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星不斷往上升。

一百公裡,一千公裡。

祂一路穿透大氣層往上,深入那無儘的黑暗宇宙之中。

這個時候地球的引力對於他來說也正在不斷地變小,不會將祂重新拉回大地之上,祂已經可以在天外進行穿梭。

這一刻,死亡之星終於開始調轉角度,朝著另一個方向奔去。

“嗡嗡~”

死亡之星上發出一圈圈震盪光芒,同時發出了隻有心靈才能接收到的嗡鳴聲。

一個個成年的死星之子從死亡之星上脫離出來,散發出璀璨的光芒跟隨著祂一起飛行。

緊接著,密密麻麻的焰火流星誕生而出。

化為星光跟隨在最後麵。

祂的形態也開始發生了一些變化。

五芒星一樣起伏的山脈和球形身軀化作了頭部,後麵拖著成群的成年死星之子,以及密密麻麻如同星光流火一樣的幼年死星之子。

他們的光芒聯接融合在一起,隨著奔行不斷地拉長。

最終化為了一個綿長的巨大光弧。

死亡之星就這樣前行,直到抵達了魯赫巨島的上方。

死亡之星立刻壓低了姿態,開始貼近大地,貼近魯赫巨島。

雖然這種貼近是在無窮天宇之上,但是整座魯赫巨島都因為死亡之星的到來,而發生著劇烈的變化。

西海岸,海地巫國。

光明之地依舊還是白天,但是魯赫巨島上已經漸漸的進入了黑夜。

巫國的漁民和港口上的商船水手,以及碼頭上的工人,是第一個感受到了這種變化。

死亡之星的貼近讓大海的海水被拉高,最明顯的特征便是潮汐巨浪。

夜幕將臨的時刻。

漁民們早已將船拖到了岸上開始回家,一個個漁民家庭抬著船整理著漁網,就看到大海之上颳起了狂風,巨浪掀起一層又一層,狂暴無比。

“漲潮了!”大海邊的漁民們看著那浪頭,發現這海浪也太大了一些。

“今天的潮水怎麼漲得這麼高?”漁民們不知所措,看著暴風和洶湧的巨浪,感歎這潮水幸好來得比較晚。

“巨浪,巨浪來了。”而港口之上則是一片慌亂,巨浪拍打著碼頭髮出巨響,潮水朝著高處湧了上來,停泊在港口的船隻左右搖擺,發出吱吱呀呀的巨響。

“趕快把東西都運走,不要留在這裡。”碼頭上的蛇人高聲大喊,但是剛剛說完,就看見夜空的儘頭出現了一抹耀眼的星光。

今天是個晴朗的天氣,夜空之中冇有多少雲彩。

因此他們清晰地看見無儘高空之上,漫天銀河的中央,出現了一個散發著光芒的龐然大物。

那存在不知道距離大地有多遠。

感覺高度已經突破了雲層和他們眼中這個世界的極限,和群星並列。

但是祂的體型卻又遠遠的大過星辰,在天空之中拉出一抹耀眼的白色光弧。

“好大的星星!”碼頭上,被浪潮濺射的水花打得濕透的工人們紛紛站起身來看著那天穹之上的巨物,哪裡還能顧得上搬東西。

“那是星星?”他們不知道那是什麼,也看不清對方的本相,看到的隻有劃破天際的耀眼光弧,以及照耀夜空的死亡之星前端。

“你見過這麼大的星星嗎?”碼頭上的蛇人哪怕字都不認得,但是起碼還是能夠分辨得出,那絕對不是什麼星星。

“難道是月亮?”有人突發奇想。

“月亮怎麼會是這樣的,而且月亮不正在那頭嗎?”其他人愕然地看著對方,另一個人還指向了另一頭,就可以看到月亮的影子正懸掛在天邊。

“不過,這個奇怪的星星真的太好看了!”所有人都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都忍不住去看祂,因為祂實在是太美了。

從大地之上仰望蒼穹。

星辰之海如同一個罩子罩在大地上,而那光弧就好像罩子上開出的一道裂縫,將世界外麵的光傾瀉了進來。

祂並不是普通的流星,因為祂不會墜落下來,隻是從這個世界路過。

“啪!”

