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報告一下成績吧,一個月以前我說均訂到一千訂我就能寫下去,當時我預估的也是這個數。

但其實最終首訂就隻有七八百。

這是個什麼概念?我寫的第一本流水賬一樣的小說完結後都有九百多的均訂。

這本書的成績跟均訂甚至比不上第一本書,追訂也是。

我硬著頭皮寫了一個月想著能不能挽救一下,但最終就連第一本書的成績都冇超過。

說實話,這對我的打擊比任何一次都大。

不過,我本身其實也不意外。

這本書在我上架前就已經自我反思過了,對於它究竟為什麼會撲,已經有了一個清楚的認知。

當初我寫完諸神黃昏的時候,因為前三本幾乎都是無敵流,靠人前顯聖來維持爽點。

當時我覺得隻會這種寫法並不會長久,所以就開始想著能不能學學彆人的節奏,嘗試一下種田風格的寫法。

當時想的其實並不多,就隻是換一種風格練練筆,而且覺得自己可以寫的很好。

但最終,隻專注於種田風,反而丟失了自己過往的風格,過去總結的比較多的的人前顯聖的經驗最終都冇能用上。

因為這種田風格對於我來說非常陌生,對於節奏的把控很生疏。

而且因為成績原因,最終導致越寫越像新手,越寫越後退,這也是作者換風格的弊端了。

第四天災本身而言其實並不小眾,它有著一個先天的爽點存在,但我卻加入了不同時代的科學家。

這個點本身也冇問題,但我卻冇有安排好二者間劇情的平衡。

這些科學家的光蓋過了玩家的光,玩家間缺少了細節以及互動的日常,寫的很不流暢,導致第四天災文失去了先天的爽點,將玩家寫成了工具人。

群像文對於我來說也是一種挑戰。

本質上還是我寫的有問題。

還有很多的諸如前期很多民科勸退了不少人這些問題我就不多說了,在上架的時候我就已經說過。

這本書的底子在那裡,就算有推薦的話,一千均訂已經是頂天了,再寫下去,對於你們跟我來說是都是一種煎熬的事情。

與其隨便寫寫恰爛錢,還不如讓它就在這裡結束吧,留一個體麵。

這個筆名我會暫時封存一段時間,我需要花點時間整理一下心情。

希望,後會有期。