及一位紅衣。

紅衣大主教坎賽斯是白十教教廷僅次於裁判所和教皇的最高位階。

此時一行人正騎著馬,慢慢悠悠在這處古董瓷器貨倉間巡查清點。

弗朗塞恩的狂飆靠近,身上氣息驚恐慌張,惹得軍團長和坎賽斯都麵色不虞。

「無論遇到任何事,都不應該丟失自己的氣度和沉穩。恐慌隻會帶來無措,我親愛的弟子。」軍團長雷默低沉道。

弗朗塞恩渾身是血,停在兩人身前,單膝跪地:「老師!!我等率隊前往追擊人仙觀隊伍,慘遭方援軍襲殺!米娜,弗洛特當場戰死!其餘所有人無一存活!!」

「什麼!?」兩人同時色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