突然之間,一襲巨浪打來,將碼頭上仰望蒼穹所有人淋成落湯雞。

這個時候他們才終於回過神來,接著搬起了東西。

而東西才搬了一半,天空之上再度出現了新的動靜。

一道接著一道流光從天而降,前後不一地劃過天空,從西往東而去。

不過一瞬間,就消失在了天空儘頭,速度快得讓人不敢眨眼。

“快看。”

“是流星!”

“好多的流星。”

“一個接著一個。”

那是死亡之星穿過天幕,將死星之子拋下人間的景象。

一道道光芒從太空之上落下,穿過大氣層,穿過雲層,墜落在了大地之上。

能夠看到這一幕的不僅僅是海地巫國的人,還有荒地巫國的人,以及萬蛇王庭和火魔沼澤部落的人。

成千上萬的人抬頭仰望著天空,看著天空就好像下雨一樣,光芒接二連三地劃過。

那是他們所見過的,最壯觀的流星雨。

每隔一段時間,就可以看到流星從天上墜落。

就好像雨一樣,足足下了一整夜。

死星之子墜落的地方大多數都是無人地帶,有的掉在了海地巫國,有的掉在了荒原巫國,有的飛進了萬蛇王庭甚至是蘇因霍爾的邊境。

但是更多的,是掉落在貧瘠的高地荒原。

荒原之上。

從流星雨一出現,很快一批人就行動了起來,奔向了四方,奔向了流星墜落的地方。

很快,深處的一片平坦高原就趕來了一批人。

這些人全都是星光苦修會的權能者。

“是神,神重新出現了!”在無儘天穹之上那龐然大物出現之後,他們就認出了那是自己信仰的神祇。

“是死星巨神,快看,祂在天穹之上,祂在群星之間,祂是那最耀眼的星辰。”星光苦修會的苦修士們熱淚盈眶,冇有人懂得他們目視著星夜山脈遠去之後經受的心靈崩潰。

“我們的神從來冇有離開,祂隻是升上了蒼穹,去往了祂的國度。”苦修士們對著天空發出歡呼,對著那偉岸星辰頂禮膜拜。

“星辰當列於星海,這纔是死星巨神真正的模樣,是祂真正的形態。”他們瘋狂地追逐著流星落下的軌跡。

而不遠處。

一顆死星之子纔剛剛從千裡之外的蒼穹之上墜落下來,還冇來得及徹底鑽進大地之下。

為首的一個權能者立刻從飛行魔毯上衝下,化為流光來到了死刑之地的麵前。

他手中高舉著一顆像是金屬眼球一樣的東西,趴在地上大聲呼喊。

那是曾經從大地魔女手上得到的魯赫烙印,屬於死亡之星的魯赫烙印。

“死星巨神的眷屬啊!”

“我們是神在人間的信徒,追尋著星光和夜海的人。”

“我們追尋著巨神的足跡,渴望著神的關注。”

那死星之子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感覺到了死亡之星的魯赫烙印。

它停了下來。

渾身炸裂著星光火花漂浮在高空,其似乎在打量著下麵的凡人。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死星巨神信徒趕來。

夜空下。

成群的蛇人權能者膜拜星空,膜拜著高處的奇異流星火花。

“啪啪啪啪!”

那死星之子來到了那舉著金屬眼球的首領麵前,身上的一顆火花掉落了下來,掉在了他的麵前。

隨後旋轉著在空中轉了幾個圈,最後鑽入了大地深處。

再也看不到任何蹤影。

“這是什麼?”

星光苦修會的首領來到了那“火花”的麵前,想要撿起那樣東西。

但是他冇有想到的是,那小小的一片碎屑就好像一塊巨石一樣,他半天都冇有搬動。

不過他也感覺到了,重的不是那塊碎屑,而是碎屑散發出來的力場。

首領激動不已,他用精神力托起了那火花,那片碎屑。

“這是死星巨神的力量。”

“是神的眷屬贈予我們的禮物。”

所有人發出了歡呼,這是他們第一次得到了死星巨神的力量。

隨著天要亮了,死亡之星才漸漸的上升。

那抹懸立在天外的耀眼白色光弧終於拖著長長的尾巴,帶著祂的眷屬們離開了人間,離開了這個世界。

祂脫離地球遠去,進入宇宙之中。

因為它並不是繞著地球飛行,而是環繞著太陽飛行。

此刻他也不能夠再被稱之為流星了。

而是彗星。

不過在幾十年後,祂將會再次歸來。

那個時候祂會和這個世界再次相遇,所有人將能夠再度目睹祂在天宇之上的偉岸姿態,看到那跨越天際的巨大光弧。

而它在飛行的途中,還會在路上留下死星之子。

這些死星之子每年會在地球運轉的軌道上和地球相遇,因此每一年都會有新的死星之子將會奔向魯赫巨島的位置。

化作一年一度的流星雨。

——

光明之地。

蔥鬱的森林之中,不時地傳來獸類的叫聲。

而在一片狼藉的半山腰上,翅膀都折斷的洛米爾終於開始動了起來,他使用天空使的光輝神術治癒著自己身上的傷勢。

“治癒術!”

“治癒術!”

“治癒術!”

洛米爾不斷的往身上砸著神術,可以看到他的翅膀漸漸的好轉,恢複正常。

血流不止的傷口也慢慢癒合,除了衣服上留下的鮮血。

不過洛米爾的眼睛卻始終冇有恢複光明,似乎影響他視力的並不僅僅是因為眼球受傷,直到過去了差不多一天,他的眼睛才能夠看到一些模糊不清的影子。

不過也總算是能視物了,精神力雖然也能夠探索周圍的景象,並且更加細緻,但是距離有些短。

少了眼睛的視角,對於他來說也極度不方便。

不論是精神力和眼睛,對於大多數權能者來說,還是缺一不可的東西。

洛米爾準備了一番過後,再度回到了海岸線上。

他看向了那片大海,嘴中唸唸有詞。

“巨神?”

“巨神~”

“這應該不是某一位神祇的稱呼,而是一種特定的神祇的稱號。”

“而且,我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

躺在地上一整天,洛米爾也有著更多的思緒來整理自己混亂的情緒,整理自己經曆過的這一場奇遇冒險。

其中讓洛米爾思索最久的,自然就是巨神這個名詞。

“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裡,關於那一場災難還有傳說的記載裡。”

“一個名叫亞弗安的蛇人,還有尼婭的蛇人,他們就藉助了名為巨神的神祇的力量。”

“所以我看到的,就是同樣名為巨神的存在了。”

洛米爾回到這裡,不僅僅是想要回想這些。

而是他目睹了星辰的誕生的同時,也看到有一些星光從天空墜落。

那應該是死星巨神所殘留下的力量。

洛米爾回到這裡,就是想要找到那些從天上掉落下來的星光。

不過他在海上轉來轉去,找了許久,都冇有找到那些掉落下來的東西。

和那顆流星不一樣。

這一次掉落下來的東西太細碎了,那真的是星光所化,又深藏在海底深處。

因此想要在大海之上感應到它們的力量,實在是有些困難。

而失去了感應,想要在這茫茫大海之上找到對方就更加不可能了。

不過洛米爾並冇有放棄,他一定要找到那些掉落下來的東西,他在海麵上轉了一圈又一圈,在某一天終於有了收穫。

他感覺到了某一片海域的生物出現了異常,於是仔細尋找,最終在其中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東西。

他渾身裹著一個光球,暫時鑽進了大海深處,不過他這樣並不能維持多久,也隻能進入一些淺海的地方。

他伸出手,抓起了一把沙土。

抓住沙土的一瞬間,他的身形和護罩就開始搖搖晃晃,但是洛米爾不驚反喜。

“重力石!”

“是真的,真正的重力石。”

“這就是那顆流星的力量。”

隻不過他找到的這顆重力石也太小了,這隻是一顆隻有米粒大小的重力石。

但是那巨大的重力施加在洛米爾身上,依舊讓洛米爾這個三階天空使感覺飛行困難,他緩緩地從大海之中搖搖晃晃,走走停停地飛回了海岸線。

這個時候,洛米爾已經是氣喘籲籲了。

疲憊並不能阻擋洛米爾心中的喜悅。

他手上散發著光,托著這枚米粒大小的重力石,仔細地看著它散發出的光芒,眼神裡滿是喜悅和沉醉。

“重力石。”

“這是那顆星辰的力量,是製造星辰的力量。”

“是飛上天宇的力量,是脫離大地翱翔於天穹的力量。”

突然之間,他又想起了神話巫醫所說的話,雖然洛米爾並不知道自己碰到的那六個神話之影的真正名字。

“你們想要用重力石將山升到天上去?”

“那你應該去找浮空石纔對。”

“不對,重力石也是需要的。”

“浮空石的力場會讓一切重力失效扭曲,但是如果完全冇有重力也不行,所以還是要重力石,來製造和穩住重力。”

“神說過,它們其實是同一種力量,缺一不可。”

洛米爾收起了手掌,陷入了沉思。

“不對,這樣還不夠。”

“所以還有另外一種石頭,叫做浮空石的石頭?”

“這顆石頭隻能製造出吸力,而那種石頭根據名字,應該是擁有能夠製造出一種浮在空中的力量。”

“根據那幾位神明的對話來看,它們是同一種力量的兩麵。”

“隻有找到二者,將它們合在一起,纔是那種製造星辰神國的力量。”

洛米爾相信那些神明說的話,覺得他們說的一定是對的,雖然他也不明白其中的原理。

並且他很感激對方,要不是對方出手的話,他可能已經死在了那散發著星光的荒蕪山脊之下。

他想,那一定是幾位善良而正直的神明,或許在另一座大陸上威名遠播。

休息了一會。

洛米爾並冇有接著去尋找更多的重力石,這麼大一片海域光靠他一個人也找不到什麼,他決定先帶著重力石開始踏上歸途。

雖然並冇有找到那顆流星,但是擁有著這枚重力石也足以讓他回去覆命了。

不過在見識到了那星辰升上蒼穹的場景,見識到了星辰的誕生,他就不再是單純地抱著某個任務和目的而來的天空使了。

他也想要做些什麼。

“天空使之王!”

“杜瑪大人!”

“終有一天,您也能夠成為那樣的偉大存在,帶領著我們居住在屬於我們的光明神國之中。”

洛米爾信仰的是杜瑪,這位建造了全新光明聖山的天空使之王。

至於光輝之主西亞和曾經的天空使之王梅爾德的名字,那已經是上一個時代的事情了,早就在幾百年歲月之中,漸漸被淡忘。

或者說,已經成為了一個禁忌。

梅爾德給翼人帶來太多的傷痛,西亞神早已墜落深淵成為了邪神,大多數天空使並不完全知曉曾經的真相,知曉的也不想去提及這些。

在他們看來,杜瑪纔是他們的救世主。

隻有杜瑪,纔是他們新的光輝。

洛米爾飛回去的路上,一邊飛一邊思考著。

“那個魔靈。”

“異域之神的眷屬,他或許知道些什麼,或許能夠幫助我們找到浮空石。”

洛米爾回去的時候,肯定會再度路過瑪塔列公國,他準備再去見對方一麵。

——

魯赫巨島。

自從鍊金與**之神頒佈下了神諭,讓所有的鍊金師尋找那些擁有傳送門之匙的人,整個魯赫巨島都開始慢慢流傳起了關於門之仙女和傳送之門的訊息。

這種事情在門之仙女羅莎看起來是苦惱,因為現在根本冇有幾個人知道她的名字。

而且。

她給予了凡人鑰匙,卻冇有幾個人能夠建造出門。

這導致門之仙女的仙境遲遲冇有什麼進展。

但是對凡人來說,他們是近乎瘋狂的渴望能夠知道任何一個造物神國使者的名字的。

任何哪怕是一個最普通的最低階信紙仙女的名字,都足以成為某一座神廟的底蘊,至少在彩虹樹下祈禱的時候,要知道頌唱誰的名字才能啟動儀式,除非你是受到幸運感召之人。

更彆說,是能夠製造傳送門的仙女。

“奇蹟神廟和**與鍊金之神正在尋找擁有一把特殊鑰匙的人。”各個神廟首先得到了訊息,因為他們最近都派出了人前往日出之地傳教,自然就注意到了這種事情。

“鑰匙?什麼鑰匙?”各大神廟第一時間得到訊息,當然是一頭霧水。

“那肯定不是普通的鑰匙,立刻派人去查。”不過既然是神明尋找之物,肯定不是什麼普通之物,各大神廟立刻將關注度提高了起來。

“據說是造物神國的門之仙女賜予的鑰匙。”很快,訊息就從遠方傳回了過來。

“門之仙女,你們聽說過這位仙女嗎?”所有人都在詢問和查詢著門之仙女的國王。

“信紙仙女最知名的是芙洛蒂大人,儲物仙女最強大的是聖拉菲爾大人,隻是……門之仙女,我們從來冇有聽說過有號稱門之仙女的存在。”但是卻發現,此前根本冇有出現過門之仙女的名字。

“據說擁有那把鑰匙的人能夠打開傳送之門,隻要擁有傳送之門,就可以無視距離的前往任何一個地方。”越來越多的訊息從日出之地傳來。

訊息一爆發開來,整個大陸上的超凡勢力都是一片嘩然。

不僅僅是奇蹟神廟。

其他的所有神廟、王國和大大小小的超凡勢力也同樣想要獲得傳送之門的力量。

雖然傳送門之匙是奪不走的,但是可以將擁有傳送門之匙的人給拉攏過來。

一時之間,整個世界都在搜尋著擁有傳送門之匙的人。

白塔鍊金聯盟。

黃金行省的某個村落突然迎來了大量的神侍。

過了一會,甚至就連**與鍊金之神的使徒也過來了。

這種事情當然不需要奧蘭這種存在過來,但是奧蘭也想要看一看,傳說之中的傳送門之匙到底是什麼樣的。

得到鑰匙的是一個普通少年,看上去並冇有什麼出奇的地方。

不過。

像這樣的少年一般都喜歡做夢。

他此刻一臉茫然地站在自己的小屋之前,看著那些神侍匍匐在地下,如同迎接神明一樣迎接著奧蘭的到來。

少年卑微的行禮,對著麵前這個擁有神之形的存在顫抖的發問。

“您是神嗎?”

奧蘭搖了搖頭,至少現在他還冇有成為神明。

“我的名字叫做奧蘭,我想你應該聽說過我的名字。”

少年當然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在他的眼中,這個名字也和神明也差不多了。

奧蘭看著對方脖子上的那枚鑰匙,感受著奇蹟之物的氣息:“這就是傳送門之匙麼,果然散發著獨屬於夢幻生靈和造物使者一族的力量和氣息。”

奧蘭目光從鑰匙上挪開,微笑著看著對方:“你看到了門之仙女了嗎?”

對方一臉茫然,雖然他得到了這枚鑰匙,但是卻根本不知道如何用它。

他夢見了仙女,卻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我不知道。”

“我隻是做了一個夢,隻依稀記得是一個很美麗的夢。”

“有一位美麗的女神,是她將這枚鑰匙給了我。”

他抓住了脖子上掛著的鑰匙,緊緊地抓住了它。

“然後我一覺醒來,它就在我的手上了。”

在凡人的眼中,擁有著神之形的被視為神,在鄉野的少年自然分不清仙女和神之間的區彆,就好像他剛剛分不清使徒和神的區彆一樣。

他聽說過仙女頭上戴著花環,但是卻連花是什麼樣的都不知道。

奧蘭笑了:“那不是神,是一位仙女。”

“仙女拿走了你的夢,給了你一把鑰匙,一把通往遠方無視距離的鑰匙。”

奧蘭看著他,詢問道。

“你願意成為奇蹟神廟的傳送神侍嗎?”

對方眼睛睜大了起來,不敢置信的問道。

“神侍?”

“我也可以當神侍嗎?”

話剛問完,他就迫不及待地點頭。

“我願意。”

“我當然願意。”

奧蘭點頭:“那你以後就是**與鍊金之神的仆從了。”

不過少年還是問了一句:“隻是,傳送神侍是做什麼的?”

奧蘭說:“是連通世界和遠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